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总理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把这次峰会与刚刚在英国结束的七国集团峰会联系起来,并通过与特朗普执政时期的比较表达了对后者的不满,这代表了很多人的观点。德拉吉说,“这次峰会是重申和重建美国基本同盟的过程的一部分”,而这一同盟“被前一届政府削弱了”。

他还提到了拜登周二与欧盟领导人举行的同样重要的会晤。特朗普认为欧盟是经济上的竞争对手,甚至是敌人。“我们在这里重申这些联盟,但也重申欧盟的重要性,”德拉吉说。

拜登的欧洲之行将于周三在日内瓦结束,他将在那里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举行备受期待的对话。拜登此行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亚洲和西方的民主国家如何应对威权主义的挑战。尽管俄罗斯对北约和欧洲-大西洋世界是一个特别的威胁,但它在经济层面不是对手。

拜登周一晚间发表讲话时,称普京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对手”,并表示他将寻求与俄罗斯合作的领域,同时对俄罗斯破坏民主社会的行为划定红线。

“我将向普京总统明确表示,如果他愿意,我们可以在一些领域进行合作,”拜登说。“如果他选择不合作,并以他过去在网络安全和其他活动方面的方式行事,那么我们将做出回应。我们会以牙还牙。”

然而,拜登认为,中国的崛起才是美国及其盟友面临的主要挑战。他在欧洲的意图是寻求盟国的支持,以应对这一挑战——无论是在军事上、技术上还是经济上。

虽然北约可以发挥作用,但与中国有着深厚贸易关系的全球最大经济集团欧盟也可以发挥作用。面对北京在国内的人权行为以及在国外的贸易和间谍活动,欧盟对中国的看法一直在变得更加强硬。但在欧洲人眼中,中国并不是华盛顿所认为的重大威胁。

周一,拜登总统在布鲁塞尔与北约其他成员国首脑会面。
周一,拜登总统在布鲁塞尔与北约其他成员国首脑会面。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尽管有新的关于中国的公报,这种分歧在北约也是切实存在的。

一些北约成员国,特别是那些离俄罗斯最近的中欧、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担心把重点转向中国会不会转移对俄罗斯威胁的资源和注意力。

2018 年,在西伯利亚举行联合军演时,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与中俄军方官员会面。
2018 年,在西伯利亚举行联合军演时,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与中俄军方官员会面。 Pool photo by Alexei Nikolsky

拜登在与普京会晤之前,特意在布鲁塞尔会晤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的领导人。北约在这四个国家部署了部队。

但就连可能是美国最亲密盟友的英国,也对与中国对抗表示了一些谨慎。在北约会议上被问及中国问题时,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对“新冷战”发出警告,同时承认中国的崛起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巨大事实”。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