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首脑会晤在即,外界关心的焦点除了困难重重的美俄关系,还有中美俄这个战略大三角。6月12日是俄罗斯联邦的国庆日,俄罗斯人惯常的说法则是“俄罗斯日”。每年这个日子,莫斯科都有盛大典礼举行,在香港生活的俄罗斯人也遥相庆贺。俄罗斯驻香港领事馆总领事萨基托福(Igor I. Sagitov)在接受多维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港俄人“没有一个不喜欢这里”。

以下为专访俄罗斯驻港总领事第二篇(共两篇)。

俄罗斯驻香港领事馆总领事萨基托福(Igor I. Sagitov)今年4月应邀出席香港01五周年庆祝典礼。(HK01)

“我没见过不喜欢香港生活的人”

萨基托福来香港近两年,是否喜欢在港生活呢?“我没见过哪个人不喜欢香港的生活。即使是在现在这样的时期,活动没有以前那么丰富了,但在香港的生活依然很有趣。”

繁忙的商务城市、林立的摩天大楼,这些游人通常会对香港产生的初印象。“现在我看到香港人和政府保留了这么多自然景点,公园、海边,这些地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萨基托福这样解释,在他口中,香港是个“充满反差感的城市”。

令他感到惊讶的不只是风景,还有人情。“我发现我和香港人的沟通非常容易,这让我很惊讶。”他说,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街上,他和香港人沟通从不觉得有障碍。“香港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城市,香港人心态非常的开放。我认为这个城市欢迎所有的客人,正因如此,香港人和俄罗斯人要找到共同语言并不难。”

俄罗斯驻港领事馆总领事萨基托福(Igor I. Sagitov)接受《多维新闻》采访。(受访者供图)

上月初,俄罗斯政府为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击败纳粹德国的“胜利日”,在莫斯科红场举行阅兵仪式,总统普京的演说中谴责“恐俄症”(Russophobia)在世界范围内卷土重来。在香港是否会感受到“恐俄”氛围呢?萨基托福很快回答道:“我们刚刚还谈到香港人的开放心态,所以(这里)没有恐俄症。”他补充说,几年前,俄罗斯的商业机构和个人在开立银行账户时容易遇到阻力,但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 “如果我们只说人,香港人绝对没有恐俄症。”

2019年后,俄罗斯人离开香港了吗?

2019年,香港社会陷入动荡,此后港版国安法的实施也令许多港人对香港的前景感到不安。问及此事,这位总领事对香港前景感到乐观:“我们相信香港政府和香港人,将尽一切努力让这个美丽城市的未来变得光明。”

但在港俄罗斯人的生活究竟是否受到影响?萨基托福告诉我们,尽管没有登记在册的数据,但据他们的经验,总数不到1,600的居港俄人中以商务及信息技术领域的专业人士居多。再来就是已经与本地或是其他国籍人士结婚的俄人,这其中又以俄罗斯女性为多。

对于这些居港俄人群体,他认为2019年的动荡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影响:“如果有俄罗斯人离开香港回到祖国,首要的原因也是疫情。”

图为4月26日,一名女子在俄罗斯莫斯科红场跳舞。(AP)

对许多俄罗斯人而言,香港已经是家之所在。为了能让更多俄罗斯人在香港也能感受到母国乡情,许多在港俄人积极举办各式活动,俄罗斯俱乐部以2017年起每年举办“俄罗斯之秋”(Russian Autumn)文化节,此外更有举办了十多年的年度慈善舞会,让宾客感受俄国历史氛围之余,善款还帮助到世界各地的患病儿童。

疫情后,去俄罗斯吧

于香港人而言,俄罗斯也不全然是陌生的国土。赴俄14日免签政策,让许多香港人早已见识过俄罗斯的许多历史文化圣地:莫斯科的红场、克里姆林宫博物馆、第二大城市圣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等等。但除了这些尽人皆知的旅行好去处,在这片国土面积超过1,700万平方公里、东西横跨11个时区的广袤土壤上还有许多值得游赏的地方。

“我们经常推荐鞑靼斯坦共和国的首府喀山市。”这个坐落于俄罗斯西南部、伏尔加河中游的城市,是与莫斯科、圣彼得堡并驾齐驱的历史文化名城。在这里,东正教堂与清真寺毗邻而立,鞑靼族人与俄罗斯族人和谐共处。500年前俄国历史上第一任沙皇伊凡雷帝下令在这里建造的喀山克里姆林宫,被联合国列为文化遗产,其内更矗立着一座规模宏大的东正教堂。几十米开外,便是欧洲规模最大的、一座高达70米的清真寺。

若想看自然风光,喀山以外,位于俄罗斯中部以南、蒙古以北的贝加尔湖(Lake Baikal )为必到之处。这个世界水容量最大淡水湖泊有着“西伯利亚明珠”的美名,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此外,人们对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兴趣也在增长,堪察加半岛(Kamchatka Peninsula)的火山观光、在极端寒冷的北方地区骑鹿看极光、住传统类似蒙古包一样的传统住房(俄文中叫yurta),又或者去前冬奥主办城巿索契(Sochi)滑雪。若想一次性观览俄罗斯境内不同地区的景致,在伏尔加河游船都不可错过。

一年四季,人文或自然,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以外仍有许多值得探索的宝地。“俄罗斯旅游业的潜力是无限的。每年你去俄罗斯,都可以看到新的东西。”

在港“看”俄罗斯:俄罗斯皇家珍品展

对于尚因疫情困在香港的大多数人,如今却也有机会近距离感受其历史人文。不过,即使大多数人仍因疫情被困香港,却也依然有机会近距离感受俄罗斯的历史人文。在香港沙田文化博物馆,由即日起至8月29日正举行“圣耀皇权──俄罗斯皇家珍品展”(Tsar of All Russia. Holiness and Splendour of Power)。

展览内,观众可近距离欣赏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Alexei Mikhailovich Romanov)征战沙场的“杰里科式帽”头盔、被视为皇权象征、彼得大帝镶有钻石及祖母绿的胸前十字架;镶有各式宝石的金鞘马刀;还有权杖、马具、皇后佩戴的首饰甚至皇子的玩具——这些珍品都是从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Moscow Kremlin Museums)远道而来的,无一不是俄罗斯皇室辉煌岁月的最佳注解,讲述着16至18世纪,沙皇神圣的加冕仪式、军事权力与宫廷生活,揭开宏伟帝国背后,构成一国之君政治家风范的形象要素。

艺术史学家、克里姆林宫博物馆馆长加加利娜(Elena Gagarina)介绍称,该年近年积极在亚洲各地推动文化交流,近年曾在北京故宫、上海及日本京都等地博物馆策展,把克宫的历史及艺术珍藏介绍给亚洲观众。

继2013年的法贝热(Fabergé)俄罗斯宫廷艺术展览在香港取得重大成功,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再次与文化博物馆携手合作。此次展览的150多件珍品还将呈现皇室生活更加私密的一面——皇家家庭生活,呈现出一个庞大帝国未来统治者幼年如何成长、接受怎样的教育。

一个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复杂的国家,如此为港人打开了一个重要的切口。但华美与精致以外的野性与人情,则还需要千里迢迢亲身探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