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中旬以来,中国大陆云南的亚洲象-“断鼻家族”象群离开位在西双版纳的保护区,一路向北,途经普洱市、玉溪市,并于6月6日走到云南省省会昆明市。截至6月10日当地时间晚上20时,断鼻家族仍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活动。地方政府除倡导、公告要求民众不要围观象群、听从监测员指挥,避免造成人员伤亡。

大象群睡的照片广传,不少网民认为非常可爱。(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

此次,象群的北征,森林消防总队同时出动无人机跟踪,确保象群稳定与安全,避免造成意外,牠们更受到国际媒体和许多网友的关注,一张象群睡倒在路边的照片。在社群媒体引发广大回响,显见大象受到大众的喜爱。

大象,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有着特殊意义,被视为吉祥与太平的象征。与大象有关的纪载,最早见于《吕氏春秋.古乐》:“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以师逐之,至于江南”,商人驯服了大象,以暴虐东夷,周公以部队驱逐,将象群赶到了江南。

偏爱以母子象为题的殷商青铜器

商人对于大象也是偏爱的,为此制作不少大象造型的青铜器。目前仅有一件青铜器其制作年代为商代中期(公元前15世纪中叶—前13世纪),是馆藏于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Musée national des arts asiatiques Guimet)的“大象尊”,其外形非常巨大,高64公分、长有96公分。全身以饕餮纹为饰,背上盖子已丢失,象鼻断裂。

考古发现制作于商代晚期(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的大象青铜器,则布满各种夸张造型的云雷纹、母子象造型的青铜器,还有各种大象造型的玉器。甲骨文中也早早发明了“象”字,显示先秦时期的中国,有很多区域曾是大象的生活范围。

神话中处处是象的傣族

不过说到对大象最为崇拜的民族,大概就是中国的傣族了,其先民百越族群很早就与象结缘。史家司马迁(公元前145-?)于《史记大宛列传》载:“昆明之属无君长……然闻其西可千余里有乘象国,名曰滇越”,有个善骑大象的国度,名为滇越。

除此之外神象在傣族神话中占有重要地位,在其创世神话《巴塔麻嘎捧尚罗》中,创世神造好天地后,又创造一只神象,用鼻子顶住天、四只脚镇住大地,从此天地才固定、稳定下来。但没有白天黑夜,也没有四季变换,创世神又创造一位象首人身的神来划分季节、区分白日与夜晚。

象在傣族神话、信仰中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百度百科)

而傣族的始祖神话也与象有关,相传有位傣族妇女在森林中误喝大象的尿液,怀孕生下一个女娃,被称为象姑娘。象姑娘长大后得知身世,在森林中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象父亲,后来象姑娘爱上一位青年,两人所生的后代都被视为神象后裔。因此傣族多把象视为神,以及本族的图腾。

傣族最崇拜白神象,其被视为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和平安宁的象征。据说只要白神象出现,就会消灾解难、谷物丰收,同时也是守护神。象图腾崇拜长期影响着傣族人的物质生产和精神生活,形成了傣族特有的象文化,主要体现在制作有象的壁画、雕塑、陶器与音乐舞蹈,还有服装布料上。

从先秦殷商与傣族,我们可以看到先民们与大象之间的关系。这次云南北迁象群吸引许多美国、日本网友关注,除了聚焦在大象北迁的奇幻冒险外,网友们还注意到地方政府各种安全引导大象的做法,并给予肯定、支持的态度。而正为疫情所苦的台湾,也有许多网友通过观看云南大象的相关影片,缓解疫情带来的压力,相关网络留言也罕有两岸政治讨论。大象或许真的如傣族人的白神象一般,有带来和平安宁的力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