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主席江启臣5月5日在中常会前发表主席谈话,他表示,国民党主席选举不是“零和游戏”,国民党没有团结以外的道路。 (吴逸骅/多维新闻)

国民党主席选举办法日前由国民党文传会公布。国民党文传会表示,本次党主席暨党代表选举重要时程包含:5月7日公告;6月3日至4日领表;6月7日至8日登记;7月24日投开票、7月27日前公告当选名单。

当中,针对“费用”部分,有些新的规定,遂引发孙文学校总校长、同时业已表态角逐党主席的张亚中批评。此项新规定以及目前台面上被认为有意竞争主席的“热门人选”、现今动态,又带出何种政治意涵?

保证金新规定

国民党文传会说明,本次党主席选举作业细则规定领表时需缴交领表登记费新台币20万元;登记时需缴交作业费新台币300万元,同时需缴纳保证金新台币1,000万元。国民党文传会也公布国民党中常会决议,即“未缴交2020年度募款责任额之党公职人员,不具备主席选举候选人资格”(以下费用单位全为“新台币”)。

参选党主席部分,按照国民党文传会公布的费用计算,共计需要1,320万元。

张亚中针对保证金新规定痛批,国民党中常会通过新规定,增加财力的限制,登记费20万元,报名作业费从200万元提高为300万元,并先预缴1,000万元保证金,当做是“押金”,避免选上后赖帐。他轰,“以后的任何党员,不论多有才能,多想为党奉献,都没有用,只要筹不到1,320万元的报名费,就别想选国民党的主席。”

张亚中进一步炮轰,党主席的选举原本已经设立了多项高墙,例如在资格限制方面,必须要曾经担任中央委员或中评委的党员才能参选,无论是参与总统,或参选国民党总统候选人,皆没有这样的资格限制。参选主席为何比参选总统的限制还要更多?此项规定等于是筑起高墙,即使各行各业再优秀的党员,无论多了不起,也可排除在外。

张亚中随后公布“公开借款书”,宣示自身参选决心。

面对类同张亚中的指控,国民党组发会主委李哲华出面说明,1,000万保证金并非要拿出现金,只是书面承诺,过去是以切结的方式,但因应2020年底通过党公职募款责任额,未来党公职提名选举作业都会以类似保证金的制度,确保制度能落实,并非仅针对主席选举,包括党代表、中央委员与中常委选举,都是一样的标准,有意参选同志无须担心。作业费则是依据多退少补、使用者付费的原则,与过去都相同。

李哲华强调,任何党内同志愿意参选党职者都非常欢迎,基层党员最关心的是党公职人员能够不计较任何厉害、勇于承担,无私无我的奉献,这是基层最主要的期待。

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在保证金新规定出炉后,随即抨击根本是“断绝”有能力的党员为党付出的路。(吴逸骅/多维新闻)

朱立伦:没有特定参选时间

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5月6日下午出席公开活动,被问及他对于1,320万元的“参选门槛”,如何看待?朱立伦表示,“没有人会在意这个细节”,因为那是对国民党承担的决心,每一位都知道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不会在乎这些细节。

至于是否已准备好1,320万元,朱立伦仍称,没有人关心这个,大家关心的重点是怎么样汇集、团结国民党,过去他担任直辖市长时,就要负责200万元的募款责任额,这些在每一个政党都是很正常的,所以不会在这个细节做讨论。

朱立伦既已在保证金部分诚实表态,象征他不受“财力限制”,他个人的参选动态便备受关注。

是否会在五月底宣布参选党主席,朱立伦表示,不会设定时间。

朱立伦表示,大家在“合”,也就是分工,最近还是会彼此见面,大家再来讨论,大家放心,“我们绝对没有谁跟谁之战,也没有谁跟谁之斗,也没有谁跟谁之争,只有全党全面合(作),大家知道我在努力的目标。”

朱立伦又向媒体表示,“(前高雄市长)韩国瑜是国民党的重要资产”,也是合作的共同力量,大家要团结在一起才能重返执政。

不过,朱立伦5月6日针对台湾行政院的“中油第三天然气接收站外推方案”的言论被部分人解读成“肯定”,以及其后表示的“未来在野党要监督预算有效运用”,遭到通讯软体上的部分泛蓝群组炮轰,引得朱立伦办公室立即于当晚发出新闻稿,表示“特定人士炒作”。此部分是否在后续成为朱立伦“完美精算”防线的破口,有赖观察。

台湾政坛关心前新北市长朱立伦何时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右)5月6日受访表示,不会设定一个特定的时间宣布参选。 (中央社)

韩国瑜的“无语”

国民党文传会于5月5日下午公布国民党中常会决议,在5月6日当天,朱立伦、连胜文接连针对保证金新规定有所表态的时候,韩国瑜仍然未有表态。

连胜文说,只要这不是为了要刻意的增加进入的障碍,竞选的障碍的话,其实他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

