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争议极高的疫苗厂高端疫苗6月10日完成临床二期实验的解盲,在民进党政府已订下7月大限的情况下,高端疫苗总算是不负使命完成重责大任,在解盲的记者会上交出了让民进党政府满意至极的实验数据,也让高端疫苗的股价有了可以继续暴力爬升的动力。高端疫苗在会中表示,将以此数据向台湾食药署申请紧急授权许可(EUA),并且也将继续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EMA)及其他国际药证主管机关申请临床三期实验,以取得疫苗常规药证及国际认证。

民进党政府引进疫苗速度牛步,被质疑是在给台湾本土药厂“护航”。图为蔡英文访视台厂高端疫苗。(台湾总统府提供)

新药开发的临床二期实验会检视两项数据:安全性及免疫生成性,安全性意味着不可对受试者产生危害生命安全的情况,免疫生成性则是指受试者在接受接种后,能产生多少浓度的抗体。从该记者会公布的结果来看,此次的实验至少证明了高端疫苗的安全性是可以的,打不死人;而在免疫生成性部分,不区分年龄组情况下,疫苗组在施打第二剂后28天的血清阳转率(seroconversion rate)达99.8%,中和抗体之几何平均效价(GMT titer,下称抗体浓度)为662,GMT倍率比值为163倍增加,从数据上来看可称得上是效果喜人。

这样的解盲结果,蔡英文政府满意,民进党支持者开始欢呼,高端疫苗的股价也在6月11日以涨停开盘到收盘,此前不枉费民进党政府如此花费心思大打“认知战”,现在终于苦尽甘来,可以享受阶段性胜利了。果真如此吗?

尚未进行三期实验 缺乏最关键“保护力”数据

在此次进行解盲前,台大医院临床试验中心主任陈建炜便已指出,这次的解盲仅只是临床二期的“期中报告”,并非就此告一个段落,换言之,即便此次在安全性和免疫生成性这两项数据缴交了漂亮的成绩单,这些数据也并不是最终的结果,仍要再进行持续追踪。

而在此次解盲前,台湾食药署也在解盲当日上午为高端疫苗“量身打造”其过关标准,公布了抗体浓度不得劣于AZ疫苗的标准。此前蔡英文政府向其侧翼广发文宣,并且也由其侧翼向媒体散布信息,称高端疫苗的技术源自于美国国家卫生院授权的技术,与莫德纳(Moderna)系出同门,甚至还说是为防中共打压,“美国偷偷送给台湾的”,先不论使用蛋白质次单位技术的高端疫苗,与使用mRna技术的莫德纳到底是怎么个“同门”法,台湾食药署在让高端疫苗进行解盲前,大概是没这个心脏用“莫德纳级”的标准来要求高端疫苗。

而尚未进行临床三期的高端疫苗,自然也不会有“保护力”这一数据,保护力指的是接种后能够减少感染罹病的概率,也是疫苗最为重要的指标,用比较白话的方式来看“免疫生成性”和“保护力”的区别的话,前者是能够“产生多少数量的抗体”,后者是看“产生的抗体有多能打”,而目前并没有任何的数据显示高端疫苗产生的抗体有多能打。

再从免疫生成性的数据来看,高端疫苗的抗体浓度为662,辉瑞(Pfizer)的BNT疫苗的该数值为157、娇生(John & Johnson)为214、AZ疫苗为136,跟高端疫苗“系出同门”的莫德纳为800,而跟高端疫苗同采蛋白质次单位技术的诺瓦瓦克斯(Novavax)则高达3,900。目前公认保护力最佳的BNT疫苗(95%)的该项数值仅有157,仅高于AZ疫苗,显见保护力的强弱与抗体浓度并没有必然性的关系。莫德纳的保护力稍逊BNT(94%),而其抗体浓度也有达到800,作为“系出同门”师弟的高端疫苗显然逊色于莫德纳了,而再跟采用相同技术的诺瓦瓦克斯相比那更是不值一提了,看来台湾食药署采用AZ疫苗的标准来要求还颇有先见之明。

至于未来高端疫苗会否进行临床三期实验,高端疫苗的总经理陈灿坚或许已经在记者会给出答案了:“国外三期人体实验有很多困难,除了施打安慰剂有医学伦理问题外,1人国外受验者要花1万美元,3万人就是3亿美元,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负担”,看起来真只能响应独派学者蔡丁贵的号召,由台湾2,300万人捐献手臂进行史诗级规模的临床三期实验了。

