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将台美关系比喻为长年连载的章回小说,则非官方的“第二轨”互动当为后期的要角,尤其是1979年中美签订《建交公报》后,台美曾经的官方高调互动逐步隐遁,外交舞台的演员亦渐次改头换面,某些传统菁英遗下的话语权柄,如今已是后继有人。而在这批新面孔中,美国智库的角色别具深意。

放眼台湾,美国智库的影响杠杆,大体依赖两个特殊支点,一是定期出产的智库报告,二为明星化的智库学者。前者彷佛对台“体检报告”,屡以“权威”之姿占据媒体与舆论版面,其内容或预测两岸走向、或为台美互动提供建议,往往切合时事而发;后者则依托智库影响力、媒体报导建立知名度,并在此过程中攫取头衔与光环,例如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亚洲事务资深顾问葛来仪(Bonnie S. Glaser)。

然而上述现象并非美国智库单方筹谋而成,台湾政府亦是乐见其成,甚至不惜花费重金,反向求之。个中关键,便在其掌握了台湾民意的亲美倾向,以及借助智库所能赢取的政治红利。

蔡英文接见华府智库CSIS访团,并与CSIS亚洲事务资深顾问葛来仪对谈。(台湾总统府提供)

台美互动下的“送礼”心态

细究台湾政府对美国智库的赞助图谱,约可分为两大类,一是长年固定赞助,二是目的性金援。前者往往针对颇有声望的大型智库,诸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CSIS、美国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兰德公司(Rand)等;后者则以2049计划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为典型案例。

面对前述大型智库,台湾一方的持续赞助未必能起到强烈游说效果,但在眼下仅存不多的对美互动空间中,赞助权威智库便多了点“送礼”意味,即投资未必见效,却是礼尚往来、维持关系的必要。以布鲁金斯学会为例,台湾政府自2004年起,便以“TECRO”(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名义年年赞助,金额多在25万美元至49.9万美元之间,是为该智库赞助量级第四级,同级尚有挪威、瑞典、日本等外国政府单位。

蔡英文接见布鲁金斯学会台湾讲座卜睿哲(Richard Bush)。(中央社)

而在现实互动上,其亦与台湾维系了某种特殊关系,不仅会与其他智库合办台湾总统访华时的演讲活动,前美国在台协会(AIT)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更自2002年起,担任布鲁金斯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至今,俨然台湾政学两界的美国明星。

然由其出版报告观之,布鲁金斯学会并未表现强烈“挺台”立场,其虽与CSIS、美国进步中心(CAP)、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哈德逊研究所同于2020年遭另一智库昆西(Quincy Institute)批评:长年接受台湾赞助却未在个别涉台报告中披露,但布鲁金斯学会其实亦曾于2018年遭《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抨击,指其接受华为赞助,有亲中嫌疑。

民进党国际事务部副主任赵怡翔(右)于2019年引爆驻美争议。(中央社)

而台湾与CSIS的互动模式亦同此类。由赞助规模观之,台湾的投入金额高达50万美元以上,乃是该智库最高赞助量级,同级政府包括美国、日本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与布鲁金斯学会相比,CSIS除亦定期率团访台并获总统接见外,其亚洲事务资深顾问葛来仪更一度涉入台湾对美人事任命,即2019年的赵怡翔驻美争议。

但尽管如此,CSIS的涉台报告仍是“美国利益”至上的思维,尽管当中偶有“惠台”建议,却仍未全然丧失美国本位的底韵,以及作为权威智库的专业性。

蔡英文接见华府智库CSIS访团,并与CSIS亚洲事务资深顾问葛来仪握手。(台湾总统府提供)

特殊目的下的“精准”赞助

然在上述案例外,台湾亦发展出“目的性金援”的互动模式,经典案例便是国防色彩极强的2049计划研究所。在此智库所披露的2016与2017两年度受赞助金额中,台湾的贡献占比分别为30.4%、26.3%,堪为该智库的主要赞助者。而追溯赞助的背后来源,分别是TECRO、台湾国防部、远景基金会,三者加总的赞助金额虽不及台湾对CSIS年均50万美元以上的投入,却明显带有极强目的性。

