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4日爱奇艺选秀节目《青春有你》第三季因浪费牛奶的打投乱象、以及参赛选手余景天父母的公司涉黄涉毒等问题,倏然遭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勒令停止录制。消息一出,顿时再度引起大众对于娱乐圈乱象的批评,以及官媒《新华社》一连三天撰文痛斥“以浪费和挥霍为代价的吸睛牟利,是对劳动的不尊重、对法律的亵渎和蔑视,其最终结果是误导、侵蚀了青年人的追求和三观”、“选秀链条的畸变传递,让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及其家长无所适从”。

爱奇艺选秀节目《青春有你》第三季因粉丝浪费打投乱象,遭官方喊停。(Twitter@iQIYI)

《新华社》还批判偶像的沉默无疑替这股歪风助了一把火,因而呼吁道“我们不能接受疯狂的选秀与偏激的‘饭圈’文化,将‘偶像’二字污名化”、“这些倒奶投票的‘偶像’们,不要躲在粉丝和数据的虚假繁荣之后,是时候站出来了”。不过官媒这份义正严词的声明,恐怕没有触及到娱乐圈乱象的本质正是资本主义逐利的特性,也合理化了“偶像”的存在,却忽略了“偶像”正是这结构中最受疯狂瞩目的商品、同时又是因占有“偶像”光环得以赚得盆满钵满的资本家,因此光只是叫停一档节目、向流量明星喊话训诫,岂可能撼动整个娱乐圈的失控乱象?

娱乐圈本身正是靠着包装与营销艺人而存在的行业,故通过艺人的演出、代言、话题等刺激流量,进而刺激粉丝数目激增与购买周边商品以达成逐利目的,这是娱乐圈最根本性的特征,亦符合资本主义追求无限增长的本性。故一旦没有认清这种先天性的资本无序扩张现象,那么任何针对娱乐圈的检讨与整改,都只能是治标不治本的虚晃一场,不可能有任何实质效果。

虽然昔日中国老牌艺人们谨慎依循“德艺双馨”的价值观,使观众们喜爱艺人的原因在于其精湛的演出和敬业的精神,但这与娱乐圈本身存在的目的性并不符合。因此随着市场经济的勃发,以及新传媒技术与工具的发达,最能快速制造话题与流量的“偶像”,成为中国娱乐圈里最红红火火的套利对象。故担任中国政协委员的资深演员宋丹丹,于2017年两会期间担忧地说道“现在许多小孩一夜之间就成为明星,有的是因为长得帅可不会演戏,有的是会演一点但还不够成熟。他们这么小就成为了所谓的‘成功人士’,动辄就有几千万粉丝,其实他们有许多事情不懂,我们该如何引领他们?”

资深演员宋丹丹(右)于2017年两会期间,表达了对小鲜肉现象的担忧。(视觉中国)

然而宋丹丹的忧心没法阻拦娱乐圈资本野蛮生长的欲望,因为这是市场经济的弊病、是娱乐圈存在的前提,一旦彻底斩断这利益链,恐怕会有数不尽的官员与产业哭天喊地。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于2021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止中国已有9.4亿网民,民间娱乐产业研究机构“艺恩数据”则估算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总规模超过1,300亿人民币,这庞大的产值岂可能被资本家与欲求政绩亮眼的官员放过?因此娱乐圈资本失控的势头,很难光凭几纸政令就登时悬崖勒马。

正因娱乐圈产值的诱惑太过叫人垂涎,因此对表演技艺的要求门坎降低了、不问身上是否背负官司或刑责,但凡能制造话题吸引大众眼球,或是干脆利用遭批评当作宣传继续牟利,只要能聚集目光就是种胜利,立刻就能成为一部复利型印钞机。

在这种歪风下,人们可以看见《生化危机战》人们可以看见《生化危机战》这种上演女特务和日本人争抢洋男人、又有死人复活等荒唐剧情的抗日烂片;赵薇与支持台独的演员戴立忍合作电影《没有别的爱》又非法炒股,纵使面临舆论的批判,却仍能船过水无痕地继续拍摄影视剧,甚至还接下国务院扶贫办拍摄纪录片《星光》总导演的任务;姚晨于2014年昆明火车站受恐怖袭击后,竟发文称“恶之花绽放的土地”暗讽国家,结果至今仍大行其道;还有支持太阳花运动的蔡康永、支持港独甚至替“占中”宣传的邱晨能参加《奇葩说》节目;暗示可以“恨国”又在武汉市疫情严峻时咒骂“热门话题里的武汉你好吗是个什么JB话题?矫情,虚伪,弱智,伪善,廉价,操!”的丁太升,频频亮相各音乐节目担任评审,赚进了大笔真金白银与人气。

尽管上述部分人在真面目曝光后遭抵制,但其本身、制作方、投资方、出品方早已获得足够的流量和商机,官方监管单位更没为此负责过,毕竟利字当道,谁愿意同钱过不去呢?再说,官方自身也时常拜倒在偶像流量的威力下。譬如2019年杨紫与李现主演的《亲爱的,热爱的》爆发问题地图事件,各界质疑持台独立场的导演瞿友宁涉有重嫌,《人民政协报》也严词要求惩处涉事单位,结果曾爬梳过瞿友宁台独立场的《环球时报》竟自相矛盾地替瞿喊冤,《人民日报》官微更是迅速转推杨紫支持消防员的视频变相传达支持,最后该事件仅以出品方上海剧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遭罚人民币10万元草草落幕。讽刺的是,反倒是迪丽热巴的粉丝不停提点杨紫与台独导演合作的过往,粉丝经济的奉献者竟在此时比官方还记得维护国家立场,实在不能不说是十分荒谬的现象。

央视春晚的戏曲类节目时间并不长,此为2021年央视牛年春晚戏曲类节目“盛世百花园”中的京剧《定军山》选段表演。(央视网)

除此之外,为了吸引流量,官方在许多活动上也逐渐倾向寻找年轻的流量明星代言。最足堪代表的转变是,在荟萃戏曲、歌舞与语言类精品的央视春晚中,官方也逐渐舍弃了让艺术家们表演的机会,反倒将有限的时间让位给“小鲜肉”们。譬如2020年流量明星肖战登上春晚舞台表演《喜欢你喜欢我》小品,女主持人也被换成佟丽娅而非资深的朱迅;2021年牛年春晚邀请了无限少女、时代少年团、黄子韬等流量明星载歌载舞,却将多年来颇受观众好评的开心麻花团与民族舞蹈家杨丽萍给屏除于节目单之外,令舆论颇为失望。对比央视宁可死守猪年春晚不能出现猪标示以免触怒伊斯兰教徒的陋规,却在节目质量的底限上失守给流量经济,这种态度,又岂能让人对官方整改娱乐圈有何期待呢?

习近平曾告诫过“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中宣部副部长兼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聂辰席,也要求电视与网络作品该贯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但是作为资本主义缩影的娱乐圈,怎可能与自身的存在目的背道而驰?中国官方又几时严格依照自身信奉的社会主义理想铁腕铲除?因此中国娱乐圈的乱象恐怕还会持续层出不穷,除非官方由上到下通盘检讨,在改进治理体系的同时没忘了自身姓“社”不姓“资”,才有可能彻底割弃娱乐市场的利润诱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