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政府嗅到了进攻机会,”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最近在参议院全体会议上讲话时警告。“他们认为,像我们这样的争吵不休的民主政府,在投资国家优先事项上,不可能像自上而下、中央集权和威权主义的政府那样团结起来。他们在为我们的失败加油,这样他们就能攫取引领全球经济的衣钵、拥有创新。”

舒默和这项法案的其他发起人避免了“产业政策”这个词,因为他们知道,该词会重新引发一场30年之久的辩论:是否由政府来挑选赢家和输家,或是否要支持某些行业而非其他行业。这场辩论可追溯到里根(Reagan)政府时期,当时,美国半导体和汽车行业面临的最大威胁似乎是日本,联邦政府开始了一些小规模的计划,包括为重振半导体行业制定的一项名为Sematech的计划。(联邦政府对Sematech的参与止于25年前。)

舒默在周五的采访中否认了美国在寻求支持工业领军企业的说法,就像中国所做的那样。“产业政策意味着我们要选择福特(Ford),给他们钱,”他说。

“这项法案意味着我们将对量子计算、人工智能或生物医学研究、或存储技术进行投入,然后由私营部门将知识转化,创造就业,”舒默说道,后又补充:“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做研究的主导领域,有工业增长潜力的领域;有巨大的就业增长。”

与20世纪80年代那场辩论的一个不同是,日本既是工业竞争对手,也是军事盟友。当然,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地缘政治对手,这就改变了辩论的性质。没有人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理由说,日本会将本国最大的企业作为监控工具或潜在的战争武器来使用,而这正是对中国的担心所在。

“就中国情况而言,商业和军事的区别削弱了,”特拉华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说,库恩斯与他人共同发起的几项法案已被纳入这项立法。中国的“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是国家权力的组成部分,与中央政府关系密切,这些公司快速崛起的资金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央政府提供的”。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