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所有的灾难片与末日电影,大难当前,考验人群社会的从来不是灾变本身,而是人性起落。夫妻本是同林鸟的下一句,除了大难来时各自飞赤裸体现理性本就是一种自私的人性外,更多时候,比的其实还是谁的翅膀硬。大疫底下的台湾人,现正上映着这各自飞和比拼谁翅膀更硬的两套人性。

疫苗戳破特权窗纸

不久前,一串串政客名人与艺人被揭露抢先施打了新冠疫苗,率全民之先,挨批是接种了“特权疫苗”,引起台湾舆论轩然大波,那些被逮得正着、悔不当初的名人纷纷向台湾社会道歉,不分蓝绿抱歉着自己的求生意志。人性在挞伐与愧疚的一时之间,好似区分出了优劣,看出了谁才是那个拐瓜劣枣。对于那些既然疫苗都已经打上身的“特权份子”,覆水难收,广褒的群众已然无从计较起里子问题,那至少道德与公平的遮羞布还得记得盖上,道歉了事少不了。(延伸阅读:特权疫苗名单有谁 郭子乾致歉赵少康否认媒体工商大亨都有份

与此同时,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6月12日被迫向外界证实自己罹患癌症的隐私,只为说明自己是遵照医嘱而施打疫苗,用以释怀台湾社会的特权眼光。连战罹癌被作为一则新闻摊诸公众,当是台湾疫情蔓延、疫苗贫瘠境况之下的一桩案外案。(延伸阅读:名嘴控连战打特权疫苗 连办:5月罹癌开刀按医嘱施打

台湾近日爆发多起名人、艺人抢先施打疫苗事件,挨批“特权疫苗”,不料在周玉蔻的影射下,意外使连战罹癌的隐私曝光,掀起一波道德论战。(视觉中国),

不可讳言,近来的这些“特权疫苗”纷争,伤害台湾社会颇深,戳破了许多原先大众心里有数、看破不说破的现实。那些琅琅上口的“台湾价值”、“同岛一命”现倒像是块匾额,摆显给街坊俗民看,求的是悬壶济世,实际上既不济民也不济事,言不由衷。

厌恶特权却谁都想要特权

位在台北市的“好心肝诊所”违规施打疫苗风波延烧,据传名单中包括不少演艺圈明星、媒体人与政治人物,对此艺人侯昌明夫妇、郭子乾与翁家明都已承认施打,PCHOME董事长、台湾总统府国策顾问詹宏志在坦承施打后,道歉之余,亦坦言“一接到医院的通知,高高兴兴就跑去了,忘了还有比我更需要的人”。(延伸阅读:“偷打”疫苗 台总统府顾问詹宏志认了

PChome互联网家庭董事长詹宏志认了打先打疫苗,并发表道歉声明。(中央社)

就政治与制度层面而言,这一件件偷打“特权疫苗”的事件,严重伤害台湾疫苗的公平分配政策与顺序,相关官员都很可能涉有图利、渎职的刑事责任,但在社会层面的人与人之间,轻易冠上“特权疫苗”的念想不费吹灰之力,代表着人人皆知特权从来存在,也表现着人人都厌恶特权的存在,但奈何自己挤身不了特权的行列,无法施展我有而你没有的优越,于是乎只能更加厌弃之。一如常民成天都想着发达致富,却又轻易落入仇富的话语,自我矛盾的人性展露无疑——当接种疫苗、乃至谁得以优先接种疫苗成一种资本时,鲁迅《狂人日记》里的一句“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就不幸写成了此刻的“台湾人日记”。

说好“同岛一命”却成“同岛异命”

事实上,台湾爆出“特权疫苗”纷争,只是迟早的事。这话并非绥靖于那些贪赃枉法,或臣服于资本阶级支配,而是任何看似平权的社会,从来都不够平权。

就以连战迫于压力情势,对外认了罹癌来说,他个人的病况隐私并不欠着给谁交代,厌恶特权的平权份子,又为连战平权了吗?还在乎吗?有道是闲人都可以呼吁勿把疫情政治化、勿要疫苗政治化,但在人人权力、身份与资本先天存在差异的情况下,赤手空拳地去政治化几近等同去现实化。在理想上追求权力公平,只要口惠、人口一说,天底下有这么便宜的买卖?

奈何疫情恶化突如其来,让台湾官民措手不及,这一定程度冲破了台湾的制度规范,方有“特权疫苗”,也同时挑战了人性底线,致揭人隐疾成了必要之恶。台湾人过去枕戈待旦喊着“同岛一命”,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终于打回了“同岛异命”的原形,这又叫人情何以堪?

面对疫情袭来,台湾社会曾万众一心,力求“两周内解除三级警戒”,奈何口号喊得震天价响,台下欢声雷动,但在疫苗短缺的现实底下,台下看戏的人已然陆续病倒。

无独有偶,近年在台湾社会不断被加值的“台湾价值”,在遭遇了这一场世纪疫情之后,成了什么模样?综观疫后的“台湾价值”并没有因此失去价值,反而是随之变种成为了义和团式的价值鼓噪,义和团当时候呐喊的“打倒汉奸卖国贼”,如今有了新的诠释;拳民们当年喊着“太后万岁!”、“大清万岁!”,阅读史实的后人得以清晰明白,“誓死效忠太后”与“爱国”有何干系?就此言说,“台湾价值”一派一直鼓噪且极力彰显的爱台主义,又与效忠于民进党意识有何干系?(延伸阅读:爱抚民进党 是一代台湾人的政治圣战

一场大疫,不幸地已让破万的台湾人确诊,也让台湾价值同步陷入了高烧不退,日复一日的疫情新闻之后,埋葬了人性良善一面的“同岛异命”竟成“今日台湾”,可事到如今,当真纸面的台湾价值依旧,台湾人为什么既然看破还不说破?是不甘心,还是无处可逃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