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7日至13日,对于和中国相关的国际事件,世界媒体主要围观七国集团(G7)峰会、北约峰会、中国通过《反外国制裁法》,以及拜登(Joe Biden)政府取消微信和TikTok禁令等议题。

G7峰会

法新社6月12日报道称,虽然中国和俄罗斯都不在场,但这两个国家成为G7外交政策问题交流的焦点,如影相随。

6月12日,路透社文章称,中国是本次G7峰会的一大议题。G7国家计划建立名为“重返更好世界倡议”(B3W)这一帮助发展中国家的全球基础设施计划,与中国的“一带一路 ”倡议相抗衡。G7领导人希望利用这次会议向世界展示,除了中国以外,富裕的民主国家可以提供另一种选择。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12日文章称,这场近两年来首次面对面的峰会,也标志着拜登登上国际舞台,是他所宣称“美国回来了”的重要标志。

拜登访欧,“美国回来了”:

尽管美国政府已经指出,不希望把焦点放在中国身上,但6月12日会议的一个重点,显然直接剑指北京。美国宣布的这一项新的全球基础设施倡议,为贫穷和新兴国家提供数千亿美元的资金。该计划将主要针对非洲和亚洲。迄今为止,西方无法提供一个积极的替代方案,来取代中国的 “缺乏透明度、低环境和劳工标准以及胁迫性做法”,许多决定与北京合作的国家都深受其害。

文章称,因此,美国将与七国集团伙伴一起宣布一个雄心勃勃的、新的全球基础设施倡议,这将不仅仅是一个替代建议。虽然没有提供关于如何为该倡议提供资金的细节,但该倡议将调动公共和私人资金,以满足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到2035年的40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需求。这不是要推动各国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做出选择,而是提供另一种愿景和另一种方法。

《华盛顿邮报》则在6月12日的文章中,将该倡议形容为拜登提出的“挑衅性提议”,是美国政府针对中国不断升级的行动的一部分。该行动旨在促使其他“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形成更统一的战线,在未来一个世纪与中国在经济上展开竞争。

6月12日,G7领导人峰会提出全球基础设施新倡议,对抗中国“一带一路”计划。(Reuters)

一名匿名美国官员则告诉路透社,拜登政府想要的“不仅仅是对抗或挑战中国”,但直到现在,美国“还没有提供一个积极的替代方案,反映美国的价值观、标准和经营方式”。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作为G7核心成员国的英美,近年都面临不断飙升的国家债务水平。与此同时,拜登在美国内雄心勃勃提出的2.3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在被迫“缩水”后还是快谈崩了。

美国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穗生认为,鉴于这样的背景,西方国家作出任何对抗“一带一路”的尝试,“都十分令人怀疑”。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3日文章表示,2013年以来,中国已经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对许多发展中国家的铁路、道路以及港口基础设施进行投资。面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西方民主国家必须采取行动。

但是拜登政府对于西方世界应在这个全球基建计划上贡献多少,以及其时间范围这些问题上一直不甚明确。目前明确的一点是,西方大国之间已经再次下定决心,他们需要现在行动,以对付一个走向复兴的越来越强大的中国。

此外,新疆问题也是G7峰会的一个焦点。一名美国官员声称,“我们正在推动在新疆等地区采取具体措施,这些地区正在发生强迫劳动,我们作为G7必须在这些地区表达我们的价值观。”

但《华尔街日报》指出,这一想法似乎并不现实,因为G7中的一些国家不愿在这一问题上与中国公开对立。一些欧洲领导人不愿与中国作对,认为这会适得其反,并可能使他们在气候变化、贸易和金融等问题上寻求中国政府合作的努力复杂化。

《纽约时报》称,尽管美国及其盟国在人权问题不断抨击中国,并制定明显在于遏制中共影响力的政策,但说服中国合作,切实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对于全球抗击气候变化至关重要。中国目前的碳排高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总和。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也在报道中称,G7中的一些国家,似乎不愿意冒着损害与中国双边关系的风险,与美国结成“统一战线”,这也是G7国家间的“根本性分歧”。除经济原因外,“分裂”美国和盟友国家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经让美国在全世界失去了信誉,G7其他国家正在质疑美国的民主程度。

路透社6月11日表示,经历了特朗普时代的冲击后,G7的欧洲国家领导人担心美国的政治钟摆会再次摇动,因此他们是想看拜登会做些什么,而不是听他说了什么。

中国画师对G7峰会进行辛辣讽刺:

另外,英美首相已于6月10日签署了新的《大西洋宪章》。新的《大西洋宪章》没有提到中国的名字,但分析指出,美英两国领导人有意就如何处理与北京的战略竞争进行合作。

《纽约时报》称,拜登与约翰逊(Boris Johnson)利用他们的首次会晤重新定义了西方联盟,并强调了他们所称的遭受打击的民主国家,与以俄罗斯和中国为首的专制对手之间日益加深的分歧。新的《大西洋宪章》虽然没有点名,但这无疑是对俄罗斯和中国的直接指责。

北约峰会

据《华尔街日报》6月11日报道,14日在与北约盟友举行会晤期间,拜登预计将向该联盟施压,要求加大应对中国的力度,同时继续对来自俄罗斯的持续威胁加以威慑。

针对一些盟友对北约能在对华问题上发挥什么作用的质疑——因为中国被认为在北大西洋地区并不构成直接军事威胁,且此举是否会导致该联盟偏离威慑俄罗斯这一主要目标,拜登将抵制这种质疑声音。

