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药疫苗最早受到审视是因为在后期试验数据方面缺乏透明。在严重依赖国药疫苗来为其人口接种的岛国塞舌尔也经历了病例激增后,这种疫苗面临着更多质疑,虽然大多数人没有产生严重症状。

“像科兴和国药这样的灭活疫苗在防止感染方面并不是很有效,但在防止重症方面非常有效,”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和生物统计学家高本恩(Ben Cowling)说。

“虽然蒙古看起来正在经历感染和病例的激增,我的预期是不会有大量病人住院,”他补充道。

而且,一些病毒变种的传播之快,已经在给相当一部分人口接种了有效疫苗的国家都引起了担忧:英国正在应对与Delta变种有关的病例增加,虽然该国过半成年人口已经完成接种,且大部分是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辉瑞疫苗。

蒙古的这一波感染仍然在该国引发了疑问:为什么政府依赖国药疫苗而不是被证明更有效的疫苗。此时正值蒙古人去投票站投票选举总统,这是该国修宪将总统任期限制在六年且不得连任以来的第一次选举。总理是政府首脑,且掌握行政权力。

一年前,蒙古还是自夸没有本土新冠病例的少数国家之一,但11月的一场暴发改变了这一点。接着发生了一场政治危机,人们认为政府处理疫情不当而抗议,并在1月份导致总理辞职。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