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正在面临着新冠病毒疫情开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爆发,已成为一场全国性的公共卫生灾难,更恐波及印度以外地区。专家认为,新的病毒变种推使这波病例激增,随着全球每周的感染率达到了历史新高,某些国家恐怕面临与印度类似的命运。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世卫前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Keiji Fukuda)教授接受多维新闻访问,解读公共卫生专家如何看新变种的出现,我们又应该如何应对“变种突袭”。

多维:在病毒变种的预防上,各个国家和地区可采取哪些强力有效的措施,来降低(危险)变种出现的可能性?还是说我们只能在变种开始传播后,尽可能的加深对这些新变种的认识并采取应对措施?

福田敬二:这有几个重点,首先,新冠病毒的新变种将在未来无限期地出现,因为这是这组病毒的内在属性。这些变种病毒可能在其他国家出现,包括香港。重要的新变种病毒可以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出现。

针对每一个新的变种病毒或特定的“关切变种”(variant of concern)制定措施,从长远来看没太大意义。相反,我们需要制定政策和技术上的措施,以有效和可持续方式应对现在和未来的所有新冠病毒。这种方法是唯一可持续(抗疫)的方法。以下是对付任何新冠病毒所需的基本措施:

  • 一个良好的监测系统和快速的信息共享,以便我们看清新病毒与疾病动态。
  • 安全、有效的、以及定期更新的疫苗,以应对新的变异病毒——这对流感病毒已经是常规做法,对新冠病毒亦需如此。
  • 疫苗需要在所有国家广泛接种,以确保新冠病毒难以传播,并确保不仅是特权群体获得保护。在香港,较低的疫苗接种率意味着香港将继续处于新冠疫情的危险之中,提高接种率是最大的优先事项。
  • 我们将需要使用其他措施。例如,最重要的措施之一将是确保室内空间有良好的空气流动。在香港,新的空气交换标准已公布,要求像餐馆这样的企业在空气交换方面达到一定的标准。尽管一些企业反对这种措施,声称是成本的考量,但流通的空气将保护人们免受任何种类的新冠病毒的侵害,也是良好公共卫生做法的绝佳例子。

本质上,我们已知道很多需要做的事。除了上述步骤外,我们还需要企业和组织审视其工作场所,确保它们积极保障大众安全;如果出现新的爆发,人们需要戴口罩或保持社交距离作为短期措施。问题不在于做什么;更关键的问题是政府、私营部门和公众是否能够相互信任,并长期合作实施这些措施。

福田敬二为新冠疫情的香港政府抗疫专家组成员之一。(多维新闻/毛咏琪摄)

多维:有人认为新变种推动了印度近日的病例激增。如果这病毒传播到印度以外的地区,有人担心它会在亚洲及其他地区引起新一波的感染。流行病学能否为公共卫生部门提供一些方向,来确保这些变异不会在其他地方成为主要感染源?

福田敬二:世界正在努力寻找(在疫情期间)使旅行更容易的方法。以这一点为背景,几乎不可能在有限时间内阻止新变种病毒传播。反过来说,一个国家可以通过完全关闭其边境来确保新的变种病毒不会进入。这是可能的,但非常严苛,而且几乎不可能长期维持。

底线是我们很难控制病毒传播,更容易的是专注于保护自己。这最好是使用多重基本措施,如疫苗接种、检疫、边境措施、社交疏离、空气交换、戴口罩等等。从本质上讲,我们应该尽可能从被动应对(疫情)转变为主动出击。

印度的变种病毒在今年1月1日至4月4日期间迅速扩散,图中红色为新变种的比例。(网页截图)

多维:像源自英国的B.1.1.7变种病毒已经被发现可以突破疫苗的保护,也可以突破康复者的抗体。在疫苗药厂急于开发增强剂的同时,你是否担心新变种出现的速度,以及康复病人再度感染?我们(技术上)能追过病毒变种出现的速度吗?

福田敬二:除非我们能够开发出针对所有新冠病毒(Covid-19)的普遍保护性疫苗,否则我们将落后于大自然和新的变种(的出现)。我们现在无法跑在新变种之前。

多維:变种病毒的出现是否使改变了你对未来全球疫情的估计?

福田敬二:没有。新冠病毒就像所有大规模爆发一样,关键问题不是病毒的传播,这个病毒可能无限期地伴随着人类。关键是,世界需要多长时间来制定和实施必要的政策和措施,使各国恢复更正常的日常生活方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