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富豪兼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Bill Gates)于5月3日宣布结束与妻子梅琳达(Melinda Gates)之间长达27年的婚姻关系。盖兹发出的声明指称“我们不在再相信可以以夫妻的身分,在生命的下一个阶段共同成长”(can no longer grow together)。这对身价总和1,270亿美元的夫妇正式离婚。

比尔盖兹(Bill Gates)(右)宣布结束与妻子梅琳达(Melinda Gates)(左)之间长达27年的婚姻关系。(AP)

盖兹夫妻离婚一事,果不其然成为网路上的热门搜寻对象。而两岸近期也有不少名人夫妻檔选择离婚。比如大陆女星赵丽颖在4月底宣布和大9岁男星冯绍峰离婚,结束近3年婚姻,该讯息让外界相当震惊;在台湾备受瞩目的台日联姻,日本桌球天后福原爱与台湾桌球选手江宏杰的婚姻,也在福原爱疑似外遇被拍、及江宏杰正式向法院诉请离婚后,4年婚姻将画下句点。

名人离婚的新闻,除了激发对婚姻本质的讨论之外,更引人瞩目的话题则是财产会如何分配。像身价2,014亿美元的世界首富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在2019年与元配麦肯琪・史考特(MacKenzie Scott)离婚时,就付出高达383亿美元的天价“分手费”,而麦肯琪也立刻跃居世界女首富。所以,如今舆论也同样关心身价1,299亿美元的比尔盖兹将会为离婚付出多少代价。

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左)与前妻麦肯琪・史考特(MacKenzie Scott)(右)离婚时,就付出天价分手费。(Getty)

同样的,赵丽颖跟福原爱婚姻破裂的讯息一出,虽然大家同样婉惜佳偶的分离,但离婚之后,舆论关注的焦点仍然务实地围绕在财产分配之上。

犹记得2016年,中国大陆互联网巨头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与妻子李琼达成离婚协定,同时确立财产分割,其中,李琼分得2.7793亿股昆仑万维股份,按当时股价计算,李琼分得财产达到人民币70.76亿元,被称为“中国最贵的离婚案”。

这些富豪离婚之所以吸引眼球,主要在于他们的婚姻早已非私事,甚至还可能关乎整个公司与企业的经营。比如,2008年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与上海电视台女主播杨蕾的离婚案,刚好卡到土豆网赴美国那斯达克上市日程,因为王微受到离婚财产分割判决影响,导致延误上市日程,这件离婚案催生投资界的“土豆条款”,投资者要求被投资公司的CEO、主要创始人结婚或者离婚必须经过董事会,尤其是优先股股东的同意后方可进行。

大陆《民法典》在离婚规定旨在更加保护弱势方,体现保护功能、诚信原则。(Reuters)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大陆在2021年1月通过新的《民法典》,取代过往的《婚姻法》。新法规对于离婚的规定较过去有些许变化。

例如,新法规定的夫妻共同财产范围扩大了,像是“劳务报酬”、“投资的收益”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实质上扩大了夫妻的共同财产;离婚时,夫妻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如果协议不成,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按照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总而言之,《民法典》在离婚规定上更新之处,旨在更加保护弱势方,体现保护功能、诚信原则等。

那么,台湾又是如何处理夫妻离婚后的财产?根据去(2020)年底通过的《民法》修正案,未来夫妻离婚或变更法定财产制后,法院可视双方经济能力、子女照顾养育、家事劳动等因素,“调整”财产分配,甚至“免除分配额”,这意味任一方甚至可能分不到财产,若婚前债务也不必平均分配债,将可保障家中经济弱势一方。总体而言,两岸的法律规定在离婚财产分割上,都更加注重保护婚姻中的弱势方。

原本令台湾社会称羡的佳偶福原爱(右)与江宏杰(左)夫妻近期宣告婚姻破裂,接下来他们也将面对财产分割的问题。(微博@福原愛AiFukuhara)

综观上述,必须问的是,过往婚姻被蒙上自由恋爱的浪漫风格,但离婚后这层幻象被剥下,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财产分配问题。这或许得回到德国哲学家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所揭示关于婚姻的三种型态,从群婚、对偶婚(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到当代的专偶婚(一夫一妻)。

如果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不过,个人性爱的持久性在各个不同的个人中间,尤其在男子中间,是很不相同的,如果感情确实已经消失或者已经被新的热烈的爱情所排挤,那就会使离婚无论对于双方或对于社会都成为幸事。只是要使人们免于陷入离婚诉讼的无益的泥潭才好。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恩格斯认为,专偶婚制的出现意味着男性家长取得了统治权,并且子女拥有确定的财产继承权,在专偶婚中有婚姻不可解除的特点,原因便在于该婚姻制度仰赖经济状况而定。换言之,专偶婚从历史经验来看,是具有巩固财产继承的特点。

那要如何突破这种轮回?恩格斯的答案是以爱情为基础,并持续保持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道德。虽然这话在离婚新婚层出不穷的当代社会看来过度浪漫,但其实这或许也表示,大众应重新省思经济生活的单位、重新思考婚姻的本质,抛开各种利益纠葛,回归人际之间的义务与关怀,或许才会少一点家庭悲剧的发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