至于韩国瑜,5月6日晚上8时,其官方脸书(facebook)贴出“韩先生来敲门”系列贴文跟影片,整个脸书仍未见表态迹象。反倒是在国民党圈内出现韩国瑜将可能宣布不选国民党主席的传闻。

综观韩国瑜动态,几乎全是周边的人代为表态,以及不具名人士的“放话”,韩国瑜本人未有正面回应,即便面对台湾媒体的询问也只是回以一句“谢谢”。

台湾政坛谣传韩国瑜因家人反对,将宣布不参加2021年党主席选举。曾任韩国瑜幕僚的前高雄市新闻局长王浅秋否认,强调没这件事情,韩也不会有任何宣布。

前国民党副主席连胜文5月7日出席公开活动,同样也被问到韩国瑜究竟选不选,他直言“不知道”,更无法评论不知道的事情,韩国瑜不管参选与否,相信都是对民众有号召力、对国民党有影响力的前辈,尊重韩的想法。

谣传甚多,无论众人如何辟谣,终不如韩国瑜出面破除他的无语,也才不愧中国广播公司董事长赵少康宣布弃选党主席后的一语明示:“韩国瑜在等我宣布”。

前高雄市长韩国瑜4月11日出席“中华民国陆官专修班校友会”成立,在会中领唱“勇士进行曲”,但整场活动都未受访。 (中央社)

江启臣的早早准备

对比朱立伦的“不语”、连胜文的“未语”、韩国瑜的“无语”,江启臣的表态相当早。

江启臣于2月便已表态,他愿以“无私造王者”身份,助国民党于2022年县市首长选举和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重返荣耀,未表现出“争大位”的念头,只愿当个国民党的造王者。在部分国民党支持者的眼里,或为开辟重振国民党的另条路径;不过也有可能让部分国民党内人士认为“企图跟魄力都不足”。

国民党长期习惯像是马英九这类人的“从天而降”,要争主席就要展现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魄力,要带领国民党打赢“最终战役”。江启臣这种“造王者”路径鲜少有之,届时要看“党员消费者”买单与否。此前堪比「造王者」的党主席唯有吴伯雄,但对照吴伯雄的“老骥伏枥”,以及彼时众望所归马英九的态势相当明朗,此刻中生代的江启臣要领衔“造王者”的角色,难与吴伯雄相提并论,后续要看谁能成为那个“被造的王”。

赵少康专题演讲结束后,江启臣致赠“中华民国”衣服。江启臣宣示自己将成为“造王者”,对比过去吴伯雄有马英九这个王可以造,江启臣后续又将成就哪个人? (吴逸骅/多维新闻)

分析:一场选举决定兴衰  北京睁眼看着

事实上,北京方面必然看着、观察着整场国民党主席选举。

政治分析不光以“公开言论”为分析基底,行为者过程中展现出的态度、折冲、决策过程及决策本身等,都是分析的重点目标。就北京立场,北京也在观察党主席选举后,对外代表国民党、对内主持蓝营大局的这个人,是不是北京可信的对象。判断可信与否,就在选举过程。

人际交往,判断一个人可信与否,是源自于这个人讲话是清晰的,还是模糊的;是经常闪闪躲躲,还是时常正面回应。政治领域同理。

这场2021年7月举行的国民党主席选举将有可能影响北京之后对国民党的态度,至少目前来讲,北京还是将国民党当成缓和两岸冲突的煞车皮。当北京放弃国民党的时候,届时表现的态度将截然不同。

另一方面,国民党主席选举也将决定国民党在2022年县市首长选举以及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的兴衰成败。

主席选后,即将迎来的是各县市的民意代表及县市首长布局,这位党主席不见得要全台跑透透,每个县市都去安排布选桩,但一定要能坐镇党中央,对外代表国民党的最高指导、取信台湾社会,对内制度化、树立中央权威。

国际大格局而言,这位党主席也必须能稳定北京,取信美国、日本,陆、美、日看的便是党主席的两岸论述。目前只有江启臣提出“九二共识+”,韩国瑜、朱立伦、连胜文未见具体且系统性的两岸论述。

对美关系方面,国民党和美方关系若从“形式上”来看,最好的是朱立伦,其次是江启臣,韩国瑜与美国没有任何渊源。不过江身边的智囊不乏“美国通”,如国民党副秘书长黄奎博、智库国安组召集人、前立委林郁方等,江启臣之前公开说过,“如果连任,可能会设置国民党的驻美联络或办公室”,加强与美方的沟通力道。所以,对美关系,朱跟江几乎可以说是平分秋色。

故,一场国民党主席选举,决定国民党的兴衰,北京此刻也睁眼看着,美、日则作壁上观。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