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来后飞行的第一个航班是一架几乎空无一人的空客320,当飞机开始加速起飞时,加德对飞机加速之快感到惊讶。同一个机型,他已经习惯于满载乘客的飞机,不曾意识到重量的差异可能对飞行产生的影响。

“这种速度让我惊讶了一两秒钟,我的心跳加快了,”加德说。“速度的升高、海拔的升高、在着陆及其他阶段需要控制的速度,这些与你平时习惯的完全不同,但是经过一两次飞行之后,你就习惯了。”

大流行期间飞行员面对的另一个新现实是:做好用经过长时间停放的飞机执行任务的准备。负责欧盟民航安全的欧盟航空安全局(European Union Aviation Safety Agency,简称EASA)已发布准则用于识别危险,例如飞机停刹制动器磨损或飞机发动机中的野生动物筑巢。

“航空公司必须考虑到,飞行员对重新投入使用的飞机执行必要的飞行前检查可能需要比平常更长的时间,”该机构执行董事帕特里克·凯(Patrick Ky)表示。“综合方法是关键。”

尽管面临挑战,许多飞行员对能够重返工作感到如释重负。

“起初,人们非常担心新冠病毒的风险,但是现在疫苗接种正在展开,每个被召回的人都非常高兴,”一家美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苏拉夫·巴苏·罗伊·乔杜里(Sourav Basu Roy Choudhury)说。由于未得到接受采访的授权,他拒绝透露航司的名称。

新闻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