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共海关总署以台产菠萝有病虫害为由,宣布暂缓进口到大陆。其实此案本来是个以检疫为核心的商业议题,但民进党政府毫无犹豫地选择将它政治化,蔡英文以“中国以突袭式的通知,单方面暂停输入台湾菠萝这件事,显非正常的贸易考量,我要表达谴责”等文字回击,成功地复制“仇中怜己”的社会氛围,达到了凝聚岛内支持的“大内宣”短期目标。

中国大陆海关总署2月26日在其网站上发布关于暂停进口台湾菠萝的通知,蔡英文政府的反应一方面“内宣”要台湾民众多吃菠萝,另一方面“外宣”诉诸国际指称台湾遭受中共打压。

仇中怜己的无厘头独角戏

该做法同时对外告状中共打压,得到日本等部分境外群众的一时同情,印证了台式“大外宣”的有效性。据偏绿民调机构“台湾民意基金会”2021年3月所做的民调,蔡英文当月声望达五成八,该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解释是中共暂停台产菠萝输陆,激起“台湾民族主义”,让全台2,300万人同仇敌忾的“菠萝效应”所致。

不过仔细看此次“菠萝风暴”,看来只是台湾单方面愤慨大吼、自我怜惜后又四处告状,像是自我亢奋的无厘头独角戏。回到基本商业结构,买方就是消费者,中共采取保护大陆境内消费者和务农人士的措施是理所当然的。不管买方动机为何,对已成交的物品或服务,卖方得提供给买方合理和必要范围内的保障。

尽管蔡英文谴责“中国以突袭式的通知”,农委会也对外喊冤,但据台媒报道,去(2020)年销陆台产菠萝共有13批不合格,包括去年总统选举前一批菠萝被检出有病虫害而遭退货,当时被绿媒指为“政治操作”。此外,光是去年4月就检出八批不合格,陆方以退回作为示警,但农委会一直到去年10月才采取强化措施。回溯此段来龙去脉,不免给外界“台方似乎来不及也无意真心处理,只好把整个议题政治化而混过去”的观感。由于过去看惯台湾当局大内宣伎俩,此回更是令人备感眼熟。

自我感觉良好的“两岸观”

大陆为何大量、而且提供种种优惠条件之下进口台湾农产品?毫无疑问,它是根据对台统战思考,特别是为了拉拢台农的考量之下所推动的政策性采购,因此它在水果贸易上最要紧的检疫业务上也给台方最大的通融。

蔡英文(右)总统大选时向台湾民众传达“只要民进党胜选,中共就会靠过来”的信息,但最后两岸关系对立反而更加升温。(中央社)

2016年蔡英文当选总统后,两岸关系迅速恶化,外销高度倚赖大陆市场的台农心里忐忑不安,深怕受到波及。后来中共并未对进口的台湾农产品采取严控、限缩或其他非关税障碍的措施;当时让多数台农松口气,结果台湾农产品对大陆市场的依赖不降反升,至今多项台湾农产品仍外销大陆巿场,九成以上是有如此背景的。

在这样的现实条件和环境中,中共随时将惠台措施拿掉,制裁台湾是早可料到之事。加上,据媒体报道,这几年来大陆境内的蔬果产量和销量也逐渐地成长,在陆方群众对台观感恶化的今天,还期待大陆无条件地继续向台湾大量采购农产品,此种心态本来就很奇怪。至此,我们不难发现一个根本性的现象,就是台方媒体和舆论,基本上欠缺完整的两岸观,特别是严重缺乏根据两岸现况的自我认知,以及对大陆居民的立场和角度的理解。

