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络,两岸的年轻人似乎越有水火不容之势,过去“天然独”与“小粉红”的网络骂战是许多人写下“两岸民意渐远”说法的根据,但是随着中国大陆文化娱乐、经济实力的崛起,也有许多人因为分享美妆、追星等各种因素聚集在一起。

虽然汉服在台湾仍属于年轻人的小众文化之一,不过汉服的相关活动已有逐渐增加的趋势。图为日前在阳明交大举行之“盛世壁藏-唐代壁画文化特展.首部曲”开幕记者会,有不少台湾的汉服同好出席。(Facebook@茜香阁)

而在台湾,有一些圈层的处境特别有趣,如古风音乐圈、汉服圈等,他们因为喜欢“中华文化”、“传统中国服饰”而相聚,也常常与大陆的“同好”交流,但在“时下”的政治环境下又不免被贴上各色政治标签。在这些标签外,他们想追求的只是纯粹的喜欢。台湾雁鸣工作室的团长JS轩翎与台湾古风音乐创作者河洛希音就是这样的年轻人。

汉服、古风歌曲在台湾

为追寻遭文革破坏的传统文化,不少大陆年轻人于2004年开始在网络上推广汉服、古风音乐,戮力将中华传统文化融进服饰与歌曲之中。经过数年的耕耘,汉服与古风歌搭上中共官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列车,突破小众视野,成为今日中国大陆的流行文化之一。

台湾汉服圈最重要的活动就是“大明宁靖王祭祀典礼”。为了感念宁靖王朱术桂不愿降清的气节,每年年末都会在高雄宁靖王墓,以明代古礼祭拜。(台湾中华汉服文化创意发展协会供图)

接续其后,台湾年轻人也没有缺席这场中华文化盛会,2007年高雄一对情侣吴明达与女友刘育绮成立“中华汉服文化创意发展协会”积极推广汉服文化。而古风音乐则稍迟一些,约2011年大陆主推原创古风歌后,2013年有爱好者上传自行录制的翻唱歌曲、2015年陆续有同好成立古风音乐工作室。

与大陆已发展成产业链的汉服、古风音乐对比,今日台湾的汉服与古风音乐圈,仍是小众团体,尚未夺掠大众目光。因此在汉服、古风歌的推广上有许多困难,比如台湾本地少有制作汉服的店家、台湾古风音乐团队知名度不高,促使在台的汉服爱好者与古风歌同好们必须下载、注册大陆的APP与影音平台,来购买汉服、收听或发表自己创作的歌曲。

在与对岸同好交流的过程中,这些喜欢汉服、古风音乐的台湾人,自然会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到大陆的流行用语,如:种草(推荐新商品)、拔草(消除购买欲望)、视频,或是直接用简体字聊天等。

在任何事物都容易上升成为政治议题的台湾,年轻人日常用语的改变,理所当然地被贴上了各种标签。热爱汉服与古风歌曲的台湾人,更时常承受来自同侪的质疑目光。

喜爱受“政治化”质疑

观察脸书上与汉服相关的台湾社团、粉丝专页,很容易看到有网友发问:“穿汉服是不是就容易‘亲中’?”、“喜欢汉服的人是不是思想上容易变‘红’?”,或是因为穿汉服被亲戚当面问:“你是哪国人啊?”等质疑;一些与古风音乐相关的讨论帖,也经常有:“台湾人为何要听中国歌?”等带有针对性的提问。

虽然不排除有汉服爱好者在深入接触汉服、从服饰的角度体验中华文化,与大陆、海外的汉服网友交流后,使原本的意识形态发生了变化,对中国大陆官方产生了好感,或是更热爱中华民国;但也有把汉服与政治区隔开来、仅当作个人喜好,而政治意识形态上仍偏向台湾本土的爱好者。不过在这些讨论之外,最多的仍是“纯粹喜欢汉服”的人,将其视为年轻人的流行,只在乎服饰是否漂亮、美观,而不在意里头有无台湾政客言之凿凿的“文化统战”等政治问题。

