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1年4月28日起,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为了巴特肯州的争议地带爆发摩擦,旋即升级为两国军队互相交火的冲突,造成46人死亡与数百人受伤。尽管两国已于5月1日宣告停火,但由于中亚各国争夺领土与水资源的问题沉痾已久,且吉、塔两国曾于2019年9月交火过一次,因此这回和平能持续多久,实在是个未知数。

2021年5月2日,一名吉尔吉斯妇女站在因同塔吉克斯坦交火遭毁的屋子前,两国因争夺水资源与土地而爆发激烈冲突。(AFP)

但更值得引人关注的是,正在自阿富汗斯坦撤军的美国,会否乘中亚冲突再度强势进驻,以填补自身在当地的战略真空。毕竟自苏联解体后,美国就将中亚视为围堵俄罗斯与扩张自己全球军力的新基地,并以协助改善水质和提供治水经验的理由介入当地政局,希冀在保障饮用水的“人权”美名下重塑中亚政治体制,最后打造出亲美的卫星政权。

况且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甫于4月23日正式提拔美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唐纳德‧卢(Donald Lu)出任主管南亚与中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解决了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该职一直悬缺的窘境;同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还主持了与哈萨克斯坦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等五国的部长级会议,声言要强化美国与中亚五国间的合作,因此很难不使人怀疑美国的中亚政策是否将变得更活跃甚至激进。

原本苏联时期,中亚各加盟共和国的水资源问题在苏联统筹的“中亚统一能源体系”中获得妥善分配,位于锡尔河、阿姆河上游、水资源较丰沛的塔吉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通过出口水电的方式,向下游国家交换农产品与天然气。待苏联解体后,中亚五国于1992年签订《阿拉木图协议》延续苏联时期的水资源分配比例,但随着各国经济发展与治理水平的差异,用水需求亦愈来愈大,早年的比例因而不符现实,由此造成五国间的矛盾。

塔吉克斯坦欲修建罗贡水电站之举,引起哈萨克斯坦斯坦等下游国家的激烈反弹。此为2018年11月16日,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出席罗贡水电站第一组机组投产的庆典。(Central Asian Bureau for Analytical Reporting)

譬如塔吉克斯坦欲修建罗贡水电站和吉尔吉斯斯坦想兴建卡姆巴拉金水电站,就引起下游国家的激烈反弹,认为水流将会遭截断进而影响自身的用水与农产。时任乌兹别克斯坦总统卡里莫夫(Islom Abdugʻaniyevich Karimov,1938─2016年)便于2012年警告称这可能会引起战争,2015年又呼吁联合国介入;时任哈萨克斯坦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亦称这牵涉本国的核心利益。但由于吉、塔两国都过于穷困,急需兴修水电以刺激经济,俄罗斯与美国亦争相贷款好伸张势力,故表面上这是中亚五国间的水资源纠葛,但实质上仍是大国竞逐的代理人纷争,各国未必能完全自主。

尤其是美国,自2012年起在中亚与湄公河流域国家推动“水问题伙伴关系”(U.S. Water Partnership),以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际开发署与民间公司为核心介入当地国家的水资源问题。在美国来看,以实施避免“水战争”的预防性外交为当务之急,因此不断鼓励中亚国家共享水资源与改善咸海,希冀能借此掐熄中亚为争夺水资源打得头破血流的战火之苗。

2013年9月16日,在美国牵头下,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斯坦与巴基斯坦四国签署“中亚南亚水力发电项目(Central Asia-South Asia-1000)”,建立跨国供电网。(PID)

不过美国援助的方式隐然透露着改造当地政治体制、以及辅弼自身在阿富汗斯坦基地的企图。因为美国国际开发署的做法,是鼓励中亚各国的地方政府、非政府组织(NGO)还有住民组成的水用户协会共同合作治理,这看似示鼓励公民自决,但在某种程度上是架空了中央的统筹权威和加深分离意识。此外,2013年美国与世界银行合力促使吉尔吉斯斯坦与塔吉克斯坦参加中亚南亚水力发电项目(Central Asia-South Asia-1000),规划横跨1,227公里、耗资约11.7亿美元的跨国输电网,让吉塔两国出口多余电力给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斯坦。

由于巴基斯坦自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时代就被视为“反恐”伙伴,是美国打击塔利班等恐怖组织的大后方,阿富汗斯坦又是美军在中亚的枢纽,因此实际上这是利用吉塔两国的资源,来挹注美国的全球霸业。再说2020年美国公布《美国中亚战略2019-2025:加强主权和经济繁荣》(United States Strategy for Central Asia 2019-2025:Advancing Sovereignty and Economic Prosperity)时就强调过“无论美国在阿富汗的参与程度如何,中亚都是一个对美国国家安全利益至关重要的地缘战略地区”,并指明不让中俄成为当地中心。因此随着拜登政府欲从阿富汗斯坦撤军,美国对中亚五国的介入力度势必会增强,不会平白流失自己经营多年的影响力。

中亚各国的政治版图与民族纠纷,是自沙俄、苏联时期一路延续至今的历史问题,而随着环境与气候变迁,这些问题又会因水资源更形恶化。更可悲的是,中亚正处于欧亚的交会之处,对大国来说更是不能轻忽的战略要冲,因此汲汲于围堵俄罗斯与中国的美国,势必不会因撤军阿富汗斯坦就放弃渗透中亚的居心。而这种干预也只会加剧当地各国间的矛盾,毕竟美国对水资源分配的建议也是按照自身利益提出,并非当真考虑各国的实际需求和发展意愿,故恐怕只会使“水战争”的爆发风险愈来愈高。近日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间的驳火,正是凸显美国所谓“水问题伙伴关系”有多么脆弱的最好明证,也昭示了美国霸权看似善意、实则只求利己的真面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