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这是英国《经济学人》不久前在封面的警告,当前剑拔弩张的台海情势似乎也正在一步步印证这一点。6月6日,美军C-17军用运输机搭载3名议员飞抵台北,成为引发各方对台海战事想象的新引线。紧随其后,解放军多个军种以不同形式发出战争警告。鉴于两岸严峻形势,多维新闻从战术维度进行深度解读,内容涵盖武统台湾的成败分析、台湾的应对之策、台海战事一旦爆发各方的反应以及武统之后怎么办等。此为系列文章第3篇。

面对“武统台湾”,台军方面的准备一直有多种可能性。历经了1995年与1996年台海危机、1999年“两国论”危机和2004年、2005年的“废除国统纲领”危机等各次冲突,台军已汇整一份叫作《固安作战计划》的剧本。主要内容是,在不能获得外援的情况下,要如何“独立作战”。此计划年年调整,根据台军人数、编装、筹获武器装备和汰旧换新等情况,综合预判解放军攻台模式,而不断调整。

台军组织图(台湾国防部提供)

依照现有最新公开资料,台军现役人员为21.5万人,非作战单位8万余人,后备动员人数预估为167.5万人,辖下包括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空军、宪兵和后备指挥部。总统为最高统帅,经由国家安全会议及行政院指挥军队行动。国防部长为最高军事行政长官,直属总统与国家安全会议,国防部长并不听命于行政院长,但为行政院内阁阁员。最高军令首长为参谋总长,直属国防部长辖下,兼任国防部军令副部长,国防部还有军政副部长管理军队治理工作,以及军备副部长负责控制军事装备的筹建与采购等计划事务。

台军战略“防卫固守、重层吓阻”示意图。(台湾国防部提供)

蔡英文在2016年执政后,定下了“防御固守、重层吓阻”的战略观,所谓“重层吓阻”意思是在多个维度中,进行不同型态的“攻势防御”,其实也就是陈水扁时代“决战境外”的一种较保守说法。“重层吓阻”最重要目的,就是要想办法将战场与战火,阻挡在台湾政商精华地区外,防止腹地狭小的台湾本岛遭受战火蹂躏。

整体防卫构想 三阶段战略

根据台军的《整体防卫构想》(ODC)来看,主要分为三阶段接战准备,依次为“战力防护”、“滨海决胜”以及“滩岸歼敌”。

“战力防护”方面,台军正建构洞库化、地下化、机动化防护能力,提升“多重备援”、“战场存活”力;精进跑滑道抢修能力,强化政军指管中心、基地防护机库抗炸能量(包含抗脉冲攻击力),及建立备援和机动指管系统;强化机动防空侦知与筹购侦察匿踪及小型目标之雷达能力。同时,精进指管通网情监侦与备援系统(C4ISR)及发展网路战、电子战级指管防护、反制与侦搜能力;建构自主高解析度军事侦察系统,发展兵要与图资共享图像,扩大情报支援能量;研制近、中、远程具备保密功能的通信装备,提升联合作战指管效能。

洞库化、地下化的战略备援工作,是台军承受第一击时战力保存的重点作业。图为蔡英文2016年访视台空军蟾蜍山联战中心的情况。(台湾总统府提供)

在“滨海决胜”方面,台军正获得MQ-9B中、长程无人机系统,增进联合情监侦效能;筹购F-16V高性能新式战机,提升制空、制海、反辐射等战力;获得精准打击武器,筹建岸置鱼叉导弹、雄风2型、3型导弹与雄风2E、云峰等长程巡弋导弹,创造战场有利态势;正在建造下一代IDS潜艇;筹购智慧水雷和强化快速机动布雷能力。

而在“滩岸歼敌”方面,台军正在筹购战术型、战斗型反辐射攻击无人机,增进滩岸歼敌效果;筹购新型M1A2T主战坦克,提升地面防卫作战反击力;建构如云豹30mm链炮车和105mm机动火炮车等快速打击精准打击火力,强化登陆场歼灭能力。增强陆军航空队效能,加强陆军野战防空系统,同时积极扩建狙击战术能量,能够针对要员和物资进行破坏。此外添购美制ATACMS型陆军战术弹道导弹和HIMARS多管火箭系统,以及购买大量美制拖式二型和标枪型反坦克导弹,以及肩扛式刺针导弹,建构滩岸打击的不对称战力。

