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将至,近期两个与劳动相关的新闻在大陆造成话题。一是中国大陆女星郑爽遭前男友爆料,直指郑爽通过阴阳合同在影视剧《倩女幽魂》中获得收入人民币1.6亿元,按77个工作日计算,日薪超过208万元。其中引起争议的是,该金额违反大陆广电总局的“限薪令”,其规定演员片酬不能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此外,也怀疑郑爽可能存在偷漏税行为。

北京卫视的系列纪录片《我为群众办实事之局处长走流程》中,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体验了一天外卖小哥的生活。(微博@北京卫视)

与此同时,北京卫视于4月28日播出系列纪录片《我为群众办实事之局处长走流程》,片中,北京市人社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体验了一天在美团平台下接单送外卖的生活,在工作过程遭逢堵车、赶时间、怕被送晚而被扣60%薪酬,12小时后,王林完成5单,总计获得快递费41元。让这位官员不由得感叹“真的太不容易了,我觉得很委屈。我今天跑了那么长时间,就挣这么点钱,离我的100块钱的目标差那么多。”

同样是营生,但郑爽的日薪208万与王林体验的外卖小哥41元差距极大,这样的对比引发诸多网友感叹不同人生差距,有陆网友直叹“小爽一秒钟比这还多呢。”事实上,这是中国大陆快速发展背后,正在衍生的社会结构性问题,贫富差距正在扩大。而这样的差距对于台湾社会而言,也是深有所感、心有戚戚焉。

对大陆而言,在现代化与都市化的进程中虽然享受到发展果实,但不可讳言,由此衍生而出的问题也正在增长。以衡量所得分配不均的吉尼系数来看,大陆自2008年数值下滑,但到2015年后又逐步上升,至2018年达到阶段高点0.468。从初步数据来看,可略推估所得分配已是大陆社会的重大议题之一。

中国大陆自2015年吉尼系数逐步上升。图为2008年至2019年中国大陆吉尼系数。(黄雅慧/多维新闻)

因为富者恒富、贫者越贫的现象正在产生,这相对会挤压到中等收入群体的扩张。所以除了从数据上显示分配不均的隐忧外,大多数处于中等收入的青年族群也认为长期下来,一切都不过是自我消耗,看不到发展前景,因此”内卷化” (involution)也成为十分热门的话题,而这种状态对中共”建成小康社会”、维持乃至于继续进步都会是严峻的挑战。

而对台湾来说,相对于大陆则较早进入发展症后群,对于分配不均感受更深刻。根据台湾主计总处公布2019年工业及服务业受雇员工全年总薪资中位数为新台币49.8万元、平均每月约4万初,总计受雇员工数为796.7万人,有半数受雇员工、约398万人年薪连50万元都不到。

另外,从行业别更能体现出差距。比如高薪族群有电力及燃气供应业112.4万元,金融及保险业94.8万元,出版、影音制作、传播及资通讯服务业70.4万元,医疗保健业64.5万元。其他如服务业、住宿餐饮与教育等均未达40万元。而以占台湾就业人口六成的服务业青年自然对于贫富差距、“M型化社会”(指穷人跟富人变多,中间阶层凹陷)同样十分有感。

根据台湾主计总处数据,台湾约有398万人年薪连50万元都不到,因为大部分从事服务业的年轻人薪资低。图为2019年台湾各行业薪资中位数。(黄雅慧/多维新闻)

那么,要如何弭平这样的差距,并重新进行资源分配?其实关键仍在于政府的治理能力。以大陆而言,虽然一面力求发展,但同时也注意到弱化的中等收入阶层对促进经济主旋律的”内循环”不利,因为中等收入阶层会是提升消费力最主要的群体,因此官方试图让整体市场发展变的公平,近期官方从垄断行业下手就是信号。

一个显著的案例便是针对电商平台进行整改,比如针对阿里巴巴、美团等平台巨头的监管,假设跳脱西方媒体舆论认为是在压迫民企的语境,而将中共对阿里的严查与惩处放在促进市场公平的维度上来看的话,便是希望能减少垄断、让资源与利益能不被单一势力挟持,阻止市场的不合理分配,进而促进收入的公平。

而民进党政府也被年轻人寄予厚望能解决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特别是处里低薪、高房价问题。近期蔡英文政府虽针对高房价提出一些举措,包括台湾央行从信用管制下手限制借贷,财政部也提出房地合一税,但这似乎让台湾青年无感。因为这些举措能管制的有限,台湾官方不敢动到利益团体的乳酪,比如对企业、地主或建商加税,或是改变长期为求经济发展而往资方倾斜的政策,这些才是青年最在意的问题。

总之,两岸都在发展的路上前进并承受痛楚,所得差距问题成为两岸青年的共感。尽管存在着类似的问题,但两岸是以不同的治理态度与模式应对,未来会产生如何的社会样貌,值得持续观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