多数台人似乎普遍存在一种幻想,即尽管中共对蔡政权不友善,但为了拉拢台湾民心,不得不顺从台湾民意,还幻想大陆会尊重台方的意愿,这是很有趣的心态。例如,蔡英文竞选总统时说,只要民进党胜选,中共就会自动朝她靠过来,中共将不得不与有民意基础支援的民进党打交道云云。不只是她,多数所谓学者专家称,蔡当选总统之后,中共怕得罪台湾民意,不敢采取强硬的对台措施。结果如何?中共不但没有妥协、也没有向蔡政权靠拢,反而对台的遏制力度大幅加码,中共军机绕台干扰已常态化,随着两岸对立的升温,外交战场上的压力也变强。

蔡英文今(2021)年元旦和农历年前分别对外表达重启两岸对话的意愿,但中共通过低层次官员冷淡地摆出“废话少说,回归九二共识,其余免谈”之类的话作为回应,基本上不加以理会。前阵子,台陆委会主委换人,新任主委邱太三说,两岸未来能有春暖花开的期待。台方部分人士认为,陆方也许较能接受务实的邱太三,结果陆方对此似乎也不买单。中共当然清楚地知晓邱太三这个人,问题是现在的领导是蔡而不是他,就算今天换成黄安担任陆委会主委,也不被中共理会的。

官方善意不再 民间仇台高涨

基本上,两岸关系经过几次的起伏,中共明显今天已无分蓝绿,并不信任台方所作所为。2016年蔡英文执政后,中共要求民进党必须在是否认同“九二共识”给出明确答案;后来蔡表态否认“九二共识”,此时陆方态度便明确再也不期待蔡政府,同时为了实现国家统一,摆出按照自己规划的节奏和手法,执行他们认为必要的对台政策。

对台方来说,中共作为“国土分裂国家”强势的另一方,一直是最大的威胁。1949年国共分治两岸的架构出现后,中共始终坚持国家统一的目标,从不放弃对台动武的可能性,70年来均无改变。过去在美国插手介入两岸事务的现实之下,中共既得高喊和平统一的口号,也要注意台方民意;如今美国的衰退改变了整个西太平洋地区的条件和环境,两岸关系的主导权已经转变成在中共的手里。如今民进党始终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中共逐渐丧失对台湾原有的耐心,已不在乎台方民意的感受。笔者研判中共还会继续坚持和平统一的大原则,但对其定义、内涵、方法及诠释,势将有所调整。

中国大陆民间“仇台”情绪高涨,“武统”声浪不断,这不只是互联网上“五毛”带风向,更是两岸关系情势严峻的一种体现。(新华社)

不只是大陆官方,这几年来大陆群众对台湾的观感和印象也急速恶化,随便看大陆关于台湾新闻的网站,就能轻易感受到不少大陆网民对台人的轻蔑和强烈敌意,不难看到“武统”、“留岛不留人”等杀气腾腾的负面用语。这些情况显示,中共再也不阻止这些对两岸关系不利的情绪性言论。回头看,中共对香港也采取同样的态度,2012年香港反国教运动后,中共再也不压抑大陆群众对香港情绪性批判或敌视言论。

不仅如此,笔者与大陆市井庶民互动时的普遍感受是,多数庶民对台港已丧失兴趣,昔日的好奇和好感也不复存在。他们清楚知道台方对大陆的敌意和歧视,两岸之间过去几年的种种不愉快,已牢牢地形成对台湾的反感和不屑。后面当然有中共当局长期的教育和宣传,同时也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涵,即日益强大的大陆本身的自信,以及对西方国家长年累积的雪耻意识。这些复杂的情感和思绪,构成大陆社会的基本情绪,这已不是好坏或应不应该的问题,而是得面对的事实。

也许有人认为,大陆互联网上的言论是“五毛”带风向,甚至迷信“大陆百姓厌恶共党一党专制,他们向往台湾的自由民主”等不复存在的想像。试问:解严前的台湾,所有普罗大众都反对国民党的吗?当然不是。中共主政的大陆,不是西方式的民选社会,但因为非通过民选机制决策的社会,精英统统治的模式反而不需要短期内讨好民众,而是直接判断国家长远利益,并且断然贯彻政策。如同熟悉中共党务人士半开玩笑所言:“人民民主专政体制下,形式上一切的幸福和不幸福都由共产党提供的,因此党必须注意各方民意的走向,措施得要面面俱到”,更别说,当局还可采取措施凝聚团结意志,主导群众情绪。

