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中旬,位于非洲正中央的中非共和国的内战暂告一段落,在2020年12月因躲避战乱而逃离的中国企业家、矿主开始陆续返回,但他们很快发现,此前由该国政府交予他们的采矿权竟被转交给了俄罗斯在非洲的雇佣兵团队“瓦格纳集团”。

在这一系列案件中,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发生在中非中部的恩达西马(Ndassima)金矿的抢夺风波。

恩达西马(Ndassima)金矿是多国企业竞争经营的场所,在中国企业接手之前,该地曾由加拿大Axmin公司运营,但加拿大公司在2019年被取消运营资格。该地交通方便,易攻难守。(谷歌地图截图)

中非本地知名网媒“乌鸦网”(corbeau news)在5月1日采访了一名中国商人,得知中方人员在中非政府军为首的联合部队收复矿区后,在4月下旬恢复了矿区生产。

不料,数日后有就有一支总兵力超过50辆军车的俄罗斯雇佣军编队控制了矿区。面对俄方全副武装的架势,中方企业主仍鼓起勇气与俄方指挥官交涉,方知采矿权竟遭易手。这一风波不仅成为俄罗斯进入非洲腹地的重要注脚,也成为非洲当前异常秩序的重要信号。

卢旺达军队从2019年开始选用中国操典展开阅兵等活动。该国从2018年开始也大举购入中国军火,由此展示了其“中械部队”的一面。(The East African网页截图)

自2020年12月中非新一轮总统大选开始,俄罗斯等国介入中非内战的风向就比较明显。相对于只派出空中支援的法国、有限“剿匪”的联合国维和部队,以及以“中械精锐部队”前往干预的卢旺达等国,俄罗斯在中非一直以“500人规模的军事顾问团”维持高调存在。

有资料显示,俄罗斯在叙利亚战争中闻名遐迩的“瓦格纳集团”从2017年开始接手中非的防务业务。《华盛顿邮报》披露称“瓦格纳集团”接手了该国图瓦德拉(Faustin-Archange Touadera)总统的私人安保业务。此后,俄方于2018年5月派员180人,开始训练中非国防军,同期还有三名俄罗斯记者深入恩达西马金矿附近,试图刺探俄军在当地部署时被射杀。

根据中非本地媒体介绍,俄罗斯在中非的部队除俄罗斯人之外,还有部分叙利亚人。俄方作战勇猛,对敌方人员采取非刑逼供,甚至使用“电锯斩首”等手段,部分中非政府军人员因此感到不适。图中报道指出,俄方曾以非刑逼供后焚尸等方式处置一名叛军头目。(“乌鸦网”,即corbeau news网页截图)

到2020年,随着中非前总统博齐泽(Francois Bozize)参选总统候选人不成,在大选开始前率领反对派联军,于12月中旬一举占领该国三分之二领土,俄罗斯在此后引发的新一轮内战中扮演了“定海神针”的角色。

2020年12月20日,中非政府宣布“俄罗斯和卢旺达两国已采取手段提供有效支援”。这背后除去卢旺达的一个中械机械化步兵营以及约1,300人“维和部队”外,就是俄军由数百人组成的,“携带重型武器”的干预部队。

虽然莫斯科方面仅称“派遣总兵力只有300人”,“是军事教导团”,但当地媒体就指出,俄方已经从位于南苏丹的基地派出了至少500人,包含直升机和装甲车辆的编队直插叛军后方。来自叙利亚的俄军以针对恐怖分子的作战方式,给中非各股叛军投下了恐怖的阴影。

从2014年开始,俄罗斯尝试使用雇佣兵来解决区域战事

很快,随着叛军对中非首都班吉的围攻在2021年1月13日被打破,中非政府军也在俄军、卢旺达军以及部分法军空中支援下势如破竹。问题也随之而来,随着中非新一轮内战在4月中旬暂告一段落,俄罗斯雇佣军就把军费账单递给了连任的图瓦德拉总统,俄方要求他支付平叛部队至少三个月,总价约1,270亿西非法郎(约合2.37亿美元)的军费。

对于刚刚上台的图瓦德拉当局来说,这笔相当于该国十分之一GDP(国内生产总值)的巨款是须臾掏不出来的。该国政府已退而求其次,把恩达西马金矿在内的六七处大型矿场的采矿权转交给了“瓦格纳集团”,以此抵债。

对分析人士来说,瓦格纳集团夺取中非矿业资源也许是情理之中的结果。中非境内矿藏资源丰富,矿产主要有钻石,其分布面积占全国的一半,年产量约40万克拉,还有黄金、铜、镍、锰、铬、锡、汞、石油等矿藏。俄方以武器、军事顾问和雇佣军等手段,终于取得了采矿的资格,但这种伤害中国投资者利益的行为终究是可虑的,俄方以派兵手段形成的非洲异常秩序,也成为包括中国在内各国投资者、冒险家需要注意的。

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