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施加了强硬的影响——该组织在3月份将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发生泄漏的可能性排除在外——使得中国政府在疫情首次出现时如何处理,以及此后是否压制其来源证据等问题变得更加尖锐。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此后表示,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没有得到足够的考虑。拜登总统上月下令美国情报机构“加倍努力”查明原因。

“我认为他们一定感受到了整个新冠病毒叙事变化所带来的压力。”布鲁塞尔的俄罗斯欧亚研究中心(Center for Russia Europe Asia Studies)主任特蕾莎·法伦(Theresa Fallon)在谈到中国领导人时说。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团成员于2月抵达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实地访问。
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团成员于2月抵达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实地访问。 Thomas Peter/Reuters

不过,中国并没有保证或承诺配合调查,而是对此进行猛烈抨击。习近平的学习会议两天后,外交部发言人要求美国开放自己的生物学实验室进行检查。

中国的行动也加剧了其他领域的紧张局势。就在习近平通过暂定的欧洲投资协议取得外交胜利的几个月后,该协议就崩溃了,拜登政府即将上任时曾反对该协议。

今年3月,欧盟与美国、加拿大和英国一道,对四名级别相对较低的中国官员和一个地方安全机构实施了旅行禁令和资产冻结,理由是他们在新疆的镇压行动中发挥了作用。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