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在前一天,陪同拜登参加七国集团峰会的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在与他的中国同行通电话时告诉对方,美国将积极反对中国在其偏远西部对新疆穆斯林“正在进行的种族灭绝和民族清洗”、以及让香港“民主规范退化”的做法。欧洲领导人在很大程度上回避使用这种语言。

如何看待关于中国的分歧,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西方此前一直未能找到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协调回应。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最近的一项研究把华盛顿本身的反应描述为“乱无头绪”,美国的反应既包括国会对监管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的规则进行适度调整,以同中国的高科技贷款竞争,也包括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的努力。

美国的战略所面临的风险是,在发展中国家眼里,与拼凑起来的不同项目打交道,还要听从西方坚持的保护环境和维护人权的要求,与北京提供的投资和新技术一揽子计划相比,似乎不那么有吸引力。

“许多‘一带一路’国家欣赏中国从规划到建设的速度,”对外关系委员会的报告写道,这份报告是由中国问题专家和美国前官员组成的一个两党小组撰写的。

报告还写道,这些国家也欣赏中国“愿意按照东道国的要求建设,而不是告诉它们应该怎么做,以及只需同一个建筑商、金融家和政府官员的群体打交道的便利”。

尽管如此,随着欧洲国家开始认识到依赖中国供应链的风险,并看到中国的触角已延伸到它们自己的后院,拜登意识到了一个机会。

意大利港口城市的里雅斯特可能会作为中国“一带一路”经济发展倡议的一部分,通过铁路与中国连接起来。
意大利港口城市的里雅斯特可能会作为中国“一带一路”经济发展倡议的一部分,通过铁路与中国连接起来。 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英国曾一度奉行可以说是欧洲国家中对中国最友好的政策,现已转为美国强硬路线的坚定支持者,尤其是在华为问题上,美国将华为视为一个安全威胁。在试图容纳华为之后,英国政府在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的领导下宣布,将从英国网络中剥离老的华为设备。

德国仍致力于与中国保持关系,极力抗拒卷入一场新冷战,因为中国已成为大众和宝马汽车的全球第一大市场。德国推迟了是否使用华为和其他中国制造的网络设备的决定,因为中国官员曾威胁要以禁止德国在中国销售豪华汽车作为报复。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