台军已经获美方准售高机动多管火箭系统以及陆军炮兵导弹系统,将成为未来歼敌滩岸的主力。(U.S.Army)

作战指挥的层级,则分别为三军各自统帅。空军的空军作战指挥部指挥防空作战、海军舰队指挥部指挥海上作战,陆上作战则是分为本岛四个指挥部、澎湖指挥部和金门马祖指挥部共七个战区分别作战。空中作战与海上作战由空、海军指挥部主导,但台湾本岛防卫作战各指挥部,由各军团或防卫指挥部指挥官担任,空军与海军与陆军联合作战方面,则设置联络官或协调组,整个作战由陆军主持。

第三战区 扼守北台政经中枢

北部第三战区,由位于桃园市中坜的六军团指挥部指挥,最重要的军事据点包括掌控淡水河口防务的关渡指挥部、海军基隆威海基地,下辖海军第131舰队,部署大量锦江级导弹巡逻舰,长期部署1艘至2艘基隆级(纪德级)重型驱逐舰,以备战时由总统作为临时指挥中心使用。而苏澳的第168舰队,以深海反潜作战的济阳级巡防舰为主力。

第三战区基隆港威海营区,长期屯驻纪德级万吨驱逐舰,一旦战时情势有变,可能成为三军统帅海上指挥作战的中枢。(台湾国防部提供)

本区重要的空中武力,为部署于新竹空军基地空军第二联队所属的幻象2000-5型战机,目前据称由于妥善率欠佳,仅剩1个到2个中队、约20架左右的战机具备战力。而此战区最重要任务,就是卫戍台北市首都的政经军中枢。近年来紧急部署林口和北投的陆战队66旅,是卫戍首都政经中心的快速打击部队,但缺乏有效机动能力与直升机等垂直战力,装备老旧。

专事守卫总统府与博爱特区重要机构的宪兵202指挥部,已经成立「快速反应连」,一旦有状况,可即时进行部署,但仅配备云豹30mm链炮车、40mm榴弹机枪车及300余套台湾自制红隼反装甲火箭,未来,还将配备肩射式刺针导弹,专门负责反斩首作战的对空防御。

大量部署在桃园龙潭的台陆军特种作战指挥部所属AH-64E阿帕契攻击直升机,也是拱卫台北政经军区的重要先进装备。(陈宗逸/多维新闻)

此外,位于桃园市龙潭陆军特种作战指挥部下辖陆航601旅,配备约29架共二个作战队的AH-64E阿帕契战斗直升机,及10余架UH-60M通用直升机,在应对台北市斩首特攻战时,此处为极重要基地,可使用直升机进行快速部署,并以阿帕契直升机展开高强度火力支援。空降特种部队将是反斩首战的第二道防线。

爱国者PAC-3反导弹系统,是捍卫大台北地区领空的重要利器,部署密度极高。(陈宗逸/多维新闻)

此外,围绕台北政经军中枢外围,还部署数量颇多的爱国者PAC-3型反导弹防御系统,与爱国者PAC-2+型混合部署,在淡水三芝位置,有高机敏的天弓2型机动导弹发射阵地及地窖型固定导弹阵地,及效能颇佳的长白相位阵列雷达,能捕捉到300公里以外的目标,此外,还有极端机密的海军海锋大队陆射导弹基地,可对海上目标进行高密度导弹攻击。此外,新竹乐山雷达站的美制铺爪长程预警雷达,也在第三战区的范围内。

第五战区 陆空战力部署重点

台湾岛中部属于第五战区,名目上由位于台中市新社的陆军第十军团指挥。下辖有台军最重要的两个空军基地。一为战区北端的清泉岗空军基地,下辖空军所属的第三战术战斗机联队,操作约60架IDF型单双座战机,是台湾中、北部空防的主力战机,已取代幻象2000-5战机,成为负担空防压力的第一线战斗机联队。

