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华尔街日报》于5月4日报道指出,台湾与韩国都是以出口为中心的经济体,并围绕增进出口进行政策选择,但这同时也为台湾与韩国埋下了金融脆弱性的隐忧。

台湾是对外贸易为主的小型经济体,经济增长由出口带动。图为天津港工作人员在向一艘长荣旗下的货轮装载集装箱。(新华社)

《华尔街日报》表示,台湾和韩国在近期公布经济增长数据,该数据都好于预期。两者情况看起来十分相似:出口蓬勃发展,本地需求未能跟上。但这已经造成一些问题,如果上述趋势持续下去,问题将会进一步恶化。

报道列出韩国今(2021)年一季度商品出口额较2019年四季度增长4.4%,而私人消费支出减少5.5%;而台湾今年一季度电子产品出口同比增长28.4%,在8.2%的本地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中,净出口的贡献远远超过消费。

《华尔街日报》认为韩国和台湾都不希望本币过度升值,因为本币升值会削弱出口竞争力。这就会为两种风险埋下隐忧。

一个风险是是外汇储备激增,这会使得以出口为主的地区在汇率操纵的问题上与美国发生冲突,虽然不会马上发生,但美国财政部可能不会无限期地保持沉默。

另一个风险则更复杂,且长期来看更令人担忧。因为台韩的央行都尽可能避免升息,以防止为各自货币升值火上添油。可是,要保持低汇率,并严重依赖货币政策而非财政政策支持需求,这会加剧与房市有关的金融脆弱性。

韩国为了维持出口贸易竞争力,在汇率与利率上也多有操作。图为韩国首尔一家银行的外汇交易室。(AP)

报道认为台韩的家庭负债与GDP之比皆很高。其引用台湾央行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台湾家庭负债与GDP比例为86.7%,但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未偿抵押贷款总额上升了10%,意味着家庭负债与GDP之比肯定已经进一步攀升;此外,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数据,韩国这一比例甚至更高,截至2020年底,家庭债务与GDP之比达到102.8%。

《华尔街日报》表示,虽然台韩政府皆已多次试图为房市降温,并且明了高杠杆率将会造成不稳定。该报道提醒,当宏观经济政策过度重视对政府债务的规避与出口增长时,脆弱性也就不可避免地被堆积起来。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在美国多次为拯救内部经济而实施的宽松货币策略下,东亚地区经济体为了增强自身抗风险的能力,难以避免地会采取低利率与低汇率的政策来保持流动性与自身的竞争力。在内外部风险急遽增高的同时,未来东亚地区央行该如何进行决策都是挑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