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5月6日,印度已连续15天日新增新冠患者超30万人。5日,印方在154万人中又检出412,618名患者,其26.7%的感染率再创新高。对以新德里为中心的北印度大都市来说,尽管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设法为印度求得了一些“国际援助”,但物资短缺的现状仍是难以缓解的。

5月4日,印度最精锐反恐军警部队“黑猫突击队”(NSG)的一名上校级部队指挥官因新冠急症突发,连夜辗转三家医院不得救治,在缺氧五个小时后病亡。此案已成为新德里物资短缺的注脚,印度由此进入最危险的时刻,各界人士接种的新冠疫苗几乎成为生命的保障。接种疫苗数量最多的印度三军也成了一面检验安危的镜子。

5月5日,印度内政部为24小时前就医不成,因心肺停止死在新德里街头的贾(BK Jha)上校设龛致祭,贾上校4月19日感染新冠后被送往新德里周边的CRPF综合医院,医院的呼吸机均不敷使用,NSG虽为他调拨救护车,可新德里竟没有一张为他准备的ICU病床。(今日印度网页截图)

面对缺少救援的困境,新德里等地在向当局求援无果之际,向印度陆军等机构求援。从4月29日开始,印度陆军也在艾哈迈达巴德、浦那、博帕尔等疫情严重的城市增开了上千或数百个床位不等的临时医院。暂时缓解了当地医疗资源严重挤兑的危机。虽然新德里的陆军军医院在5月4日也陷于氧气不足的困境,但在印度国防部以及印度陆军西部司令部兜底之下,这一问题也暂时能得到缓解。

相对于印度民间在新冠疫情下的惨况,印度军警尤其是印度三军是该国在新冠疫情下最为稳固的群体之一。印度三军对于新冠的救治较之印度医疗系统也更有效率。根据印度国防部数据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印度陆军感染33,003人,病死81人;海军感染3,604人,病死2人;空军感染8,159人,病死36人。

当下,变异新冠病毒与疫苗的较量已不仅仅是印度各界人士的问题

此外,印度国防部和内政部指挥下的军警部队也是印度国内注射新冠疫苗密度最高的人群,其主要采用的是牛津-阿斯利康研发,印度生产的腺病毒疫苗。在总兵力约100万人的准军事部队中,已经有29万的中央后备警察部队(CRPF)、25万边境安全部队(BSF)和8.9万印藏边境警察完成了两针疫苗的接种工作。

到4月上旬时,印度三军也已有90%的人员接种了第一针疫苗,另有50%的人员完成了基本接种工作。这一比例远比马哈拉施特拉邦、北方邦等重点疫区的警察等一般公务人员的接种率要高:譬如在疫情严重的北方邦,当地近30万公职人员中,只有约10万人完成了疫苗接种。这种疫苗护体的现状也让印度军警成为印度国内目前最可依靠的势力。

不过,面对西孟加拉邦等地B1.617等变异病毒横行的局面,大范围接种新冠疫苗的印度军警还是感到了压力。也就在刚刚完成地方选举的西孟加拉邦,已有大约10万CRPF部队结束行动并撤回,其嗣后健康状况也成了观察阿斯利康等疫苗对抗变异病毒的重要指标。

为应对分数轮举行,总涉及人口约1.4亿的西孟加拉邦地方选举,CRPF部队从各地抽调了十余万兵力维持秩序,在西孟加拉邦已出现B.1.618三重变异病毒之际,印度军警无疑希望自身接种的疫苗能多少起点作用。(路透社)

自2021年1月开始大规模接种疫苗以来。大批参加军事行动、保护高官、维持选举秩序的CRPF等准军事部队开始对疫苗的保护效力心生疑窦。到4月中旬,CRPF内部已经有1,500人在各种行动中感染新冠。

虽然CRPF方面认为,自接种疫苗之后,患病人员的死亡率以及患病率已经大大下降,但随着印度南部、东部的各种变异病毒不断酝酿,印度国内外使用的mRNA疫苗是否还具备抵抗能力,已经成为包括外界在内最为关心的问题。

也就在5月上旬,一则来自新德里的消息终于点燃了外界的疑虑,当地媒体称,一名在美国注射了两针辉瑞公司mRNA疫苗的专家在4月9日感染新冠,并在出院后于28日逝世。虽然其病程、具体死因等细节仍待判研,死者生前的冠心病、糖尿病病史也不容忽视。但无论如何,这起风波已经让外界多少产生出一种“现有新冠疫苗对印度变种病毒无效”的担忧。

在印度南部的致死率上升15倍的N440K,以及印度东部的双倍变异B1.617、三倍变异B1.618等变异病毒大行其道之际,从新德里到全球各地也面临了下一场生死考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