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央大学学生在该校女厕发生“贴窗嘿咻”事件,当地时间5月3日遭曝光后,受到媒体与舆论的高度关切,甚至在各大媒体的热搜榜上,相关新闻的点阅都能名列三甲,可谓是搅动了一池春水。

位于台湾桃园的中央大学,近日因为学生性爱影片疯船,成为台湾新闻热搜。(Facebook@国立中央大学)

但在众人猎奇之余,却很少有人省思,为何这样的社会现象能够稳坐媒体流量前列?本质上,这次事件不过是一起学生情侣(或“砲友”)只重发泄性欲,而未注意到可能影响到他人观感的“小事”,更该被检讨了,或许是目击者及拍摄流传者,但这样的消息,每每在台湾发生时都能跃上新闻最热点(2008年永平餐饮科学生性爱影片流传事件、2010年新光三越高中生楼梯间性爱被拍,都曾被媒体大幅报道;2021年3月,台南一中的“四脚兽”案也是如此,如此案例多不胜数)。

这些热潮现象屡屡发生,需要几个关键元素的配合,包含“特定身分的人”(学生)与“公开场所”(学校、公厕、百货公司),再加上“影片流传”,如此元素加总,几已成为媒体流量的保证,也必能成为社会焦点。

这样的“流量组合”能够奏效,其实从社会价值的面向来看,也是反映台湾社会对于性教育心态的偏差,导致“学生性爱”宛若是诱人的禁地,这样的观点,其实预设了“学生不应该发生性爱”,或者是“学生不应该知道性爱”,前高雄市长韩国瑜妻子李佳芬,在2019年协助夫婿竞选总统与家长座谈时,曾提到她听闻小学三年级就教“肛交”、六年级就教“性高潮”,当时造成舆论哗然,即是这种观念的缩影。在这样的观念下,学生间的情欲流动,往往被视为对当事人道德指责的武器,因为这样不符合社会对“学生”身份的想像,甚至连“性教育”,都变成一片禁忌森林。

社会主流舆论意见的另一面,则与此截然相反。事实上,根据保险套品牌冈本(OKAMOTO)2019年针对1,645位台湾大学生所做的统计调查,发现46.5%大学生已有性经验,甚至有 36.36%受访者在15岁以下曾有过性经验,显然学生群体在性方面已经更加开放。

学生性爱在台湾一直是非常敏感的话题。(Reuters)

但是,一旦又爆发学生性爱事件,往往仍能瞬间满足台湾社会的对指责脱轨的喜好与猎奇,不意外也能带起媒体热潮,大家一窝蜂去关注一件会被“主流舆论指责”的事情,进而使得当事学校与当事人受到极大压力,当事学生必须承受“不检点”、“让家人蒙羞”的指责、当事学校也往往觉得被“玷污了校誉”,学生团体如学生会还会出来“切割”、“斥责”。

从社会价值的角度来说,如果顾及到目前台湾的“政治正确”,是奉所谓“进步价值”为圭臬来看,学生情欲流动竟屡遭放大镜检视,就显得相当讽刺了,甚至还会凸显“政治正确”与“社会主流价值”之间的扞格。

一方面蔡英文政府2019年才在大法官的释宪下,压过了社会的反弹声音,接纳并包容同性婚姻,让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化的地方”;但是另一方面,台湾社会实际上仍十分保守,仿佛还处在孙中山“学生、军人、公务员是没有自由”的思想年代,单就学生性爱话题不断被社会关切、热追来看,台湾无疑仍是个心态保守的社会。

就此来看,类似“学生窗边嘿咻”的事件,过往是台湾社会焦点、现在仍是、未来也不会退场,除非台湾社会的主流价值有所变革、能真正打破保守父权至上的桎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