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会6月13日通过信任投票,通过由中间派拥有未来党(Yesh Atid)领袖拉皮德(Yair Lapid)组成、涵盖左中右共8个党团的联合政府信任投票。管治以色列12年的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正式下台。

这会是以色列的一个重要时刻:以色列两年以来举行4次大选,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右翼利库德集团虽屡次获胜,但都因组成联合政府失败或其他原因,需要重新举行大选。但一个由中间派领导的拥有未来党,却成功撮合来自中左右翼,连同阿拉伯政党一共8个党团,组成新政府。

6月12日,内塔尼亚胡的反对者正在内塔尼亚胡的海报上涂鸦。(Reuters)

但与其说是拉皮德结束内塔尼亚胡的管治,应该说是内塔尼亚胡自己葬送了自己的总理位置。

根据新政府的协议,首个担任总理的,将是统一右翼党的代表贝内特(Naftali Bennett),约两年后再由拉皮德接任。贝内特实际是一个立场比内塔尼亚胡更右的人,他过去也曾经一度是内塔尼亚胡的坚实支持者,但现时却选择了离弃。

而事实上,除了统一右翼党外,新政府内的其他政党领袖,不论是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的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还是蓝白党的甘茨(Benny Gantz),都一度是内塔尼亚胡的内阁成员或亲信。在国会投票前的数天,内塔尼亚胡四出促请各党阻止新政府成立,亲身致电旧友,但都不获理会。

这是因为,内塔尼亚胡在政治上背叛盟友太多次。

从2012年说起的利库德-家园党联盟

要说明内塔尼亚胡如何打破承诺,可以从2012年说起。2012年10月,利库德集团宣布与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组成联盟。家园党领袖利伯曼曾是利库德集团的成员,他希望借着这机会让家园党与利库德集团合并,成为执政党,两党在2013年合作赢得大选。

但在往后的一年,内塔尼亚胡阻止家园党与利库德集团的合并,让利伯曼失望离开。

图为2018年11月,利伯曼宣布辞任国防部长。(Getty)

尽管内塔尼亚胡在2016年成功说服利伯曼,让家园党再次加入联盟,内塔尼亚胡给予利伯曼国防部长的职位。但很快内塔尼亚胡就架空了他的权力,无视国防部长直接与军方沟通,大感受辱的利伯曼在2018年辞职。

在这里要说明的,不是利伯曼的苦况,而是引发过去两年以色列不停重复大选,政局陷于混乱的主因。在2019年4月以色列举行大选,利库德集团再度胜出,内塔尼亚胡重施故技希望拉拢利伯曼加入政府联盟。在长达7个星期的谈判中,利伯曼让内塔尼亚胡相信他会选择加入他的联盟。直到5月30日,即内塔尼亚胡总统授权的最后一天,利伯曼突然改变主意,让新政府无法组成,为以色列两年政局混乱拉开了序幕。

拆散利库德-蓝白党联盟

还有一个近期的例子,是2020年的3月,以色列举行第三次大选之后。内塔利亚胡在大选后,成功与蓝白党领袖、前国防部长甘茨(Benny Gantz)达成协议,组成联合政府。

根据协议,两党将会分享权力,继续由内塔利亚胡担任总理,甘茨则担任副总理。而协议亦表示内塔利亚胡会与甘茨互换位置,内塔利亚胡会担任总理至2021年10月,之后让甘茨接手。内塔利亚胡为表“诚意”,甚至把有关的定写成条款,记载在相等于以色列宪法的基本法(Basic Laws)中。

图为2020年3月,蓝白党领袖甘茨在记者会上发言。(Getty)

可是在2020年12月,内塔利亚胡却因拒绝通过2021年的预算案,迫使联合政府解散重新大选。外间分析认为,内塔利亚胡是因不希望交出权力,所以拖延国会审批预算案,故意让联盟政府解散。

这些举措都让内塔利亚胡把自己的盟友推向敌人。在与蓝白党的政府解散后,以色列在3月再次举行大选。内塔利亚胡原想着可以藉对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有功,得到国民支持赢出大选。结果尽管利库德集团继续胜出,但依然无法筹组政府。

反对的是内塔利亚胡的为人本身

违背竞选承诺不一定被视为是不诚实的表现,因为新政府往往各种原因,无法兑现所有竞选承诺。在更多的时候,一个政府能兑现部分承诺满足要求,已得到了选民的支持。

然而,内塔利亚胡所背叛的,不是选民而是盟友及伙伴的承诺,包括写在书面协议上的,甚至在基本法上的。如此的失信让内塔利亚胡失去政治上的信任和支持,他所作出的承诺都无法让人信服。而实际今天新组成的政府联盟中,3个右翼党团理念均与内塔利亚胡的相去不远,他们反对的不是他的政治理念,而是内塔利亚胡的为人本身。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