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6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中西非高级卫生专员表示,刚果民主共和国(DRC)从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中获得的17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将有近130万剂会被运往加纳(Ghana)、塞内加尔(Senegal)、多哥(Togo)等地使用,去保证它们不会因过期(6月24日)而被浪费。

根据刚果的官方数字,其疫苗接种自4月19日开展以来,截至24日,只有1,265人接受了注射,占全国人口0.0015%。

对于疫苗过期作废的担心,并不限于刚果民主共和国。马拉维(Malawi)、南苏丹、加纳、塞拉利昂(Sierra Leone)等国都己经遇上疫苗过期不用的状况。

此中令人惊讶的地方在于:非洲疫苗正处理供应极度短缺的处境之中。根据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Africa CDC)于4月21日公布的数据(此数每周更新一次),全非洲的疫苗供应剂量只有3,620万剂,占其超过13.6亿人口的2.6%左右。根据数据网站OurWorldInData于4月25日更新的数字,目前只有0.90%的非洲人接受了至少一剂的疫苗注射。

“供应短缺”与“有疫苗却无人接种”看似是不可能同时发生的状况。在非洲多国,让这两件事同时发生的,也许是其疫苗怀疑论的普遍性。

疫苗怀疑论遍布全非

在即将于5月1日展开疫苗接种的刚果东部城市戈马(Goma),新闻网站Africanews的记者曾到当地采访,发现当地人普遍不愿接种疫苗。有人告诉记者指“国家领袖没有打疫苗,因此我也不想要打”;一位工人更直接对记者表示“我知道新冠肺炎并不存在”。

根据非洲民调机构Afrobarometer在3月初针对5个西非国家进行的调查,有68%受访者表示他们不相信政府会保证疫苗安全,而表示不可能尝试接种疫苗的比例亦高达60%。虽然全非洲的调查数据不完整,但疫苗怀疑论,甚至阴谋论,似乎的确是全非洲的普遍状况。

在西非科特迪瓦(Ivory Coast),一个由非洲疾控中心进行的民调显示,有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新冠疫情“被夸大”。这在其疫苗接种数字上也得到反映:根据非洲疾控中心的资料,自3月1日已开始接种阿斯利康疫苗的科特迪瓦,虽然有50.4万剂疫苗供应,但截至4月21日,其接种总量只得60,823剂。

非洲疾控中心网站有全非各国疫苗接种的详细数字,其最新数据显示,只有0.34%的非洲人口完成了整个疫苗接种。(Africa CDC)

在东非索马里(Somalia),当地极端组织青年党(Al-Shabab)就一直宣传疫苗“致死和不安全”,呼吁人们“不要让你的孩子与家庭成员被用作有效疫苗开发竞赛中的白老鼠”。根据非洲疾控中心的数字,3月16日已开始接种疫苗的索马里,直至4月21日,其总接种量只得1,269剂。

在非洲南部的津巴布韦(Zimbabwe),津巴布韦基督教联盟(Zimbabwe Christian Alliance)4月初曾公布民调,显示有75%人表示因为资讯不足和可能副作用而不会接种疫苗。津巴布韦疫苗主要来自中国和俄罗斯,因此能较早(2月18日)开展疫苗接种。然而,根据非洲疾控中心的数字,截至4月21日,其接种量只有31.5万,只占其疫苗供应量的35%。

只得阿斯利康的“不幸”

这种对疫苗的怀疑心态,也可算是非洲人对新冠疫情的质疑的延伸。根据非洲疾控中心去年8月至12月针对15个非洲国家进行的调查,高达49%受访者相信新冠肺炎是“外国人计划出来的事件”。

同时,按官方数字而言,非洲整体的疫情看起来极其温和。截至4月24日,非洲每百万人的累计确诊数字只得3,300人左右,而欧洲的同一个数字则高达68,000人。因此,部分非洲人即使不质疑新冠疫情的存在,也会质疑新冠疫情真的“在非洲”存在——但从近来印度疫情大涨的例子可见,因低度疫情而自感安稳,其实“暗藏杀机”。

近月,欧盟对于阿斯利康造成罕见血栓副作用的种种质疑,也在非洲引发更重大的疑心。刚果的卫生官员就指:“我们叫人去打疫苗,但他们整天在电视上看到的就是疫苗有问题。”在富裕的欧盟,除了阿斯利康之外,还有似乎没有同样副作用的瑞辉疫苗可供使用。然而,在几乎完全依赖COVAX的非洲国家,阿斯利康却是不二之选。

随着阿斯利康生产重地印度近来开始阻止疫苗出口,各方也为非洲疫苗供应可能会进一步短缺而表至担忧。然而,在非洲多国竟然出现疫苗过期不用的背景之下,也许疫苗怀疑论才是最大的敌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