清泉岗基地是解放军长期模拟重点攻击的空军基地。其二则是位于战区南端嘉义基地的空军第四战术战斗机联队,全部操作F-16V型战机,是台湾F-16系列战机的训练与战备摇篮,也担负台湾西南海空域战备拦截重任。台湾从2019年开始获得美国构改的F-16V Blk20型战机,优先于嘉义基地实施战术测评作业,地位重要。

第五战区为F-16V Blk20战机的摇篮,全球第一个大量操作同型机的作战单位,连美军都相当重视。(陈宗逸/多维新闻)

而位于新社的陆军航空第602旅及台南归仁的陆军航空特战指挥部,部署有60多架的AH-1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及30余架的OH-58D侦搜直升机。归仁虽为陆军航特部指挥部,但并非重点的攻击直升机部署基地,状况最好的战斗直升机,目前优先部署于北部与东部地区,故直升机数量随着战备需要而随时转换。

第四战区 反封锁和水下作战的重镇

位处台湾岛西南端的第四战区,是近期台海局势紧张首当其冲者。由驻防高雄市凤山的陆军八军团所负责指挥。区内最重要的军事设施为左营海军基地,是台湾最大海军基地,包括有唯二艘具备战力的剑龙级潜艇都以左营基地为母港。

第四战区为台军水下作战的大本营,反潜作战能力为仅存的2艘潜艇。(台湾国防部提供)

此外,属于124舰队的全部六艘拉法叶级巡防舰也以左营基地为母港,执行反潜、反封锁、联合护航等任务。左营也是台湾海军舰队司令部所在,是台湾最大海军基地,包括海军陆战队、运输补给舰队和海军造船、维修等重要厂房都在左营及周边的寿山等地。一旦台海发生战事,左营不仅是水下作战重要基地,也因为水深足够,可作为各盟国(美、日)等海上运补作业的母港之一,具备战略重要性。

屏东空军6联队为台军反潜机大本营,拥有优异的反潜与巡逻能力。(陈宗逸/多维新闻)

此外,位于屏东基地的空军第6联队,专门操作P-3C反潜机、E-2K空中预警机和C-130HE电战机、C-130H战术运输机等机群,尤其P-3C反潜机是扼守台湾西南海空域的重要反潜武力,搭配与美军同步的先进反潜武器,甚至有能力快速部署机动水雷、智慧水雷及空射鱼叉导弹、空投鱼雷攻潜等战术功能。而左营与屏东基地,也是海军反潜直升机大队的母基地,统一于此进行反潜、反舰作战的重要位置,在战时很可能成为解放军第一波打击目标。

台空军台南基地第一战术战斗机联队IDF战机,目前为至台湾西南空域拦截解放军军机的主要前线战机,战备压力沈重。(陈宗逸/多维新闻)

此外,第四战区北端还有台南空军基地的空军第一战斗机作战队,操作3个中队约60架的IDF单、双座型机。近期台湾西南海空域的解放军军机战术滋扰与越过中线等紧急状况,多半由台南基地IDF战机担负第一线防空重任。特别的是,台南基地有亚洲航空公司,是台湾唯一具备维修美制战机能力的航空公司。

2015年4月,一架美国海军陆战队的F-18C大黄蜂战机,就是因为临时维修需求,特别紧急降落台南基地,由亚航负责维修。美空军的西太平洋军用机场预备名单中,台南基地是台湾唯一被列入美军认可具备维修能力的基地。

第二战区 抵御来自太平洋的袭击

第二战区位处台湾东南部,由位于花莲的花东防卫指挥部统筹指挥,战区内最重要的设施包括花莲基地的第五战术战斗机联队,操作约60余架的F-16V战机。此基地负责防御来自台湾东部威胁。一旦解放军采取东西包夹方式进攻台湾,则花莲基地将首当其冲。第五战术战斗机联队的F-16V型战机,拥有操作AGM-84L空射型鱼叉导弹的丰富经验,是全球第一个以F-16进行鱼叉导弹实弹射击的作战单位,其效能备受世界瞩目。