形同丧权辱国的采购合约

解盲当日恰逢台湾立法院财政委员会审查台湾行政院的“纾困4.0”预算,国民党籍立委赖士葆与民进党籍立委高嘉瑜皆有询问台湾卫福部长陈时中,台产疫苗一剂采购价格是多少?赖士葆表示经他计算,AZ疫苗的一剂约为新台币250元,莫德纳为新台币300元,陈时中仅表示“比新台币750元略高一些”,不过随后又改口“因高端疫苗为上市公司,不宜透露”。

既然口风已漏,自然就不会没有人去找寻资料,当晚,高雄市的国民党籍议员李雅静,以及台湾社群平台PTT的网民,揭露了一份疑似台湾卫福部与高端疫苗、联亚生技签订的合同书内页,可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死人。根据李雅静在其脸书(Facebook)批露的内容来看,台湾卫福部是在5月28日分别斥资新台币40.3亿和37.5亿元,向高端疫苗及联亚生技购买各500万剂疫苗,而文件内容显示,联亚生技是一剂新台币750元,与陈时中透露的价位差不多,但高端疫苗竟要价高达新台币881元。

对比伯恩斯坦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研究报告的发现,美国采购辉瑞(Pfizer)BNT疫苗价格为每剂19.5美元(约新台币540元)、阿斯利康(AstraZeneca)AZ疫苗每剂4美元(约新台币111元)、莫德纳每剂15美元(约新台币416元),高端疫苗每剂的价格可以打7剂AZ疫苗,这着实令台湾网民坐不住脚了,更遑论AZ疫苗再怎么副作用频传,好歹是完成品,高端疫苗连临床二期都还没通过。

尤有甚者,该采购合同还有加注“厂商证明其以尽商业上最大努力而仍无法履约者,机关同意不对厂商追偿已支付之合同价金”,等于是变相的告诉厂商“作烂了也无所谓”,摆明就是不设置课责机制了,可谓是明目张胆的图利厂商,完全与蔡英文试图奉行“新右派”的结果导向背道而驰,长此以往也将形成“生技帮”把控政府机构,打着发展生技产业的名义掏空政府机构的状况,放任下去明显将削弱企业寻正道发展的动力,将使台湾的经济慢慢的成为一潭死水。

高端疫苗的解盲结果交出了让台湾政府满意的数据。图为台湾副总统赖清德参访高端疫苗公司。(台湾总统府提供)

新药研发确实是需要长期大量投入的产业,因而产生出来的新药必须要有适当的价格,让厂商能够产生利润,但是台湾的经济体量就是浅碟一盘,有限的市场、资本及人力应当设法扬长避短优化配置,与国际经济整合才符合台湾“作为小型开放经济体”的定位,在疫苗生产这档事上强行制作高成本、高价位、小市场的产品,显然并非合适的选项。

保命要紧 疫苗乱象丛生

蔡英文政府为给台产疫苗挪腾市场空间,刻意刁难地方政府及民间引进国外疫苗,为了腾出产线生产台产疫苗,也拒绝了给AZ疫苗代工的机会,担心“代工3亿剂数量太多用不完”,刷新了代工产业的定义。

民进党重注押宝台产高端疫苗,郭台铭欲捐赠BNT疫苗迟迟未有下文,加上苏贞昌接受立委高虹安质询时表现欠佳,使民进党整体的防疫表现颇令台湾人不满。(杨腾凯/多维新闻)

而这一结果就是,在台产疫苗取得EUA并进行大规模投产之前,台湾将会处于没有疫苗可用的状态,这也导致了“出国打疫苗”的生意空前盛行,使用特权例抢打疫苗的事件也所在多有,如台北市的好心肝诊所事件,或者高雄市的警察直接强抢疫苗。甚至近来不少医界人士推荐施打13价肺炎链球菌疫苗垫档,减少肺炎并发症发生机会,令抢打该疫苗的风气盛行起来,陷入缺货。

对于人民百姓来说,所在乎的就是生存下去,“生存权”是台湾宪法赋予人民的基本权利,而在疫情横肆的当下,“打得到疫苗”就是对生存权最佳的保障。民进党政府一手让厂商牟利,又一边指着人民的鼻子“轮到你再打”,完全无视当下疫苗“患寡”的源头就是自身,可谓吃人不吐骨头的极致,还好意思打着“民主”的招牌指责中国大陆践踏人权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