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在周末进入“五一”假期,中国大陆有五天“黄金周”假期,台湾则有三天连假。按照惯例,历年五一劳动节当天,台湾的工会团体都会集结在台北,共同举办游行上街抗议,表达劳工对政府的诉求。今(2021)年也不意外,本次台湾五一游行的主题为“薪资要提高,年金要保障”,将矛头再次对准台湾的低薪问题和退休金问题,要求政府改善。

2021年台湾五一游行的主题为“薪资要提高,年金要保障”。(五一行动联盟供图)

游行主办单位“五一行动联盟”表示,游行将动员3,000名各行各业劳工一起走上街头,从台湾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出发,步行至行政院前。今年五一游行还将以两岸目前都很热门的职业“平台外送员”开场,并演出“选票换跳票”的行动剧,讽刺台湾人在2020年投下选票让蔡英文再次执政,但她上台后对劳工的承诺一一跳票,呼吁政府应该提出具体方案,解决台湾劳工低薪、缺乏退休生活基本保障的迫切问题。

事实上,要求政府改善“低薪”、“过劳”和“退休金改革”的诉求,已经是长年盘据台湾五一游行的主题。回顾过去五年来的主题:2017年游行主题是“反剥削、要保障”;2018年是“反过劳、拼公投、要加薪、争劳权”;2019年是“多休假、多保障”;2020年则为“防疫有漏洞,谁来顾劳工”,当年的诉求同样要求改善台湾劳工“低薪”和“过劳”的状况。

台湾劳工到底有多低薪?目前台湾法定基本月薪为台币24,000元,而根据蔡英文政府公布的今年1月薪资统计,台湾全体受雇员工经常性薪资平均为台币43,125元。听起来似乎不低?然而,国民党智库和民间机构却有截然不同的分析,国民党智库所做的民调指出,85.7%的受访者表示薪资涨幅跟不上物价;另根据台湾“yes123求职网”统计,去(2020)年有87%劳工一年以上未调薪,其中近一成10年以上未调薪,台湾劳工总计平均被冻薪3.8年、创八年新高。

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徐巧芯日前就痛批蔡英文政府“玩弄数字魔术”,用台湾大企业“台积电”的薪资平均到多数人的薪资,让人误以为薪资成长,实则忽略台湾人普遍低薪问题。事实上,由于台湾政府公布的薪资数据实在和民众的感受落差太大,惹怒台湾最低薪的青年群体,2018年一群青年团体还曾到行政院抗议,发起“对不起,是我拉低了平均薪资!”的道歉活动,讽刺蔡政府对改善低薪无所作为,让台湾年轻人长年买不起房、不敢生小孩、甚至存不了钱。

2018年台湾青年齐聚行政院前抗议,以“道歉”方式讽刺蔡英文政府的挽救低薪政策没有实质效益。 (蔡苡柔/多维新闻)

“五一行动联盟”也指出,去年台湾虽受疫情冲击,年度经济成长率仍达3.11%,台政府也乐观预测今年经济成长率4.64%,但是台湾劳工未公平分配到经济成长的果实,薪资成长的速度远远不及经济成长速度,可见薪资不公的程度深化人心,成为五一游行主要诉求其来有自。

另一方面,“过劳”近年也几乎成为台湾劳工的代名词,2016年台湾中华航空两千多名空服员发动大罢工,2019年中华航空机师也发动罢工,争取的都是反对过劳,要求更多的休息时间。另外像是台铁员工、客运司机、医护人员、消防员等等,也都曾经发起各种抗议行动要求改善“过劳”,对比中国大陆劳工“996”工作制的血汗,台湾其实也有许多行业劳工不遑多让,始终活在过劳的深渊中。

至于攸关台湾1,000万劳工退休权益的劳保年金,则因人口老化和少子化的趋势,导致劳工保险基金长期入不敷出,现在还出现所谓“破产”危机,蔡英文政府近年启动劳保年金改革,提出的方案却是要求劳工缴更多的保费、减少劳工可领到的退休金,遭工会团体痛批未来劳工退休后每月可领到的钱,恐无法支应老年生活。劳工提出的改革方向,则是要求政府向资本家课征更多的税,作为劳保年金的来源。

2018年1月10日,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劳基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场外劳团抗议民进党背弃劳工,朝立法院撒冥纸表达不满。(中央社)

以上台湾五一游行的诉求,反映了台湾劳工当前最关切和不满的问题,蔡英文政府能否对症下药,回应劳工的需求,将是其能否稳定执政的关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