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印度疫情失控,中国舆论,到底该怎么面对呢?

中国外交部官员,不论是汪文斌还是王毅,都表示愿意帮助印度,“病毒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在日前写道。

病毒无国界,是全人类的敌人。昔日美国疫情严重之时,部分民粹政客想对中国发起“病毒索赔”,中国外交部也曾呼吁美国,“病毒才是美国的敌人,中国不是。”

在这个流通的世界,病毒不是哪个国家养的“狗”,只“咬”敌人,这该是人们共同的态度。然而印度疫情爆发之后,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了一个大哉问:该不该做“圣母”?媒体要同情印度、还是可以幸灾乐祸?

中国媒体人、中国教授,纷纷卷进舆论场的这些骂战。印度疫情严峻,出现了教授训斥网友“太圣母,同情印度就去印度”,甚至出现了某官方媒体讽刺印度焚烧尸体的画面。

中国外交对外主打人类命运共同体,病毒是共同的敌人,然而内部的某些官方媒体甚至是教授,仍秉持一项原则“别人可以骂我,我为什么不能骂回去?”

印度疫情严峻,也意外在中国互联网上掀起骂战。(Reuters)

印度的“扭捏”

中国民意不满印度的其中一个点是,中国政府对印度确实释放了善意(先不论民间态度为何),官方态度至少摆在那里。

但印度莫迪政府对中国的医疗物资捐赠态度扭捏,显然在权衡国内的民意。这看在大陆民间无疑又更无语了,“这是病毒啊,印度政府没救了”。

这是病毒啊,为什么印度政府对中国的医疗物资如此别扭?

“印度人的自尊心非常强,经济上去中国化的目标也非常坚定。在和中国脱钩这一点上,他们的高层已经达成共识了。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可能在于,他们觉得其他国家,像美国和欧洲国家能够提供帮助,也应该提供帮助。”这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与南亚研究中心的学者刘宗义,日前受媒体采访时说的。

对印度政府而言,接受欧美的帮助,自然比受中国帮助更“不用顾虑民众反弹”。

再来看看印度媒体及舆论。最广为人知、且许多人使用的《印度时报》(Times of India),就非常民族主义,底下的留言或是讽刺“我们才刚禁了中国的app(抖音),现在用它的物资吗”,或是毫无理性地大骂“都是中国制造病毒”。

也有不少留言强调,印度是跟中国“高价购买”制氧机,一切在商言商。

但是,若是偏菁英阶层的媒体如caravan和the wire,对于中国医疗物资捐赠与否,就会有不同分析方式。比如日前the wire就刊登了一篇疫苗学者的访谈稿,标题就是“印度应接受中国疫苗”(India should Ask China for Surplus COVID Vaccine Suply),这篇文章也被部分中国媒体转载。

这显示当发生性命攸关的严峻情况,掌握资源的印度菁英们是非常明白现实的。讽刺的是,这些菁英们自然有办法获取医疗资源,所以反而比部分“反中”的基层人民,还要“安全”。

中国为何要帮印度?

就在印度疫情严峻的4月26日,日本政府与印度政府通电话,提到日本对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尝试”感到担忧,并提到“印太战略”的重要性。

在中国舆论场中,去除昔日印度对中国疫情的态度之外,此次疫情,更上升到“民主国家对抗中国”的老论调上。

中印两国在这件事上都展现很大民粹,然而现在的根本现实是:各国经济因疫情停摆;大量的死亡人数。印度与中国也并不遥远,而病毒,可没有分国界。

再者,站在国际政治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中印未来还会有风波,会有争执,但也不会停下合作与谈判。

中国的追求是不断改善现有问题,让人民的生活一天一天更好,而印度,期望持续南亚霸主地位。两国有边界摩擦,但更有很大的合作可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