2021年6月15日是中印加勒万河谷流血冲突一周年,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社交平台微博上发长文表示,“印度长期在中印边境地区搞切香肠战术,蚕食我领土,他们在去年因此付出代价,可以说‘连本带息一起还了’。”

胡锡进6月15日在微博上发文称,冲突发生后解放军坚守成果的能力、力量布势能力、现代科技对军事行动的参与水平都在现地展现出压倒性的优势,印方虽不断逞口舌之强,却未敢采取进一步升级冲突的行动。

胡锡进指出,班公湖冲突引爆了印度的极端民族主义,印度舆论将中国迅速妖魔化,印政府取消了同中国的一系列经济合作项目,包括拒绝中国公司参与印度5G网络建设,永久封禁59款中资App等。印度还加强参与美国主导的四方机制,采取中国若边境问题上不退让,印中关系就不得改善的强硬挂钩政策。这是虚弱、失道加狂躁的表现。

他称,印方在加勒万河谷冲突中惨败,它想利用中美博弈,通过恶化同中国战略关系、加强同美国的战略合作向中方施压,逼迫中方软化边境立场对其做出让步。这很天真,中国不会用放弃领土对印度做战略讨好,印度根本没资本与中国开展经贸消耗,它也从未在战略上支持过中国,它严重高估了自己手中的战略筹码。

最后,他表示,让印度慢慢去冷静吧。印度经济原本就比中国弱很多,又受到新冠疫情(​COVID-19)沉重打击,为玩弄地缘政治而脱离中国经济所带来的动力只会进一步削弱印度自身。印度这样的对华政策从长期看是不可持续的。

2020年6月15日,中印两军在加勒万河谷发生流血冲突。中国外交部多次表示,加勒万河谷“位于中印边界西段实际控制线中方一侧”,这意味着中国认为其属于新疆自治区的和田地区管辖。但印度外交部驳斥中国的说法“夸大其词,站不住脚”;在印度眼中,这一地区毫无争议地属于该国西北部的拉达克中央直辖区。

细数中印爆发边境冲突后一年时间里,两国最高级别三场对话画面:

随后,中国外交部在2020年7月28日表示,两国一线边防部队已在“大多数地点”实现脱离接触,但印度媒体报道称,在班公湖和高格拉哨所(Gogra Post)的脱离接触仍尚未解决。

2020年9月,中印两国的外长和防长分别进行了会面,两国发布了联合声明,表示双方边防部队应继续对话,迅速脱离接触,保持适当距离,以缓和紧张局势。

2021年2月,中国和印度宣布达成在班公湖撤离的协议,边境紧张局势暂缓。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