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5月3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记者会上提到,港府将立法打击假新闻、错误讯息和造谣。林郑表示,该法案需要大量研究,特别是其他政府如何处理社群媒体中的不精确讯息与错误信息、以及仇恨言论和谎言等。消息一出,部分西方媒体与台湾舆论皆担忧香港的“新闻自由”将会继续沉沦。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表示,香港将会参考他国相关法律制定《假新闻法》。(新华社)

事实上,关于香港新闻自由的讨论,近期以来也受到许多关注。今(2021)年4月,由无国界记者组织(法语: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英语: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简称RSF。)公布的“2021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指出,香港与2020年一样,在180个国家地区中位列第80名;报告称,自2020年6月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后,北京可直接干预香港,进而对香港的新闻自由构成威胁。

此外,5月3日由“香港记者协会”发布的“香港新闻自由指数”,新闻从业人员对香港新闻自由的评分亦创下自2013年调查以来的最低。内容显示,新闻从业人员在批评特区政府及大陆时比过往更绑手绑脚,管理层或业主的施压亦更严重,是造成评分低落的主因。

据台媒“中央社”报道指出,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对香港新闻自由表达疑虑,他认为言论自由等权利是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及国际都市的优势,也受到《香港基本法》的保障。但在港版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新闻自由及言论自由都被大幅限缩。邱垂正表示,台湾声援港人应有的新闻自由等权利。

然而,港府此次称要订立《假新闻法》,这是近年来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地的问题,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之所以歹戏拖棚、甚至到现在还有州仍在重新计算选票,就是两阵营都指控假新闻丛生及选举舞弊,特别是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期间,其屡屡批判社群媒体上出现假新闻,不但让他施政困难、也使美国社会乃至于全球都失去稳定,但川普本人也是许多争议信息的来源。

事实上,美国早在2016年就已通过《反外国宣传与造谣法案》(Countering Foreign Propaganda and Disinformation Act),而德国也通过《社交网络强制法》、法国在2018年7月通过法案,规定全国性选举的前三个月期间,政党或候选人得向法院申请禁制令,禁止错误信息的传播;欧盟则成立“高阶专家工作小组”提出政策建议并开发查核工具。甚至包括Facebook、Google等网络巨擘也都会自行检视,主动删除假账号与假新闻。

推特(Twitter)因特朗普的账号有怂恿暴力的风险,再加上特朗普许多争议性的假讯息言论,宣布将该帐号永久封号。(多维新闻)

台湾则在包括《刑法》、《社会秩序维护法》、《灾害防救法》、《传染病防治法》等有相关规定,传播散布假讯息或假新闻,不只会被处以30万至100万元新台币不等的罚金,甚至最重会被判处“无期徒刑”在内的刑期。然而,对于什么是“假新闻”或“假讯息”,却是由政府来“判读”,无怪乎RSF就曾指出,“新闻内容的真假不应由政府来判定”,他们对台湾“打击假新闻”的处理方式表示质疑,但这些质疑,往往只会被台湾是“亚洲新闻自由”排名第二所掩盖。

如今,单看台湾的媒体生态与环境,的的确确存在许多问题。蔡英文政府用各式各样的理由将中天新闻台关台,简直比戒严时期的国民政府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在民进党塑造的反中抗中当道的台湾社会,如今只要报道两岸和平、批评民进党的施政,就会被贴上亲中卖台的标签、就会被舆论进行围剿,但这些难道不也正是侵害“新闻自由”吗?

虽然有许多民众上街表态力挺中天,但中天新闻台仍被蔡英文政府下架。(中央社)

似乎,“自由民主”社会打击假新闻才是真民主、真心为民众着想、也是民进党所谓抗中“防卫性民主”的手段之一。一旦到了香港或中国大陆,打击假新闻就是打压新闻自由、就是强化专制。台湾与西方若还是只会继续从自己的角度看待香港与中国大陆,势难化解横亘在彼此间的隔阂,也只会更凸显自身立场的疲弱。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