台湾古风音乐创作者河洛希音观察,身边喜欢古风音乐的同龄人,通过歌曲、诗词、民族乐器而更喜欢中华文化,但大多数的人都把文化与政治分开,即喜欢中华文化,不一定会接受现在的大陆政府。他进一步说明:“对古风音乐创作者来说,大陆官方在创作方面的种种限制,使近年歌曲的同构型越来越高,这是台湾古风音乐爱好者还无法认同、接受的事情”。

面对圈外朋友的“抹红”质疑,河洛希音说:“我后来知道我朋友的政治意识形态后,我创作的曲子要拿给他试听的话,都不会直接讲这是古风歌,只会说:‘我最近创作了一段曲子你帮我听一下’来避免冲突”。

网络极端化下的两岸交流

台湾雁鸣工作室的脸书简介写上“由一群单纯喜爱音乐、游戏与中华文化的成员组成”道出不想加入纷扰的初心。团长JS轩翎分享,相对于两岸的网友们在网络上留下许多尖锐的政治评论,实际上在古风音乐交流是相当平和,无论是听众还是圈内人很少因政治意识形态起争执。

“网络上常看到台湾与大陆网友互呛、对骂,但在古风音乐制作过程中接触到的大陆人,多半相当友善、愿意沟通。可能是台湾跟大陆双方较为理性、温和的网友不愿在网络上留言表态也有关系”,因此她并不会特别在意网络上酸民留言。

JS轩翎回忆与大陆古风音乐歌手、创作人合作的经验表示,通常大陆歌手得知她是台湾人后,都会先讲清楚不希望创作歌曲内涉及政治或是“台独”等议题。尽管事先说好,也有几次顺利的合作经历,但仍遇到歌曲在制作时受到政治影响。JS轩翎回想去(2020)年在线游戏《剑侠情缘参》台湾服务器因触及两岸政治而关服,那时候她与大陆作曲者正在制作该游戏的同人曲,没想到台服关闭影响了大陆作曲者,他直接表示心情受到影响、无法完成已经制作到一半的曲子,最后该曲由JS轩翎另外找人接续完成。

政治对立下的“夹心饼干”

政治大环境对于小众中华文化圈层的影响不一。例如,2016年政党轮替,但在大陆古装剧的加持下,台湾汉服圈的人数、社团都有逐年增加的趋势。但与此相比,JS轩翎发现政治上的变化,带给了古风音乐圈较大的影响。大陆古风歌曲出线的时间比汉服早,大约是2015年。JS轩翎观察那时期台湾投入古风音乐创作的人变多,但政党轮替后,她认为现在是单纯听歌的人增加,但有动力想制作古风歌曲的人变少了。

不过在台湾,无论是喜欢汉服还是爱听古风音乐,都有种“夹心饼干”的感觉。身为台湾00后的河洛希音深有感受,在国民党眼中看来,这一代已经是个彻底“去中”的“绿卫兵”,但从民进党的角度来看,又觉得他们“太亲中”了。

而这群喜欢中华文化的年轻人,其台湾人的身分在大陆也碰壁。JS轩翎透露,为提高台湾古风音乐的能见度,她常常报名参加大陆的古风音乐创作比赛,举办单位没有限制台湾人不可以参加。但她几次比赛的经验,虽然获奖,但主办方常以她是台湾人为由,无法给她所有的奖励与奖品。JS轩翎感叹:“大陆人总觉得我们这个年纪的台湾人是‘台独’,而台湾这边则觉得我们这样频繁接触大陆流行文化,‘太红’了,但其实我们只是很单纯喜欢中华文化、想推广罢了”。

虽然像是夹心饼干,又因为两岸政治无法顺利推广其爱好,但台湾的汉服爱好者与古风音乐创作者,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推广中华文化的想法,比如台湾“中华汉服文化创意发展协会”仍坚持以中华文化来推广汉服;而JS轩翎与河洛希音不约而同地表示,想在古风音乐中加入歌仔戏唱腔、南管、北管等传统乐曲,来加深古风音乐的深度。即便被贴上各种标签,他们依然为自己的喜爱努力,期盼发扬自己热爱的文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