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在英美德三国的高调牵头之下,联合国新疆人权网络会议如期举行,包括大赦国际在内的七家国际人权团体与至少19国驻联合国代表列席会议。

耐人寻味的是,此前在“人权外交”上身先士卒的法国在本次“盛会”上表现得异常低调。相比之下,一贯在“普世价值”问题上颇为低调,而务实地专注于经贸等技术性议题的德国却在此番会议中出尽风头。

作为与英美联手发起批斗大会的“三大金刚”之一,德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休斯根(Christoph Heusgen)措辞严厉地指责中国在新疆大建“集中营”的做法是严重违背联合国人权宣言之举,并质问北京方面称“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为何至今不允许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进入?”。

与德国的“高调亢奋”相比,法国在此次会议中却显得颇为低调。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里维埃里(Nicolas de Rivière)只是对中国的治疆政策表示遗憾,并希望北京方面能够尽早批准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进入新疆实地考察。

此番“新疆盛会”法德角色互换的背后反映的是两国当前所面临的,迥然有别的内部政治环境。就德国来说,自默克尔换届进程启动以来,首席大党基民盟就持续遭到“绿色风暴”的冲击。

默克尔(Angela Merkel)接班人拉舍特的相对弱势,使得基民盟的支持率持续下滑——尤其是在4月20日,基民盟正式推出拉舍特为总理候选人之后,基民盟的民调支持率更是一路下挫直至被绿党反超。

根据5月初出炉的最新民调数据,基民盟已落后绿党7个百分点(28%-21%),首届绿党内阁大有呼之欲出之势。

在这种情形下,临近换届的默克尔当局不得不对绿党的政策主张进行大幅妥协:在“人权外交”上高调发声正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说默克尔当局面临国内的“绿色左翼风暴”而被迫在“新疆人权外交”上高调出击的话,面临“极右反弹”重大风险的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当局,则不得不在“人权外交”上转为低调。

自4月以来,马克龙当局接连两度遭“爱国军人”逼宫,起因皆与该国面临的,日益严峻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威胁有关。更为棘手的是,马克龙的头号政治劲敌,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Marine Le Pen)也趁势加入了上述逼宫大合唱之中。

这样的情形,一方面使得选举压力大增的马克龙当局无暇“外顾”,另一方面使得其在履行既定的“外交”职责时,对新疆人权这样的,与法国国内安全威胁的敏感点高度重合的议题时顾虑重重。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法德两国换届大选的日益临近以及两国各自所面临的,性质截然不同的内部挑战,两国在处理政治敏感的对华关系议题(比如新疆问题)上的角色互换状况将成为今后相当一段时期的常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