台空军第五战术战斗机联队,是著名的太阳神联队,为全球唯一拥有使用F-16战机空射鱼叉导弹的队伍,扼守台湾面对太平洋的威胁。(台湾国防部提供)

而位处花莲基地南方的台东志航基地,将在2024年至2026年之间,接收由美国采购返台的66架F-16V Block70战机,拥有更为强悍的空对空、空对地性能,作战半径更远,配备有射逾250公里的空射型AGM-84H增程鱼叉陆攻导弹。台军有意将未来新锐的F-16V全数部署在台东志航基地,便是为了增强东部的空防、紧急拦截与空中作战能量。

此外,台湾陆军航特部也移拨了数量不明的AH-64E阿帕契战斗直升机,于台东丰年机场等不特定基地,军、民混搭使用,藉由阿帕契的火力,对抗可能来自东岸的解放军071级或者075级等大型两栖突击舰的攻势。此外,为了加强台湾东部空域防空能量,由台湾自制的天弓3型地对空导弹,也优先部署在第二战区,采取机动车载部署。

台湾自制天弓3型防空导弹,号称“台版萨德”,也以第二战区为部署点,日前才宣布机密量产计画。(台湾国防部提供)

第二战区也是台军战力保持的重要地点。花莲佳山隧道基地和台东建安隧道基地,都是为了保存陆、空军战力,在面临解放军第一击时,将精锐战机坦克火炮导弹妥善隐藏在不特定隧道基地中,待第一击结束,迅速修复机场跑道,直接由隧道基地连接花莲、志航基地升空迎击,进行第一击后接战。至于隧道基地如今是否还具备有效的保存战力效能,目前无法得知。

外岛三战区 澎湖地位相对重要

除了台湾本岛四大战区外,台湾还有澎湖防卫部、金门防卫部以及马祖防卫部等三个战区。其中,澎湖防卫部是台海防卫战中最重要部分,蔡英文上任后,国防部特别将澎防部的防卫能量提升。

由于美方提醒,台湾方面惊觉澎湖防务之重要,蔡英文于2020年9月紧急赴澎湖视察空军天驹中队,此中队负责海峡中线的空优夺取任务,地位重要。(多维新闻)

台军部署在澎湖的防空武力相当强悍,在澎湖本岛后寮,部署有数量庞大的天弓1型、2型防空导弹,射程为100公里至200公里,可有效监控台海中线以南领空。澎湖列岛最南端的七美岛,未来极可能进驻防空导弹部队,增加台海中线防卫南端的战术空间弹性。澎湖列岛战力升级,将改变传统「固安作战计划」模式,澎湖成为海峡战略重心。

澎湖天驹中队之IDF战机配备有台自制万剑弹,可空射200多公里,对解放军地面目标采取源头打击。(陈宗逸/多维新闻)

目前空军每年4月至9月间,都会派遣IDF战机联队至澎湖马公机场驻防,代号「天驹计划」,每周期派遣约4架至10架战机,配备有万剑遥攻导弹,射程约250公里。此部署着眼点在于气候较适合飞行,澎湖领空邻近海峡中线,须加强防备解放军机袭扰。

未来台军接收F-16V新战机后,战机数量将升至400架以上,可能会考虑在澎湖长期部署一个战机联队,以因应台海中线以西突发状况。此外,台湾海军最精锐、防空战力最强的第146舰队,舰队本部在澎湖马公,台湾将所有最新鋭的成功级/派里级巡防舰,全部驻防澎湖,也可看出其战略重要性。

台军防空与制海能力最强的成功级巡防舰,全部都以澎湖马公为母港。图为成功舰实弹发射雄3超音速反舰导弹之情况。(台湾国防部提供)

在防卫金门与马祖等离岛方面,现今困难度不断升高,如何处置是相当困难且复杂的政治与军事难题。金门列岛几乎已非军事化,但马祖列岛由于邻近福建沿岸,台军的天戟地对地弹道导弹、陆射反舰导弹和长程火箭等机敏装备,都部署在马祖列岛最北边的东引岛上,东引岛几乎已全武装堡垒化,一旦台海有事,东引岛很可能首当其冲遭攻击,如何存续东引岛的反击战力,成为重要且机密的课题。

