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原因导致台湾低工资、低物价却高房价呢?台湾中央银行总裁杨金龙近日于台湾立法院答复台湾立委时指出,问题源于台湾的“投资率低”。而杨金龙口中的投资率低,说的当然不是房地产的投资,而是台湾的过剩资金没有投入于创造就业、提高生产力的实质投资。

对于年轻人买不起房的问题,台湾央行总裁杨金龙近日表示“我是年轻人时,我也买不起房子”。不过,他尚未说明白的是,如今年轻人的处境与过去更难以同日而语。(中央社)

“台湾就是投资率永远都比储蓄率低,没有好好投资”,杨金龙指出,如此一来就导致生产力下跌,衍生工资停滞、产业对劳工需求弱化。杨金龙确实指出了一个台湾经济这30多年来日益严重的问题,即企业和富人虽有丰沛资金,却没有被适当的导向、运用于生产性事业的投资。

不过,杨金龙没时间来得及进一步完整说清楚的部分是,又是什么原因导致过剩资金流向房地产,而非真正投资生产、壮大台湾?

台湾经济学者瞿宛文把台湾自新世纪以来投资不振的问题,视为台湾经济的“不成功转型”后果。瞿宛文在《台湾的不成功转型》一书中指出,这是由于台湾在民主化后的政治、经济转型过程,未能形成追求“整体经济发展”的共识,也欠缺具前瞻、可行性的产业政策。而政治的恶性竞争、新自由主义“小政府”意识形态成为主导性的经济理念,以及未能正视两岸关系对于台湾经济发展的重要性,都是导致台湾转型不成功的成因。

全台平均的“房价所得比”约九倍,台北市更是高达近16倍,新北市为12倍。按国际房价负担可及性标准来看,皆属于“极度不可近”(高于5.1倍)的程度。(中央社)

除了台湾不再有具前瞻性的产业政策,可让资金适得其所的结构性问题外。推升房产投资报酬率,形同在鼓励“囤屋”、“炒房”的不公平租税问题同样难以被忽视。

事实上,杨金龙也并非没注意到这个问题。他曾坦言台湾的不合理高房价与房屋持有成本太低有关。而其主持的央行对高房价问题的研究报告中,其在辩护利率非房价上涨的单一因素时亦指出,当前台湾房地产的租税制度是难抑囤屋、养地,却易扩大贫富差距。

毕竟当“养房较养车便宜”、持有低价汽车的税负要高于持有高价房产时,闲置、逐利而居的资本,自然就会流向房市,进而推升房价的不合理增长。诚如台湾经济智库“中华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健全近日在接受台媒中央社访问时所言“制造业毛(毛利率)三到四,房地产一年10%到20%投报率,你会投资什么?”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

过剩资金流向房地产,以及房地产的高投资报酬率无不显现台湾当前的经济规则是“鼓励投机、不利投资”。而在这套规则下多数人承受着高房价、低工资的苦果,扭曲的资源配置也让“产业升级”沦为空谈,这样的社会更是让人感到绝望、无依,看不见未来的。

对于资金与人民无法“适得其所”的问题,台湾社会需要的是考量社会整体利益,结合分配正义目标的经济愿景和产业政策,以及能修正不合理房价的住房政策。而非什么“几十年来最大规模资金回流”的大内宣,或是房地产租税改革要再审慎研议的托辞。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