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冠肺炎(COVID-19)本地疫情近日发生重大变化。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5月3日坦言台湾本地疫情正处于“社区感染边缘”。台大医院医师黄立民直言台湾社区病毒量比想像多,“已进入社区感染阶段”,若多点爆发将难以控制。

华航机师及诺富特饭店员工的感染源之一,台湾防疫部门推测可能来自入住隔离饭店的过境非台籍航空外籍机师。图为华航投资经营的诺富特机场饭店。(中央社)

台湾察觉此波疫情始于中华航空公司(简称华航)自4月20日起陆续有多名感染源不明的机师确诊。先是4月20日有两名机师确诊,感染源不明,4月21日又有一名外籍机师在澳大利亚检出阳性,接着台湾防疫部门通过追查、检测,陆续发现有机师确诊。另外,数名染疫机师检疫期间曾入住的机场饭店“诺富特”(Novotel)自4月29日起,在饭店房务主管确诊后,陆续也有3名员工及1名外包水电工程人员相继染疫。

台湾防疫部门5月1日通过染疫者的病毒基因定序发现,饭店房务主管的病毒定序与4名染疫机师相同,初步研判两案“有交互传染的可能性”,但病毒来源有几个,以及病毒如何传播的路径仍然不明。

就在陈时中5月3日指出,现在台湾本地疫情的风险主要来自于诺富特饭店群聚案,让人以为华航机组员染疫案似乎已告一段落时,5月4日华航机组员又新增两例确诊,分别为机师与空服员。

截至5月4日止,华航机组员及诺富特饭店群聚案已累计有28人确诊,包含11名机师(含澳大利亚检测阳性机师)、一名空服员、四名饭店员工、一名饭店外包工程人员,并造成六起家庭群聚(11名华航机师及饭店员工家人)。染疫规模已超过2021年初,曾被定调为“疫情以来最大危机”、造成23人染疫的桃园医院群聚感染案。

对于新冠疫苗的最优先对象为何不是机组员,台湾防疫指挥官陈时中5月3日反问,有意见的人为何不在接种顺序公布后就说?(中央社)

此波疫情的染疫人数仍有持续扩大的可能,且相关确诊者在可传染期于社区活动的足迹遍布多处,台湾民众无不人人自危。

是什么原因把台湾本地疫情推向“社区感染边缘”?综观各界对于此波疫情的批评与检讨,大致有三点,包括入出境频繁的机组员为何未列为新冠疫苗的首波施打对象、机组员为何只居家检疫三天、诺富特防疫旅馆轻忽对非台籍航空机组员的管理,而成防疫破口。

为何没让机师先打疫苗虽说是“后见之明”,却难掩台湾在“防疫下半场”,当疫苗问世后,无法有效取得、运用疫苗的问题。首先,未让机组员先打疫苗,或显示台湾防疫部门未能因时制宜,考虑到此前台湾本地无疫情,机组人员应就是人群中最具染疫风险者。

其次,台湾防疫部门在第一时间指责华航机师疫苗施打率较长荣航空机师低时,不但忽略华航货机运量高于长荣数倍的现实,也是忽视其应协调华航安排机组员有序施打疫苗的责任。

台湾自4月12日起开放台籍航空机组员施打阿斯利康新冠疫苗,以两剂间隔八周计算,最快也得到六月中下旬才可完整接种。(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至于机组员的检疫天数要几天才合理,则是台湾要如何平衡经济与防疫的一大考验。尽管有论者认为机组员自4月15日起只须居家检疫三天是防疫破口。不过,相较于自1月起机组员居家检疫五天,但这五天内却可派飞的规定,现行检疫三天内不能派飞,检疫后再采检的措施,其实很难断言就是较为“宽松”,更具交叉感染风险的规定。

其实除非至少检疫14天,否则检疫天数是三天或五天,病毒潜伏期的风险都是存在的。然而,检疫期的拉长,台湾航运如何运作、机组员身心能否承受执勤与检疫间的无限循环,也是难以被轻忽的问题。因此,重点恐怕还是在于台湾防疫部门如何推进机组员的疫苗接种,及如何提高台湾社会的疫苗覆盖率。

此波疫情是对台湾防疫的一次重大考验,也是纠错的机会。例如诺富特饭店的群聚感染让人们发现到,原来防疫旅馆虽名为防疫,实际上却是个被严重轻忽,且无人负责看管的防线。为避免台湾从社区感染的边缘落下,台湾防疫部门或许得在心态尽快“超前部署”,视病毒已广泛存于社区中,并提出相应的防疫和疫苗接种策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