反斩首作战 处处都有漏洞

“反斩首作战”在近年来,已成为台湾军事与情报界显学。该作战正式代号为“万钧计划”和“复安计划”,跟台湾的《固安作战计划》一样,根据敌情年年修正加强。这两项计划并不在汉光演习等实兵兵推、电脑兵棋推演中实施,而是由国安会、国安局主导,每年挑选不定期时间进行战术验证及实兵操演。

美国夏威夷空中国民兵之C-17战略运输机降落松山机场,除了带来强烈的军事暗示外,也让人对松山机场在未来展首战中的位置有些许联想。(中央社)

所谓“万钧计划”是指在战时将元首紧急循陆、空管道,安全送至位于台北市大直国防部衡山地下指挥所,进行战时指挥作战。而“复安计划”则是指一旦衡山指挥所的后送计划生变,正、副元首转移到其他指挥中心的预备计划,其他指挥中心可能包括台湾海军的基隆级驱逐舰或空军一号专机,但目前并未有闻台湾元首专机具备搭配作战指挥系统。

一旦解放军采取非典型手段,以特攻作战揭开台海战事序幕,则“万钧计划”将会受到严苛考验。由于台湾开放高达10个民用机场及11处民用港口进行两岸通航,解放军的运输机、伪装的民用运输船,将很容易地以民航机、民船无线电讯号,欺瞒航管系统,轻易占领类似松山机场、台北港等重要交通枢纽。以松山机场为例,其守备部队战力微弱且无重火力装备,将很容易被解放军特种部队拿下。而桃园航特部战斗直升机部队,从紧急起飞至台北市区,要花二三十分钟,还得面对解放军对空点防御导弹等威胁,难以实施松山机场夺还作战。

部署于林口台地与台北市北投区的海军陆战队,是驰援台北市中心斩首战的核心部队。(台湾国防部提供)

一旦松山机场失守,解放军同时取得北台湾上空局部空优,后续解放军运输机将源源不断飞来,于机场建立指挥中心。而由运输机上卸下的轻装伞兵特种部队,搭配中型火力,可不选择进攻距离较远的台北市总统府博爱特区,转而攻下离松山机场较近的国防部及衡山指挥所。由于守卫国防部以及衡指所的宪兵部队人数少且未配备重装武力,可能很快被解放军攻下。

此外,位于台北市公馆蟾蜍山的雷达站(台空军空中联战中心JAOC),也是解放军“斩首作战”重要节点,易攻且地位关键。一旦拿下衡指所和蟾蜍山,以松山机场为基地,则可破“万钧计划”原始构想,使台湾元首与副元首,必须进入“复安计划”阶段。

国安局特勤中心武装随扈并未搭配重武装火力,仅有轻兵器,难以应付解放军重武装之特种部队袭击。(多维新闻)

而在“万钧计划”中,预计实施快速打击部署的陆战队66旅,将因为辎重装备不具高机动性,从北投、林口等基地循公路转进,没有直升机等装备的陆战队,将因战时混乱状态而被迫于交通阻塞中无法动弹。

此时能够卫戍元首的部队,仅剩下国安局特勤中心护卫、宪兵202指挥部的武装宪兵快速反应连,搭配30mm链炮的云豹甲车和随机配发的红隼反装甲火箭。

松山机场为斩首战之重要节点,但是因为军民混用而防卫武力极为薄弱。(陈宗逸/多维新闻)

此外,负责台北地区反恐任务的警政署维安特勤队、宪兵夜鹰特勤队和部署于桃园市沿海基地的海巡署特勤队,将会被紧急召唤至元首车队进行安全维护工作,无法再有多出的兵力来进行反斩首作战。

由于台北市博爱特区并无直升机起降场,故无法使用直升机将元首或副元首,透过空运运至秘密地点。而在松山机场被夺占的情况下,空军的专机中队将丧失功能,而元首万钧车队,也将陷于交通堵塞中无法动弹,使得“万钧计划”和“复安计划”中所有撤退转进构想,成为噩梦一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