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4月底出现喷井式爆发,更具传播力的变种病毒蔓延的风险与日俱增,全球难以置身事外。各国除了紧急向印度输出医用氧气、呼吸机等设备 ,更重要的是加大疫苗方面的援助。然而,西方生物医学强国在开放疫苗专利上都显得不情愿。

其中,在疫苗竞赛中“一战成名”的mRNA技术,既凸显了发达国家与其他国家的医学科技差距,mRNA也势必成为未来生物科研的一大竞技场。

印度疫情已沦灾难阶段,目前主要有两大救亡关键,其一是供氧、医疗物资等,协助当地崩溃的医疗系统;其二是抗疫方面的措施,包括封城及加快疫苗接种。在全球疫苗供不应求的前提下,开放新冠病毒治疗和疫苗技术专利,在过去一年在国际社会间争持不下。

作为医疗及医学科技领先者的西方国家,一向是坚拒开放专利,尤其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美国优先”卦帅之下,大药厂的研发及生产专利也牢牢掌握。近日,在参议员促请下,扬言带领美国重返国际舞台的拜登(Joe Biden)政府5月5日亦终表示考虑暂时豁免疫苗专利,但恐怕面对一众大药厂方面的强烈反对。

4月21日,拜登宣布美国已完成全国二亿剂的新冠疫苗接种量。(AP)

此前,美国制药业在华府的游说活动已升级,药厂在闭门会议中警白宫及主管贸易政策的官员,一旦放弃疫苗知识产权就可能会使中国及俄罗斯能利用信使核糖核酸(mRNA)之类的平台,在未来甚至用于研发其他疫苗、治疗癌症及心脏病等疾病的药物。

在新冠疫苗投入大规模接种之前,mRNA技术从来未在人体上实战应用。目前已获批准使用的几款mRNA疫苗,在对抗新冠病毒的有效率、安全性上效果令人惊艳。辉瑞/BioNTech及莫德纳(Moderna)疫苗的有效率分别为95.1%及94.1%。而且,mRNA不只针对变种病毒具专属性,在面对变种病毒时,技术上mRNA亦易于调整“指令”激发身体产生免疫反应。

美国疫情严重,美国生产的疫苗一直未有出口,留给当地使用。(AP)

两款主要疫苗致血栓 欧盟转攻mRNA

而下一款相信可投入的mRNA疫苗为德国CureVac,目前欧盟不少国家都质疑主要供应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及强生(J&J)疫苗怀疑引致血栓情况,使疫苗供应紧张,因此快将面世的CureVac备受期待。CureVac正处于第三期临床测试,公司现正跟欧洲药监当局检视进度,预备在未来数周公开疫苗最后一期临床测试结果。该公司预计欧盟会在六月初正式批准该款疫苗使用。

CureVac计划今年可生产3亿CVnCoV疫苗,而其中的2.25亿剂已由欧盟率先订购,并可能额外加购1.8亿剂。意大利《新闻报》(La Stampa)引述该国卫生部长报道,欧盟委会员倾向在今年底约满后不再跟阿斯利康和强生续约,欧盟将会转而主力买入mRNA疫苗。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与比利时首相德克罗等人,一同参观辉瑞位于比利时皮尔斯的厂房。(AP)

事实上,由去年10月开始,印度与南非已率领一众发展中国家,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中提出暂时豁免新冠疫情相关医疗产品的专利权。尽管建议获得近60个国家支持,但却遭美国、英国、加拿大、欧盟、瑞士等医疗科技先进国家反对。当中最核心的当然是疫苗所使用到的mRNA技术。

其中,BioNTech与莫德纳两款疫苗更是以破天荒速度制成,刻下人类疫苗历史的里程碑,使本来名不经传的mRNA瞬间成为最炙手可热的生物技术。mRNA在上世纪60年代首次被科研人员发现,被视为所有生命器官中调节基因功能的多功能分子,数十年来,基于mRNA的治疗方法投入研究,包括传染病毒、肿瘤免疫治疗、细胞基因工程等。

目前,全球有约150种基于mRNA的治疗药及疫苗处于研发阶段,当中超过七成半仍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已进入第三期临床测试阶段或已上巿的只有1%。在全球方面,mRNA三大巨头Moderna、BioNTech、CureVac在肿瘤免疫治疗上均有布局研发。基于这次Covid-19疫情,mRNA应对传染病的研究全速推进。相比起传统灭活或减毒疫苗,或者病毒载体疫苗,mRNA疫苗呈现出高安全性、高有效率等特性,而且研发周期较短短,生产成本亦偏低。

BioNTech在今次新冠疫苗上名利双收,未来在望获得更多投资进行研究。(AP)

中西的mRNA差距

相对上,中国率先研发成功并展开大规模接种的两种新冠疫苗——国药与科兴(Sinovac)都是技术含量较低的灭活疫苗,加上有效率介乎50%到70%左右,自然被看低一线。

不过,中国同样有生物科技企业掌握mRNA技术。除了沿用德国BioNTech技术合作生产复必泰疫苗的复星生物,云南沃森生物(Walvax)与苏州艾博生物合作研发的mRNA新冠疫苗ARCoV,其第二期临床测试已接近尾声,预计于5月展开海外第三期临床测试。作为首支国产mRNA疫苗,ARCoV成功与否是令人期待的,因为代表了中国生物科技及基因工程上的实力。

国产新冠灭活疫苗输出至世界各地,相信首支国产mRNA疫苗成功面世,更值得期待。(Reuters)

回看世上最主要的mRNA科研公司,最早是成立于2000年的德国CureVac,随后十年,主要是美国、德国、法国的mRNA公司陆续成立。在研发投入开支上,三巨头莫德纳、BioNTech、CureVac可谓远远抛离其他对手。而中国的主要在2013年以后才开始成立,包括美诺恒康(2013)、斯微生物(2016)、艾博生物(2019)、瑞吉生物(2019)、丽凡达生物(2019)等。

同时,自2017年起,全球有关mRNA的专利有明显的上升,而在2020年的mRNA专利申请方面,美国为全球第一,拥有1625项,中国则有1201项,可见中国虽然起步较慢,但在这方面的研发正急起直追,未来在这种对人类疾病带来革命性影响的生物技术上,中国有望与西方的传统强国相较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