首先,在2049计划研究所的涉台报告中,极多都与鼓吹美国对台军售相关,就连学者出席研讨会,亦不忘借机吹风。例如其研究员易思安(Ian Easton)便曾于2016年在研讨会上声称,台湾自制潜舰需仰赖美国技术支持,但五角大厦却对协助台湾自制潜舰的美国业者核发许可设下限制。

美國前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現任美國華府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主席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訪台演講。(多維新聞)

其二,2049计划研究所与台湾国防部及官员合作等级极高。2017年其发表报告,呼吁美国加强对台销售反制武器(Deterrence Weapons),此份报告作者便为时任总统府秘书长的吴钊燮之子吴迪;2020年台湾国防部更与2049计划研究所合作,编列13万美元预算兴办“国家安全政策暨战略高阶教育班”,助台湾高阶将领赴美进修。此类班次过往多由美国企业研究院(AEI)筹办,然2016年民进党上台后,其有意在对美军事合作上与国民党有所区别,便逐步转向与2049计划研究所亲近。

美国记者罗金(Josh Rogin)亦于2021年撰文爆料,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于2016年底与蔡英文的通话,乃是前国防部官员、时任2049计划研究所主席的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牵线。根据台湾外交部所述,此前薛瑞福于美国国防部任职期间,亦协助促成M1A2战车及F-16V战机等多项重大军售案。

特朗普和蔡英文通话,曾引发风波。(中央社)

滚滚金流既为外交 也为内政

而无论是 “送礼模式”,抑或 “精准投入”,台湾对美国智库的总赞助额所费不赀。根据国际政策中心(CIP)于2020年出版的《美国智库外来赞助》报告披露,于2014年至2018年间,台湾在全球境外资金对全美排名前50大智库的赞助行列中,排名第15,金额高达325万美元,甚至多过欧盟执委会与美洲开发银行。

然如此巨资究竟为台湾换得何种好处,值得细究。首先,由执政党立场观之,在普遍亲美的台湾社会中,但凡有美国智库报告与学者“提及台湾”,便已是政府极佳的大内宣材料。以2049计划研究所的薛瑞福为例,其在研讨会上所说“台湾是现代亚洲的富尔达缺口,战略地位极佳”等空话,便能在第一时间跃上媒体版面,令读者产生“美国官方全力挺台”的印象。

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于2014年3月25日在总统府接见前美国副国务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前左)及“2049计划研究所”访团。(中央社)

诸如此类案例,多不胜数。长年以来,台湾多数媒体在形塑美国智库形象、描绘智库学者的明星脸谱时,往往难以戒除渲染“台湾国际地位大提升”的加工,毕竟如此举措既可满足社会想象,为己身创造点击流量,更能为政府的“外交成绩单”添墨加彩。

而除却大内宣,与2049计划研究所的一系列军售相关游说合作,则会替台湾招来自欺欺人外的另一种风险:引发台海动荡。中美关系于川普执政后期陷入谷底,光是2020年,川普便签署了6份对台军售法案,“刺猬岛”等计划更是传得满城风雨,两岸紧张程度宛如1996年飞弹危机再现,中美冲突的阴影更在台海上空盘旋,故而方有昆西发难。

在2020年6月的报告中,智库昆西直指某些同行“长年接受台湾政府赞助,却极少于政策报告中披露”,并呼吁各美国智库应维持一定自主性,勿让政治赞助全然凌驾于专业判断之上。上述报告虽未提及牵涉对台军售的2049计划研究所,但警惕意味不言而喻。

台陆委会委托“中华民国高等政策研究协会”举办“当前中国大陆发展与治理问题”国际研讨会。图为前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2049计划研究所首席执行官薛瑞福。(杨家鑫 /多维新闻)

平心而论,政府赞助智库乃是常态,然而台湾的举措在日渐险峻的现实发展前,只是尽显粉饰太平的欲盖弥彰。川普任内频繁对台军售,但台海安宁不如以往,军工复合体倒是赚了满手钞票;而藉美内宣上瘾后,台湾政府便屡以此法换取民众短暂集体高潮,好模糊治理积弊,同时遮掩台湾仅是美国棋子、而非战略伙伴的现实。

到头来,从学者到智库报告,台湾虽耗费巨资,却更像花钱买数据工人,用人造流量为选票服务,用流水银子换取危险武装。在逃避现实后的自我催眠中,台湾的智库赞助路,走得甘之如饴。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