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房屋问题一直是香港的深层次矛盾核心,而房屋及土地不足问题,亦衍生贫富悬殊、年轻人难以向上流动、人口老化及出生率下降等各种民生问题。为此,各界一直要求港府正视,并在房屋问题上加大力度解决困境。但让人忧虑的是,多年来香港房屋问题未能解决,如坠进无底深渊。

根据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发表2020年国际房价负担能力报告,香港连续11年蝉联全球最难负担的房地产市场榜首,楼价中位数对家庭入息中位数比率高达20.7倍,即相当于不吃不喝20.7年才能买得起一个住宅单位。而美国商业不动产服务公司世邦魏理仕发表的《2020年全球生活报告》,香港亦再度蝉联“全球最昂贵住宅市场”,反映香港面对极为严重的住屋问题。

不少港人未能置业,未能入住公屋,在房屋问题上,港府确实是责无旁贷。(HK01)

面对香港的房屋困境,中国主管港澳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多次强调要处理香港的房屋问题。早在2020年北京举行“两会”期间,韩正曾指希望香港恢复社会稳定后,集中精力解决香港的经济及社会深层次矛盾。

时隔一年,在2021年北京举行“两会”期间,韩正接见港区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后,强调政协需向港府提出切实有效的办法,解决包括房屋问题在内的各种深层次矛盾。这明显反映,北京对港府处理房屋问题的表现及香港房屋现况感到不满意。

香港房屋困境未见正面变化,楼价更接连上升。根据香港立法会秘书处在2021年3月发表的“自置居所对香港社会经济的影响”的研究报告,指香港楼价在15年内急升391%,升幅接近达4倍,但同期住户月入中位数只增加了78%,反映港人的收入远远追不上楼价。与此同时,根据房屋署的最新数字显示,香港公屋轮候时间再延长,房屋署曾承诺轮候者平均约3年可获首次编配单位,但现时平均轮候时间延长至5.7年。不少港人未能置业,未能入住公屋,需要负担高昂的租金或居住劏房,让贫富悬殊加剧,衍生各种社会问题。

在房屋问题上,港府确实是责无旁贷。在2020年11月发布的《施政报告》及2021年2月发布的《财政预算案》中,港府都未有针对房屋问题提出长期的愿景或短期的纾困措施,让各界实在对港府感到失望及不满。

港府多次强调,香港首要处理的是国家安全、选举制度问题及修例风波等。事实上,港府理应学懂两条腿走路,在处理政治问题的同时,亦要着手处理民生问题及深层次矛盾。事实上,自实施港版国安法后,已暂时堵塞香港的国家安全风险,港府实在是时候正视香港房屋困境。

近日,由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董建华创立的团结香港基金,发表土地房屋研究报告,指香港未来数年将会将陷入“熟地”供应低、房屋落成低,以及居住质素低的结构矛盾,并指港府为《长远房屋策略》订下的十年建屋目标或难成事。

根据港府发表的《长远房屋策略》2020周年进度报告,港府在未来十年的总房屋供应目标定为43万个单位。但团结香港基金认为目标未必能在期内实现,呼吁港府要加快造地、精简土地及房屋发展的审批程序,多管齐下满足港人的住屋需求。

日前,被外界视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心腹的香港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亦指,当局要致力检讨土地开发及建屋程序,包括一些沿用已久的“制衡机制”,以压缩所需的时间,如果继续现有做法,巿民大众不能接受。

董建华的团结香港基金和陈智思都在发声,在某种程度上不失为一个信号,预示事情正在起变化,解决土地住房问题的障碍正在松动。事实上,港府确实不能依赖“明日大屿”等工程解决房屋困境,港府亦要善用棕地,并将闲置官地改建为过渡房屋,舒缓房屋压力。另外,港府多年来的房屋改革总是雷声大雨点小,行动力不足。现时,不论北京、港人、各政党或组织,都对港府解决房屋问题表现感到不满。港府实在再无借口,亦应承担起责任,对房屋政策再作检讨及付诸行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