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由欧美七大工业国组成的七国集团(G7)财政部长会议在英国伦敦举行,会后七国集发表声明称,各成员国支持把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设为至少15%,并将在改革国际税收规则、取消数字服务税等领域进行协调。此前,作为七国集团成员的美国,就在与二十国集团(G20)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沟通,提议将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设为15%,并认为15%是底线,应讨论将该税率进一步提高。七国集团就全球最低企业税率确定为15%达成一致,无疑是美国的胜利。

2021年6月10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与美国总统拜登在七国集团峰会前举行的双边会议上。(AP)

美国坐拥美元霸权与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宝座,可以通过发行美元向全球征收铸币税,可谓处于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但美国也并非没有烦恼。比如,当美国试图通过增发美元来刺激经济时,增发的美元总是流向全球利润更高的地区比如中国,令美国的刺激效果大打折扣;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之下,美国大肆增发美元向国民派发红包刺激经济,反而令中国对美贸易逆差创新高。

当然,由于全球承接增发的美元,帮助美国压低了国内的通货膨胀。而据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披露,2020年以来为应对百年一遇的疫情大流行,发达国家在财政猛烈扩张的同时,货币政策达到前所未有的宽松程度。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已扩张将近一倍,欧洲中央银行扩张一多半,日本银行扩张超过四分之一。全球货币的超发,尤其是美元的超发,已经令世界有些消化不良,呈现通货膨胀高企的迹象,2021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涨。

货币超发后,美国通常的操作是提高利率,通过提高利率令全球美元回流美国,美联储再逆操作回收美元,进而塑造强势美元为下一步超发美元做准备,如此周而复始。国力较弱的国家,在这样的循环中将面临外汇大量外流,本国货币相对美元剧烈贬值的风险,财富在货币贬值中被收割,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就是一例,很多所谓的“失败国家”因此诞生周期性被收割。唯一例外的是施行外汇管制的中国,且因经济增长强劲前景看好,中国反而成为美元超发的受益者,通过投资与外贸大量美元流入中国,当然中国面临的输入性通货膨胀的压力也很大。

不过,通过超发货币弥补财政不足并非正道,开源节流才是正理。一旦经济增长不能消化超发的货币,将导致通货膨胀,进而引发一系列经济问题。2021年5月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已达5%,增速创2008年8月以来最高,通货膨胀就在眼前,但美国经济仍未摆脱疫情影响,美联储没有魄力加息回收美元。所谓开源,不外乎加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近来就准备提高企业税率,同时向富裕阶层加税。相对于直接加税助力极大,通过鼓励乃至迫使美国跨国企业将留存在海外低税率国家的资金汇回美国,从而扩大税基增加财政收入,阻力要小很多。

前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减税的方式促使美国跨国企业将留存海外的资金汇回美国成效显著。(AP)

2017年时,据估计美国跨国企业留存海外的资金高达2.5万亿美元,以美国当时35%的企业所得税率计算,全部汇回美国政府将获得8,750亿美元的收入,可谓一笔巨款。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曾以减税的方式鼓励美国跨国企业将资金汇回美国,税率从35%大幅降低到14.5%、7.5%,2018年至2019年上半年就有约1万亿美元资金汇回美国。2004年美国政府也曾一次性将税率降低到5.25%,次年美国企业汇回美国的资金就增长3.66倍至3,000亿美元。

如果说美国政府降低企业税的税率是治标,那么美国政府此次联合七国集团将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定为15%就是治本,从根本上消除企业所得税税收洼地的存在,将爱尔兰等避税天堂连根拔起。当跨国公司将资金放在何处所得税率都不低于15%时,汇回美国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这一政策也受到美国科技巨头的支持,事实上将大量资金留存海外避税天堂的正是苹果、谷歌等美国科技巨头,特朗普减税后将资金汇回美国的主力也是它们。

美国科技巨头之所以支持15%全球最低企业所得税率,其意除了统一的企业所得税率,更在于七国集团同意“在改革国际税收规则、取消数字服务税等领域进行协调”,美国科技巨头真正在意的是数字服务税。长期以来,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在除中国以外的互联网市场上占据垄断地位,在全球各国获得收入却仅在注册地纳税,本质上就是税源与税收分离。欧盟(EU)各国对此意见很大,但互联网产业确实无法与美国互联网巨头匹敌,只能一边以反垄断、保护隐私等借口对美国互联网巨头高额罚款,一边祭出数字服务税要求美国互联网巨头根据其在各国的收入缴纳数字服务税,令美国互联网巨头很烦恼。

事实上,所谓的税源与税收分离问题在中国国内很常见,比如中国央企中石油在全国取得收入税收却在注册地北京缴纳,西气东输工程途经新疆、甘肃、宁夏、陕西、山西、河南、安徽、江苏、上海等9个省市区税收却在注册地上海缴纳。因而,中国政府通过分税制,将大部分税收收归中央政府,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去平衡税收与税源分离导致的税收转移。但国家与国家之间只能通过国际协调机制去协调,这也正是美国互联网巨头对七国集团的希望所在,通过七国集团协调就数字服务税达成一致乃至取消,进而以七国集团的地位令其成为事实上的国际准则。

中国包括半导体芯片在内的高新技术产业普遍享受优惠税率,中国各级政府也给予补贴、资助,恐将成为美国统一全球企业所得税税率的首要打击对象。图为浙江益中智能电气有限公司温岭封装基地。(视觉中国)

七国集团统一全球企业所得税最低税率15%后,美国势必将推动其成为全球标准,进而以此打击所谓的通过税收、补贴等手段伤害美国企业竞争力的国家,中国必定首当其冲。目前,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小型微利企业20%,国家需要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15%,政策扶持地区比如西部地区、海南自贸区15%,与七国集团确定的15%一致,但算上免税收入比如技术转让收入综合税率可能低于15%,尤其是享受优惠税率的高新技术企业比如半导体芯片企业,而这正是美国重点打击的对象。此外,提高企业所得税率,中国企业将因成本增加而削弱国际竞争力,更为重要的是可能迫使一些对成本敏感的产业迁出中国,实现美国所谓重塑供应链的意图。

在七国集团达成一致后,美国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承认,“我们认为有达成全球协议的强劲动力,但也有国家抱有担忧,比如爱尔兰与中国”。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Bruno Maire)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必须说服其他大国尤其是亚洲大国支持方案,“我特别想到的就是中国。必须承认,这将是一场硬仗”,但勒梅尔对此表示乐观,因为七国集团提供了“非常强大的政治动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