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五一假期期间,中共政法委官方微博“中国长安网”发布了一则“点火”对照图,一边是中国长征五号火箭点火,另一边则是印度疫情失控后点火焚烧遗体。该图不只点燃互联网舆论场,官微随后删文道歉,同时还引来过去被认为同属“爱国”阵营的胡锡进与沈逸“驳火”。

中共政法委“中国长安网”发出中印点火图,尽管已删图道歉,但仍引起舆论热议。(微博@中国长安网)

复旦大学教授沈逸站在认同中国长安网的立场,批评对印度疫情态度过于“矫情”的“圣母婊”;而《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则认为,中国官方此时应高举人道主义大旗,表达对印度同情,将中国社会牢牢置于道义的高地上。两人的“驳火”在中国舆论场开启了另一个战场,甚至出现了爱国小粉红“出征”爱国胡锡进的奇特场景。

在胡锡进与沈逸交锋过程所引发的争议中,台湾媒体采取了一种“隔岸观火”的立场,以一种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态度,既批判中国大陆官方释出的“点火图”,也嘲讽胡沈的“论战”,认为都是中共“冷血”、“落井下石”的体现。

然而,如果去深入探究台湾“隔岸观火”的背后,可以发现这种“隔岸观火”其实是“选边站”之后的结果。当美国提出“印太战略”之后,台湾很自然地认为印度是自身坚实的“民主盟友”,更是携手美国共抗中国的“民主伙伴”。最为明显的例证,当属去(2020)年中印发生边境冲突后,台湾朝野不分蓝绿,基本上都倒向了印度这一方。

国民党推特曾以“印度万岁”为题,发文强调“台印友好”。(Twitter@中国国民党KMT)

在野的国民党方面,其官方推特(Twitter)在去年台湾双十节过后,发布了一则贴文,以“印度万岁”作为开头,引用了“德不孤、必有邻”来强调“印度人和台湾人是正港(闽南语“真正”之意)兄弟”,其弦外之音可谓是不言可喻。

而在执政的民进党方面,台外交部长吴钊燮直接上到最前线,于去年10月接受印媒《今日印度》专访,在25分钟的内容之中,主轴聚焦于希望跟印度重组新的全球供应链,更呼吁与印度一起对抗中国。不只于此,蔡英文也在其官方推特发文,感谢印度街头出现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声援”台湾的画面,她说台印携手就能“自豪地捍卫自由、人权等共同价值观,并且保卫民主的生活方式”。印度媒体也将蔡英文称之为“铁娘子”,蔡英文更在Instagram分享过去访问印度的照片,以印度梵文“Namaste”向印度网友“打招呼”。双方热切的互动,都体现了当时中印冲突与台海紧张态势下,台湾与印度之间的“惺惺相惜”。

蔡英文在推特释出过去访问印度时的照片,强调很想念在印度的时光,并向印度人民表达问候。(Twitter@蔡英文 Tsai Ing-wen)

今(2021)年在印度疫情大爆发前不久,4月上旬印度发生内部动乱,台湾外交部在第一时间发出新闻稿,力挺印度政府,表达台印“休戚与共”的情谊,并冀望加强“在自由、民主、人权的共享价值上与印度政府与人民深化合作”。印度疫情受到全球关注后,蔡英文先在推特发文称“台湾将与印度站在一起”,台方又在5月初运送了150台制氧机和500支氧气钢瓶等物资援助印度,外箱上特别印上“来自台湾的爱心”(Love from Taiwan)。

2020年台湾双十节过后,蔡英文在其推特上发文公开向印度民众致谢。(Twitter@蔡英文 Tsai Ing-wen)

英媒路透社关注到了台印之间的“热络”,对此评论道,印度虽与台湾没有正式外交关系,但双方都对北京反感,“台湾将印度视为志同道合的重要民主国家与盟友,双方也有密切文化与经济联系”。如同路透社的分析,无论是在中印冲突站到了印度这一方,还是疫情期间对印度的热情友好,台湾官方都有一个政治出发点,即与“民主印度”对抗“专制中国”。

回到胡锡进与沈逸的这场纷争,事实上应该在性质上做出区分。两人观点的对立,以及大陆网友的围观与参战,并没有左右中国官方的态度与决策。据中国驻印大使孙卫东的说法,今年4月以来,中国已向印度提供了5,000多台呼吸机、21,569台制氧机、超过2,148万个口罩和约3,800吨药品,意谓着中国官方并未因为此前的政治龃龉和民间的对立,就不对印度抗疫伸出援手。至于印度媒体和政治人物借机炒作反中,抑或是中国大陆网上以民族主义为主线的舆论纷扰,那便是另一个层次的问题了。

台湾方面放大中印之间的政治纠葛,也放大民间层次的舆情对立,本身就是一种把政治问题与抗疫问题混淆在一起的做法,目的当然是要为民进党政府的执政利益,以及“抗中保台”这把枪积累更多的弹药。如果台湾认为中国大陆有一些诉诸民族主义的论调不太妥适,那么更应该反躬自省,自己在印度疫情甚至全球防疫的大敌当前,是不是也在进行政治意识形态的选边站?毕竟,最终能击退疫情病毒的,应是人类的团结合作,而不是“民主”这个口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