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台北市党部评委召集人赵映光之子赵介佑涉嫌诈欺及贩毒案,于日前遭检方声押获准。但赵介佑被羁押后不仅被爆出疑似享有多项“特权”,其同时为民进党“高级党员”及“黑道成员”的双重身分,也因此遭到曝光。

根据台媒《风传媒》报道,赵映光是民进党高层,曾代理过党部主委,其子赵介佑不仅参选过台北市党部党代表,于蔡英文总统选举期间担任台北市竞选总部顾问,同时也被警方标记为竹联帮黑道成员,经营诈骗集团与贩毒生意。刑事局逮捕赵介佑在内的4名涉案人士时,当场起获600多包毒咖啡,也在赵介佑家查获K他命等毒品。

民进党台北市党部评委召集人赵映光儿子赵介佑涉贩毒、诈欺罪,讯后遭台湾警方移送地检署并声押获准。(Facebook@赵介佑)

根据多家台媒报道,赵介佑不仅在羁押中获取本该极度保密的羁押庭笔录,甚至前往台北北投警察分局“兴师问罪”,也有网友发现,赵介佑于2018年便动用关系与遭关押借提的友人会面。其实赵介佑早有不少枪炮、暴力、恐吓等前科,更于2020年因触犯《组织犯罪防制条例》遭判刑,但并不影响他民进党党代表的职位,而从其与蔡政府的内政部长、国策顾问以及警界人士的合照来看,赵介佑自称“黑白通吃”恐怕所言不假。

民进党涉“毒”这并非第一桩,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次子柯钧耀,便于2020年被台湾海关查获是大麻膏的收件人,调查局怀疑其涉嫌从美国运毒,柯钧耀虽被验出有毒品阳性反应,但仍坚称其不知情内容物是大麻,地检署最后依罪嫌不足给予不起处分。相较于柯钧耀的“运毒”和“吸毒”嫌疑,此次赵介佑“贩毒”显然情节更加重大。而事件爆发后赵介佑的嚣张跋扈,以及背后牵扯的警政势力之深,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2013年曾有风声指出有黑道要加入民进党,时任党主席苏贞昌曾义正严词的表示,他是被国民党运用黑道迫害过的人,民进党虽穷,但更不容黑道染指,黑道要加入民进党,“门都没有”。如今贩毒的黑道不仅能入党,甚至能位居党内高职、黑白通吃,对警察颐指气使,看来苏贞昌的“门都没有”,全文可能是“黑道家要入民进党,什么门坎都没有”。

诚然,在选举绑桩等需求下,蓝绿两党都与黑道脱不了关系,但民进党显然将帮派文化在党内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民进党内派系众多,当面临利益冲突时,党内斗争冲突或会刀光剑影,一旦利益分配得当,又能展现出一致对外的团结态势。此外,下层适时替上层顶罪,将伤害降至最低,待风头过去再回锅或步步高升的案例在民进党内亦层出不穷,举凡经历高雄气爆、普悠玛翻车而下台的吴宏谋、以及最近又回锅行政院的丁怡铭等人,都能发现民进党对“顶罪”的自己人绝不亏待,对基进党、时代力量等“小绿”的拉拢利诱更是不在话下。这恐怕是国民党远远不及之处。

台行政院发言人丁怡铭因牛肉面风波言行失当被迫请辞,但近期又被苏贞昌招揽回行政院。(中央社)

民进党的帮派文化确实帮助他们巩固了政治竞争上的优势,但“帮派文化治党”与“帮派治党”毕竟天差地远。民进党台北市党部虽于是发后声明将开除其党籍,相关高层也纷纷切割,表示与赵介佑并不相识。但赵介佑先前诸多暴力恐吓、讨债、诈骗、聚众伤人等犯罪情事,就连警方都将其列为“治安人口”,此种社会毒瘤竟能大大方方的担任党职、成为蔡英文的竞选顾问,要说民进党先前毫不知情,也不免太过牵强。

不少绿营支持者仍深信民进党能实现“台独”理想,民进党在这条路上虽然走得扭扭捏捏,连“护照、华航正名”等议题都完成的七零八落,但仍能不断藉由各种内宣提供支持者们希望,尽管大部份的人都心知肚明在现实上难以达成。这何尝不是政客们所喂食的“毒药”,在反复施打后成瘾于短暂的激情与虚幻,最终难以面对客观的现实处境。民进党的“台独”之路未竟,但在“毒台”的路上已走了多长的几哩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