周恩来于日中邦交正常化之际,以“要把日本人民与日本军国主义区别开”的说法来说服反对势力,这或许是外交的变通之词,不过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战时虽有部分的反战人士,但绝大多数日本群众期待日中战争的战果,也热烈支持跟英美开战。不只当年的日本,纳粹德国、文革时的大陆、九一一后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国,以及这几年来的民粹台湾等,政府和群众之间一向都有彼此影响的“共犯结构”。同理,今天中共政权和大陆群众之间互动关系,绝对难以切割。

世界不再是“美国说了算”

中美最高层级外交官3月18日于阿拉斯加会晤,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交锋时所说“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我们吃洋人的苦头还少吗”等话,当然不是杨个人不小心讲出的一时气话。中共官员通过外交场合的一连串发言,到底反映了什么样的社会情绪?又对大陆境内的广大群众,到底发挥了什么作用?这些问题都值得思考和探讨。

对于中美议题,包括日台在内亲美圈的新闻,一般都是以美国的决策态度和主观为主轴,甚至有时狐假虎威评论局势。他们都基于“美国检讨谁、谁又该如何辩解”的单向思维,缺少了另一方面“美国被谁检讨、美国对谁又该如何辩解”的反向思考。在美国称霸的时代,这种片面的报道心态也很少会出现大纰漏,反正美国有力量,掌握了话语权;但是如今,所有人都须面对美国已无法一手主导全球秩序的时代,最起码要有理解另一个势力和背后民意的认知。

旅台日本媒体人本田善彦认为,台湾许多人对中国大陆的认识来自于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与中国大陆实际社会脱节,且容易造成对大陆更严重的心理障碍。(屈彦辰/多维新闻)

理解他者的价值,并不等于认同或接受他者的一切,更不是服从于他者;但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欠缺对他者的正确理解,自然不可能掌握有效的话语权。尽管如此,估计台方能正视这些问题的概率非常渺茫。至于何以致此?笔者感觉到不只是一股过度恐惧感所产生的逃避心理,同时闻到传统汉人“大国自雄”的心态,也有同族之间才有的撒娇心理。

最后,李登辉时代开始的所谓“去中国化”价值教育,已形成了特定年龄层的世界观,因而中年以下的台人不分颜色普遍对“中国”显得无感,导致无法有效面对中共和大陆群众,基本心态与前述的逃避心理无异。就算少数人有心与大陆人积极交流,但他们所接触过的陆人很有限,不少政界或媒体界的人士口中的“大陆友人”,多半是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基本上他们对身边的陆生或陆配不会感兴趣的)。

流亡海外的异议人士,多半在大陆失根已久,部分人士在挂着“民主人权”头衔的基金会或机构,为了生活替“境外敌对势力”效劳,他们早就站在大陆群众的对立面,更无法反映当今大陆社会的真实面。他们不少人原本属于精英阶层,因为部分人士对大陆底层群众有着本能的优越感,潜意识里轻蔑非精英阶层的同胞。有些人不但自己跟大陆实际社会脱节,还幻想能指导或甚启蒙大陆群众。若只通过跟这些人交流,不与实际生活在大陆境内的群众互动,不仅难建构接地气的大陆观,反而感染了境外异议人士的挫折感和怨恨,对大陆造成更为严重的心理障碍。

对政客而言,要追求维系政权目标,既内向、无知又自以为是的群众是最好玩弄的;逃避现实、自怨自怜的群众越多,则越易操弄,此乃千古不变的原则。综观这些现象,台湾身为“国土分裂国家”的弱势一方,当陷入基于受害妄想的自我逃避且自我怜悯的漩涡时,便更难以逃避偏安政权的宿命。

(本文作者系旅台日本资深媒体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