下周领导人峰会后将发表一份公报,据筹备这份公报的多位外交官说,公报将就挑战以及北约的应对之策写入更多细节。此外,在该联盟计划中的新《战略概念》报告中,中国将获得高度关注。

不过,北约内部在对华战略方面存在分歧。报道表示,美国希望协调盟友立场,对北京形成所谓高压态势。而欧洲各国政府并不希望被拖入一场对抗,还渴望保护对华贸易关系。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安全与防务问题高级研究员布鲁诺·莱特说,“很明显,欧洲人根本不愿被两面夹击。对华议题会造成分裂。”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ico文章称,尽管“中国”将成为北约成员国领导人会议的主要议题,但政治观察家们有两点还不确定。首先是欧洲在中国问题上,立场能否统一;其次是在讨论中国时,跨大西洋团结的利益能否占据上风。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承诺“我们将就如何应对中国达成共识”,但他的话有点令人怀疑。Poliico文章称,例如,匈牙利已多次“高兴地”阻止欧盟就中国达成共识,它也是北约成员国。此外,文章还注意到了当前美欧关系存在的问题,这也可能影响在涉华问题上达成一致。

文章写道,美国与跨大西洋的关系仍将是一段不稳定的联姻 。欧洲各国政府已经被特朗普的行为所伤,这一点到现在仍然可以感受到。面对华盛顿,他们看到的是,美国缺乏在建立美欧关系时考虑欧盟利益的想法。

彭博社文章指出了另一个造成美欧分歧的关键点:欧洲企业对中国市场的兴趣。文章称,从2020年疫情大流行中迅速复苏后,中国成为更重要的增长和利润来源,欧洲公司正在加大对中国的投资,并将供应链转移到中国大陆。欧盟商会表示,“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中国市场的稳定,为欧洲公司及时提供了必要的避风港。”

中国通过《反外国制裁法》

据香港《南华早报》6月10日报道,消息人士和观察人士称,在拜登打破了北京方面对他将对中国采取更温和政策立场的希望后,中国加快了制定反制裁法律的计划。

6月10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反外国制裁法》。(新华社)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政府顾问说,“这个想法是2020年提出的,制定反制裁法的工作当时已经开始,但进展不是很快,因为中国对拜登抱有希望。”“但中国现在有点感到失望。(美国等西方对中国的)制裁和限制仍在实施,中国越来越难以捍卫自己。”

评论指出,中国反制裁法将为报复行为提供法律框架,并允许中国企业就外国制裁寻求赔偿。北京方面尚未提供中国反制裁法的细节,但此举将被视为一个信号,表明中国不会回避与华盛顿进一步对抗。

德国之声6月10日文章称,专家分析,这项新法是中国反制外国制裁的最新及最广泛的法律工具,旨在让中国的报复措施更具合法性和可预测性。外国企业担忧,《反外国制裁法》的出台将对外国投资造成影响。

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教授王江雨表示,这种法律的最大意义,就是给法律的制定国一个有效的法律武器,“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去反击外国企业对本国企业的制裁,也可以去惩罚那些制定制裁措施的外国政客和官员”。“一方面是便于(中国)采取行动,另外一方面,(该法律)本身有很大的威慑作用,让外国政府看到,如果对中国制裁将会是有后果的。”

反制裁法有什么实际用处?王江雨认为,反制裁法的对外作用有二:一是反击报复;二是展现政治意愿发挥威慑作用。至于如何反击,如何构成威慑,他认为要看两个因素:一是国家经济实力,用市场说话;二是敢不敢运用这样的实力。王江雨指出,中国现在有政治意愿运用实力,另外市场也很大,所以这两者相加,“反制裁应该会非常有效”。

反制裁法是否是中美竞争“又一佐证”?就在中国酝酿主要针对美国的反外国制裁法的同时,美国参议院6月8日通过了《美国创新与竞争法》(American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veness Act)。

分析指出,中美之间的竞争并没有在实质层面有任何缓和。很多观察人士认为,中美各自针锋相对的立法程序,不过是中美竞争关系的又一个佐证而已。

拜登取消微信和TikTok禁令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拜登撤销了特朗普执政时期试图禁止中国企业所拥有的应用程序TikTok和微信的行动,取而代之的是6月9日颁布的一项新行政令,授权对外国对手控制的应用程序展开广泛审查,以确定是否对美国构成安全威胁。

TikTok置身中美角力中的挣扎:

新行政令没有特别针对任何公司,但要求审查与中国等国有潜在联系的所有软件应用,因此,此举对中国人所有的应用程序的打击力度,甚至可能超过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禁令。

拜登政府高级官员称,这项行政令旨在取代特朗普政府针对个别公司的做法,转而用一个更广泛的程序来审查与潜在敌对国家有关联的应用程序带来的风险。

《纽约时报》报道称,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副总裁刘易斯(James Lewis)表示,拜登政府对中国的强硬立场没有显示出任何缓和迹象。但新命令列出了更加精确的标准,以便衡量TikTok和中国等外国对手拥有的公司所构成的风险。

“他们的方向与特朗普政府相同,但在某些方面更强硬、更有序,以良好的方式实施,”刘易斯说。他还表示,拜登的命令比特朗普时代的指令更有力,因为“它是连贯的,不是随机的”。

路透社援引一名白宫官员表示,美国于2019年底启动的另一项针对TikTok的国家安全审查,仍在进行中,该官员拒绝提供任何细节。另一名政府官员告诉记者,白宫仍然非常担心TikTok用户的数据风险。

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撤销特朗普的命令是“一个重大错误,显示了在中国获取美国人个人信息、以及中国日益增长的企业影响力方面令人担忧的自满情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