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中共十九大前夕,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头版曾高调盛赞贵州:“弯道取直,迎头赶上。多彩贵州,正在路上。”也许是获得幸运之神的眷顾,一个月之后的7月15日,主政贵州仅1年的陈敏尔,接替曾率团赴贵州“交流学习”,但涉贪腐落马的孙政才担任重庆市委书记。当年的中共十九大上,陈敏尔毫无意外地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仕途上“迎头赶上”。

在诸多政治观察家眼中,“60后”的陈敏尔绝对是中共十八大之后迅速闪耀的政治明星。在中共政治局中,陈敏尔是三名60后成员之一——另外两人为1962年出生的中办主任丁薛祥和1963年出生的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他们被视作中共“第六代接班人”梯队。与已经连续担任两届政治委员相比,陈敏尔政治履历似乎略显单薄,但以陈敏尔的上升势头,在中共二十大能否再次实现弯道超车,值得观察。

“黑马”陈敏尔的底色

谈到陈敏尔,人们习惯于将他的政治出身摆上台面。确实,这跟很多浙江出身的官员获得重用一样,是他崛起的重要推力。中共十八大后浙江官员的集体崛起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陈敏尔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陈敏尔宣传干事出身,拾阶而上担任过浙江绍兴县长、县委书记,在担任宁波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之后,出任中共浙江省委机关报——《浙江日报》社社长,一年后(2001年12月)出任浙江省委宣传部长,并2002年6月升任浙江省委常委,官至副部级,时年42岁。

这一年10月,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调任浙江省长,同年11月升任浙江省委书记,直至2017年3月调任上海市委书记,陈敏尔与习近平共事4年多时间。在任浙江宣传部长期间,陈敏尔主管习近平的专栏,专栏中的超过200篇文章被编纂成书,名曰《之江新语》,这被认为是习近平政治哲学的起源。据称,陈得到了习近平的信赖。

2007年年中,陈敏尔连任省委常委兼任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直至2012年跨省调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省长,跃升正部级,这一年陈敏尔52岁。他在浙江副省长位置上历练5年,这一时期,他并未走向前台。之后,陈敏尔的仕途进入快车道,2015年7月即出任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的政绩在中共党宣系统中出现的频率和比重也都有所增加。脱贫、教育、基建,被认为是陈敏尔治理贵州的三板斧,贵州经济发展迅速,陈敏尔执政能力也受到外界肯定。

2017年7月,重庆原市委书记孙政才落马后,陈敏尔赶赴重庆担任“一把手”,这足见中央对其的重视和信任,陈敏尔也籍此进入政治局,成为中共最高权力层25位成员之一。为“肃清薄熙来的思想遗毒和肃清孙政才的恶劣影响”,陈敏尔祭出“十破十立”的政治整风新政,最终成效获得的中共高层的肯定。2021年2月,中共中央巡视组对于重庆的评价称:“(重庆市委)坚决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熙来、王立军流毒”,“市委领导作用明显增强”,“全市政治生态持续向好”。

2019年4月,习近平赴重庆考察,“对重庆各项工作取得的成绩给予肯定”(点击大图浏览):

2020年,重庆GDP突破2.5万亿元、同比增长3.9%,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这是一份不错的成绩。近日,针对重庆和四川重点产业同质化发展并恶性竞争的隐忧,陈敏尔罕见公开表态,并提出解决方向。在5月27日重庆和四川召开的推动成渝经济圈建设第三次党政联席会议上,他提出,两地要聚焦汽车业、电子信息业等,构建错位发展、有序竞争的现代产业体系。这场由陈敏尔主持的会议,是川渝党政这一工作机制在去年3月新冠疫情暴发期间建立以来,首度举行的线下会议。由此可见,陈敏尔的执政视野并非仅仅限于山城重庆,还有更宏观的考虑。

陈敏尔仕途有无限可能

浙江、贵州、重庆三地,既有较发达的东部沿海省份,也有存在大量贫困人口的西部内陆省份,还在连续两任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落马政治风暴中心,基层拾级而上,有县长、(副)市长、省长、省委书记的履历,加上三地的历练,以及与习近平的共事经历,陈敏尔的仕途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具有无限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他被广泛视为中共第六代接班人选之一的原因。

中共二十大无疑将是陈敏尔仕途的另一个重要转折点。在稍早前,重庆市委秘书长、陈敏尔的“大秘”王赋(1962年出生),被任命为重庆常务副市长,这被认为是陈敏尔职务可能发生变化的信号。根据中共官场惯例,王赋不可能长时间同时兼任重庆市委秘书长和重庆副市长职务,而在中共政治体系中,通常在主官职务发生变动前,主官的“大秘”会有新的职务安排。

2019年4月15日,习近平(右二)在重庆考察调研。胡春华(左一)和陈敏尔(左二)随行。(新华社)

上述变化似乎意味着,陈敏尔的职务可能发生变动。若果真如此,其中最有可能的走向将是国务院系统。2021年3月11日,全国人大组织法修订,授权每两个月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调整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及军委委员人选,他们多包括至少1名常委、5名局委。目前,孙春兰“大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胡春华“大秘”、国务院副秘书长高雨(已调任国务院参事室主任)已相继卸任。

当然,这只是陈敏尔未来的可能走向之一。观察人士指出,无论最终以何种方式,经过地方历练的陈敏尔,在中共二十大进入中共政治中枢中南海是大概率事件。前述进入国务院是其中一个可能,在中共中央机关担任职务,比如回归老本行中宣系统,或者进入书记处主管党务,甚至直接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成为中共第六代领导人的领跑者也并非没有可能。有声音指出,不排除在下一次中全会进行调整的可能。

2021年5月28日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庆祝中共建党100周年的“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专栏,刊发陈敏尔的文章称,重庆“全面彻底干净肃清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熙来、王立军流毒”;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取得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在未来中共二十大人事换届中,陈敏尔再次实现弯道超车也绝不令人惊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