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布声明,呼吁让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与世卫大会。(Reuters)

第74届世界卫生大会(WHA)将于5月24日到6月1日以线上视讯方式进行,截至当地时间5月11日台湾仍未收到参与邀请函,2021年已是2016年蔡英文执掌台湾领导以来,台湾第五度未能以“观察员”身分参与WHA。

扣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5月10日例行记者会上,公开对外宣称“没有谁比我们更关心台湾同胞的健康福祉”,此类显然与台湾人主观认知到的现实不符外,确实也存在台湾在2021年仍旧没有绕开“一中”的大山,再度落入国际挺台“雷声大而雨点小”的回圈。两岸关系的进程只要仍停留在“冻土三尺”的境地,台湾的国际参与便会一再受阻,台湾陆委会主委邱太三所称的“春暖花开”便不会到来。

抵抗“一中”,肯定是蔡英文暨民进党政府用来收紧台湾内部支持的一块神主牌,让两岸从“可以握手”的关系,变成到台派最爱的“尴尬却又不失礼貌”的距离,最好是“政治归政治,经济归经济”,经济上赚饱人民币,政治上又能骂他两句,台湾内部还能因为政治上的口头攻讦,对民进党“宣称守护”的“台湾价值”更加爱戴。

图为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美国对于台湾参与世卫大会,仍停留在口头支持,并未实质提案挺台,台湾被认为只是拜登的“口头挚爱”。(AP)

然而,国际格局以及国际参与场域中的“权力结构”相当残酷,不论台湾愿不愿,“一中”犹如一堵高墙,挡在台湾国际参与的前头,只是“一中”后头接的是“政策”(policy)还是“原则”(principle),各国基于各自盘算有所不同。

台湾的“不能参与”,或许在台湾社会的眼里,是能被简化成“好人与坏人”的故事:“好人对大家有贡献,坏人阻挡好人贡献,大家一起谴责坏人,让好人可以贡献大家”。此处的“好人”指的就是台湾,“坏人”指的是“中国大陆”,“大家”指的是国际社会跟台湾常称的“理念相近国家”,中国大陆阻挡台湾参与,所以“中国大陆就是坏人”。

实际上,不管是不是如台湾这样具有“特殊处境”的情况,任何国际参与必然逃脱不了权力结构的影响,国家作为国际关系的行动者,行动者影响结构,结构也反过来限制行动者:除非有行动者愿意做出“结构允许”以外的事情,动手伙同其他行动者“改造结构”。

蔡英文在“民主联盟” 举办的第四届“哥本哈根民主高峰会”视讯演说,示警威权扩张侵蚀自由”,台湾与民主联盟及所有捍卫自由的人士始终会站在一起。(台湾总统府)

七大工业国集团(G7)日前在英国伦敦召开外长会议,会后发出声明,声明支持台湾参与WHA,对中国、俄罗斯等“区域霸权”措辞强硬。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同样发出挺台声明,表示没有任何正当理由持续将台湾排除在WHA之外,美国呼吁WHO秘书长像往年一样,在中国政府提出异议之前,邀请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参加WHA。

G7外长会议声明也好,布林肯声明也罢,这类外交措词式的口头声明虽然可能多少对结构造成一些“涟漪”,但往往更像是一种“口惠而实不至”的空头宣示。原因在于,国际关系权力结构的改变需要比口头声明强大数倍的行动,否则犹如狗吠火车。美国真想力挺台湾,昂首阔步的步入WHA殿堂,甚至是其他的国际参与,一者是打破“一中”,朝“两中”或是“一边一国”方向,力助台湾突破国际关系的权力结构桎梏;二者是退而求其次,单就台湾参与WHA案,实质推案并协调各国,尤其是英法德加日等美国盟邦,护送台湾进入WHA,之后的国际参与也能如法炮制。

只不过“剧情”演变至今,美国依旧停在“口头支持”,加上串连外部口头支持,替台湾击起战鼓而已,中国施加的压力丝毫未减。归根究底,还是权力结构使然,中美博弈之下,美国对中虽是狠话说尽,但基于现实考量,保有一定的斡旋空间才是美方真正对策,深怕美方实质提案后,中方如何解读乃至“超译”,酿成区域祸端骤起,才是美国不敢真正力挺台湾的根本原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