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Nature Portfolio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解除了对政府科学家的研究限制,解散了一个备受争议的经费评审伦理委员会。

  美国取消了前总统特朗普政府对胎儿组织的研究限制,允许政府科学家重启涉及这种生物材料的研究,同时不再对研究人员的经费申请进行额外的伦理审查。

  当地时间4月16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宣布了这一变动。“这是个好消息。”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神经科学家Lawrence Goldstein说。Goldstein曾是该委员会成员,这个特朗普时代诞生的委员会专门开展额外的伦理审查。研究人员利用一些选择性流产的胎儿组织,研究从传染病到人体发育的一系列问题,他们认为这对一些疾病的研究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多年来,对胎儿组织(如图中的肺部组织)的研究一直受到争议。来源:Steve Gschmeissner/Science Photo Library多年来,对胎儿组织(如图中的肺部组织)的研究一直受到争议。来源:Steve Gschmeissner/Science Photo Library

  对胎儿组织研究的一些现行限制可能会继续造成阻碍。比如,NIH从2019年开始要求在经费申请中附加一份文献综述,Goldstein认为这会挤占申请材料的字数限制。

  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干细胞生物学与再生医学研究所主任Irving Weissman对此表示同意。他说:“没有哪个经费申请有那么多空间放得下全面综述和研究计划。”

  2019年 ,迫于来自反堕胎团体的压力,特拉普政府宣布了一系列限制胎儿组织研究的政策调整,此举令许多研究人员感到不满。调整后的规定要求政府科学家在他们的胎儿组织用完后即中止研究项目。此外,NIH隶属的美国健康和人类服务部(HHS)也宣布将成立专门的伦理审查委员会,审核向NIH申请经费的使用胎儿组织的研究项目——而NIH的正常经费评审流程本来就会对这些项目进行一轮科学评估。

  NIH在2020年公布该委员会成员名单时,曾被研究人员指出委员会的很多成员都是反堕胎拥护者。去年7月是该委会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会议,会上,该委员会只推荐资助其评审的14份申请中的1份。

  Goldstein说:“我真的很担心,我当时也是这个伦理委员会的成员,眼睁睁地看着一些很有意义的项目因为这种偏见被‘枪毙’了。”Goldstein在自己的研究中也用过胎儿组织,并公开支持这类研究。

  新冠疫情的头几个月,《华盛顿邮报》报道过,特朗普时代的这一限制导致了NIH在蒙大拿州的落基山实验室的一名研究人员无法通过实验研发新冠病毒感染的治疗方法,因为实验会涉及用胎儿组织建立的一个小鼠模型。

  置身于一个长期被卷入政治漩涡的科学领域有时候很难,“当你没有持续的经费和支持(会很难)——即使你做的是很好的研究,”美国莱斯大学贝克公共政策研究所的科学政策学者Kirstin Matthews说,“做胎儿组织研究的团队并不多,但他们做的研究非常重要,最好能让他们继续做下去。”

  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ISSCR)曾请愿美国当前和过去政府取消这种限制,该协会对新的政策变化表示赞赏。“研究经费应基于每个申请项目的科学和伦理价值。ISSCR对美国政府向循证决策的回归表示欢迎。”ISSCR的主席Christine Mummer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2019年财政年度有196个受NIH资助的研究项目涉及胎儿组织,占到其393亿美元经费预算的1.09亿美元。


新闻来源: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