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在周日到周二的几天里,给全市几乎全部1870万人口做了病毒检测,其中一些人是第二次。政府还对居住着逾18万居民的小区进行了封锁,除医检外,几乎所有人都不许外出。

这轮疫情的最早感染病例似乎是在几个餐馆里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的。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张周斌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轮疫情中每个感染者传染的人数比中国以前任何一轮疫情中的都多。

上个月,广州居民排队接受检测。该市的检测站点一直在昼夜不停地运行。
上个月,广州居民排队接受检测。该市的检测站点一直在昼夜不停地运行。 Associated Press

“广州此次所面临的疫情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需要采取更坚决更果断的措施来应对,”张周斌说。

广州的病毒检测站点一直在日夜不停地运行。前来检测的人排着长队。居民们试图避开高峰,早早地起床,但发现仍要等很长时间。

这轮疫情的大部分感染病例发生在广州市的荔湾区。该区的长期居民曼迪·李(Mandy Li)说,她把闹钟设在了凌晨三点半,但仍等待了一小时。

“有的是一家三口,”她说。“有的是把小朋友都叫醒了,都一起过来排队,有的是推着婴儿车。其实我们都是很配合,很安静地排队,因为我们也知道有些志愿者甚至是一些医护人员,其实他们比我们更辛苦,他们都在那边,没有休息。”

自从新冠病毒首次出现以来,中国的应对措施已有所改进。最早的时候,北京曾对上亿人采取严格的限制行动措施。如今,行动限制的范围主要是社区,而不是全城或全省。中国已将疫苗接种作为应对策略的核心。

尽管如此,这个幅员辽阔、人口稠密的国家仍在使用许多教条做法:大规模地进行病毒检测,严格限制人员流动,对从其他国家入境的人进行严格检疫。

上月,空空荡荡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中国对国际旅客严加限制,对入境者进行长时间隔离。
上月,空空荡荡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中国对国际旅客严加限制,对入境者进行长时间隔离。 Tingshu Wang/Reuters

外国企业已担心,对国际旅行者的限制可能会打乱企业的计划。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本周发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四分之三的会员企业说,旅行限制给它们带来了不利影响,通常是因为妨碍了它们将关键的工程师或高管派往中国。

北京要求来自几十个国家的旅客在飞往中国之前,在雇主监督下进行两周隔离检疫。抵达中国后,旅客必须进行两周,有时是三周或更长时间的政府监督下的隔离,不管他们是否已完成了所有的疫苗接种。一次又一次的病毒检测可能会出现假阳性的结果,导致更多的检测,以及更多天或更多周的隔离。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