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青年强则国家强。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有之,六旬男子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穿越百年,面对使命、担当,不同时代的青年给出了近乎一致的答案。

  1921年7月23日,一个永载史册的日子。这一天,13位中共一大代表,同2位共产国际代表在上海一幢石库门建筑里,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是一次年轻人的会议。最年长的何叔衡不过45岁,最年轻的刘仁静只有19岁,以后改变整个中国面貌的中国共产党,最初就是由这样一些年轻人成立起来的。那一年,作为13位一大代表之一,毛泽东只有28岁,这也是13位中共一大代表的平均年龄。

  1916年,27岁的李大钊从日本乘船回国,他带着救国救民的使命和朝气蓬勃的进取精神,期望能改造旧中国,寻求救亡图存之道。李大钊在《警告全国父老书》说:“同人等羁身异域,切齿国仇,回望神州,仰天悲愤。以谓有国可亡,有人可死,已无投鼠忌器之顾虑,宜有破釜沉舟之决心。”

  1950年,26岁的邓稼先在美国普渡大学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恩师的挽留、同窗的劝说没有阻止他回国的脚步,他决心为祖国的科研事业发光发热。1958年秋天,领导找到邓稼先,说“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征询他是否愿意参加这项必须严格保密的工作。如果明知道未来的日子条件艰苦、需隐姓埋名,一走就不知何日是归途。去,还是不去?邓稼先用1964年10月戈壁滩上壮观的原子弹蘑菇云告诉了我们答案。

  1959年10月,36岁的铁人王进喜作为全国劳动模范到北京参加国庆10周年庆典,当他看到公共汽车上背着一个大包袱,感到很好奇,有人告诉他那是煤气包,因为国家缺油,公共汽车改烧煤气了。国家缺油到这个程度,对石油工人来说实在是说不出来的痛楚。这位坚强的西北汉子蹲在街头哭了起来。1960年4月,大庆打第二口井时发生井喷,在投放重晶石粉等多种方法失效的情况下,王进喜带头跳进泥浆池,用身体搅拌泥浆,最终制服了井喷。

  2021年4月13日下午16时,26岁的“95后”姑娘王霜在奥运会女足预选赛亚洲赛区加时赛中劲射破门成功反超比分,最终全场比赛结束,中国女足总比分4:3淘汰韩国女足成功冲进东京奥运会。赛后,梅开二度的王霜不禁泪洒赛场,这样喜悦的泪水,比预想中来得晚了太久。挺过了疫情所带来的封城、挺过了漫长的恢复期、挺过了伤病带来的不利影响,在最重要的舞台上,王霜终于等来了属于球队和自己的闪耀。加油,铿锵玫瑰!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每隔10年就有一代人被称为“垮掉的一代”。其实,中国从来就没有“垮掉的一代”,只有一代代“永不弯曲的青年脊梁”。疫情期间支援武汉的医务人员当中,“90后”“00后”约占三分之一。昨天父母眼中的孩子,今天已然成为新时代共和国的脊梁,成为我们国家的骄傲和希望。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