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房屋供应严重短缺,根据房屋署在2021年5月11日公布的最新数字,截至今年3月底,公屋一般申请者平均轮候时间延长至5.8年,创22年新高。在基层住屋问题愈趋严重之际,港府却在自诩过渡房屋措施。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称已觅得1.4万个过渡性房屋单位的土地,与目标只有一步之遥;香港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表示,已与150间宾馆探讨将房间转为过渡性房屋的可行性,料可提供约1,500个房间。无可否认,过渡性房屋的确可以纾缓基层住屋压力,亦可改善他们的居住环境;然而,有关措施同样供不应求,拖延多年仍是杯水车薪,长期而言更加无法真正解决民困。北京已多番提醒当局必须正视房屋问题,近日更传驻港机构将于回归24周年纪念日前后,大规模家访劏房等基层市民,俨如“掌了港府一巴掌”。

公屋轮候时间高企,因港府缓慢处理房屋问题。(HK01)

公屋轮候时间再创新高

根据房屋署数字,截至2021年3月底,公屋一般申请者的平均轮候时间为5.8年,长者一人申请者的平均轮候时间则为3.6年,两者比起上季度分别延长0.1年及0.2年,创22年新高。房屋署解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房屋编配工作,如骏洋邨及晖明邨被用作隔离检疫中心,令公屋住户无法如期入伙。不过,有关说服似乎难以服众,反而令人质疑试图把本身的工作不力推卸给疫情。事实上,在疫情前的公屋轮候数字已一直高企,据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期间的编配数字,期间有五成以上家庭轮候超过6年方获编配。或许骏洋邨及晖明邨的延期入伙确实影响编配速度,但多年高企的轮候数字却是港府缓慢处理房屋问题的原故。

另外,房屋署指,今年3月底约有15.3万宗一般公屋申请,以及约10.05万宗非长者一人申请,合共有25.3万宗申请。值得一提的是,当局称在2021年第一季获编配的一般申请者“多达”4,000宗、长者方面则由600宗上升至700宗。不过,“多”这个字应该意指一个较大幅度的增量、或者在比例上占较大比重;然而,2021年第一季的一般申请者编配数字只占申请数字约2.6%而已,可见无论当局如何“吹嘘”编配工作的“丰功伟绩”,也无法为他们失败的房屋政策推卸责任。陈帆曾在立法会特别财委会提到,在2020至2021年度起计5年内的总建公屋量只有约10.14万个单位——这不但远远无法追上公屋申请数字,长远而言也大幅落后于《长远房屋策略》所订定的供应目标。若港府继续以心存侥幸的心态处理公屋问题,不去大刀阔斧地收回丁地、葵涌货柜码头等以建公屋之用,轮候数字只会继续攀升。

过渡性房屋为权宜之计

房屋问题水深火热,港府却放弃大举征地建屋之计,而着力于小修小补的过渡性房屋政策。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自2017年上任后,主推由社福机构主导的“过渡性房屋”政策,但截至2019年相关单位仍然不足1,000个,对近12万个环境欠佳的劏房住户而言可谓杯水车薪。林郑遂于当年提出,将在2020年至2023年间提供1万个过渡性房屋单位,后来又加码至1.5万个,但实际迟迟未见踪影。直到5月9日,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自豪地在网志声称,港府已觅得1.4万个过渡性房屋单位的土地,与目标只有“一步之遥”。

用了数年时间寻寻觅觅,终于距离目标只有“一步之遥”,却也无法掩盖港府缺乏长远的房屋规划视野、只求处理当刻问题的施政缺失。无可否认,过渡性房屋可在短期内改善基层的房屋问题,包括纾缓负担、提升质量,但也只能算是权宜之计,实非长远之策。

过渡性房屋的确可以为基层住户在获得较长期的房屋前提供短期居所,但一般而言,住户只可在过渡性房屋居住两至三年,惟不少家庭轮候公屋时间多于六年,若过渡性房屋只可让他们居住三年,之后他们很可能需要“过渡”回到环境恶劣的劏房居住。再者,过渡性房屋主要接受已轮候公屋三年或以上的申请者,但截至2020年初,香港已有9.19万个已轮候公屋超过三年的申请者,单凭新兴的1.5万个单位,如何满足迫切而庞大的需求?

港府归根究柢需收地建屋

不过,港府似乎未有洞悉过渡性房屋政策的不完善,反而更加积极想方设法增加供应,例如除了寻觅土地之外,还于2020年的《施政报告》当中提出将资助非政府组织租用酒店及宾馆单位作短期居所。陈帆在5月10日透露,因不少宾馆在疫情严峻下面临倒闭,当局正跟约150间宾馆探讨将房间转为过渡性房屋单位的可行性,料提供约1,500间房。

然而,港府自以为一举两得的方法,事实上对基层市民而言却毫不适切。《香港01》早已分析指出,一般宾馆双人房间有200平方呎,若每间房会被安排入住一个2.3家庭,人均居住面积只有约87平方呎,低于全港平均水平;如果安排入住者为一个4人家庭,该4人又应如何分配空间?他们可能连睡觉的空间也无法平均分配。另外,酒店、宾馆在疫情之下才可用作过渡性房屋,在疫情后这类处所将恢复营业,届时过渡性房屋单位数目将会大幅减少。

去年多个大地产商表明愿意捐借新界农地,期望港府尽快达到兴建过渡性房屋的目标,但外界普遍质疑商家动机是为先发制人,以减低港府未来干预他们发展农地的机会,因为当局绝对可以动用《收回土地条例》以收回闲置土地作公屋发展;不过,港府恐怕也不愿意与既得利益撕破嘴脸,只能欣然接受他们的“善举”。问题是,短期措施始终不能解决房屋问题,港府的目标也非“一步之遥”,而是远在天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