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生活中,很多人都有接到诈骗电话的经历。电信网络诈骗可以说是不断翻新花样,屡禁不止,让人防不胜防。而在形形色色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中,总会出现电话卡、银行卡这些违法犯罪的必备工具。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是这类案件持续高发的重要根源,危害十分严重。从2020年10月开始,公安部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民银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三大电信运营商联合开展“断卡”行动,重拳打击从事收购贩卖“两卡”的“卡头”“卡贩”,摧网络、打团伙、断通道,严惩违规开办“两卡”的行业“内鬼”。

  去年9月份,广州市越秀区黄花岗派出所接到一位陈先生的报案,称自己遭遇了电信诈骗,对方以进行虚拟货币投资高回报为诱饵,让他向指定账户多次汇款,总金额接近27万元。之后,对方便销声匿迹。接到报案后,当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他们发现,接收陈先生转账的银行卡除了接收陈先生的转账之外,还有全国各地的转账记录,十分可疑。

  广东广州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七大队副大队长邱凯文说:“通过去银行调取视频,就发现这些开卡人去开卡的时候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去的,而是有专门的人带他们去,而且带领不同批次的开卡人去开卡的都是同一帮人。”

  原来,这是一个流窜在广州市黄埔、增城区一带,开办、贩卖银行卡和手机卡的犯罪团伙,并已形成一定规模。经侦查发现,这个团伙包含上级卡商、下级卡商、看守“卡农”人员、“卡农”等。所谓的“卡农”就是出卖个人信息为犯罪团伙开办银行卡和手机卡的人。主要嫌疑人王某、韩某通过社交软件,组织、拉拢这些人从全国各地专门来广州开设银行卡和手机卡。

  邱凯文说:“身份证、银行卡、电话卡、还有U盾,这个就是个人用于操作转账的‘四件套’,开卡人就把这个‘四件套’卖给了‘卡头’,300到600之间,‘卡头’把卡卖出去是3000块钱一张卡‘四件套’,这‘四件套’就交由洗钱的人去进行实际的操作转账。”

  当开卡人也就是“卡农”开设好银行账户和手机卡后,这个团伙纠集十余名看守人员,将他们暂时看管在一些小旅馆、小公寓内,监督他们通过手机进行银行卡实名验证、注册某第三方支付平台等,为网络赌博、网络诈骗等电信网络犯罪提供支付结算。

  邱凯文说:“因为在旅馆里是包吃的,住又不是这些开卡人自己给钱,而且有手机玩,又不用干活,就躺在那里玩手机,一天至少有300块钱的收入。”

  这是一起典型的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案件。去年10月22日凌晨,广州市公安局实施抓捕,共抓获包括王某、韩某在内的嫌疑人30名,现场查获作案手机30余部和银行卡一批,初步串并全国各地电信诈骗案件174宗,涉案金额4045万元。据了解,自去年10月全国“断卡”行动开展以来,公安部指挥各地公安机关先后开展四轮集中收网行动,向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发起凌厉攻势。

  公安部刑侦局局长刘忠义说:“任何一类电信网络诈骗都离不开资金流和通讯流,也就离不开‘两卡’。非法‘两卡’不仅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活动服务,反恐、网赌、贩毒等各类违法犯罪都以‘两卡’作为通讯和支付的载体,如不加以严厉打击、严格管控,危害将越来越突出。”

  开展“断卡”行动就是要重拳打击从事收购贩卖“两卡”的“卡头”“卡贩”,摧网络、打团伙、断通道,严厉惩治违规开办“两卡”的行业“内鬼”。同时要加强信用惩戒,强化有关行业的重点环节治理。

  刘忠义说:“对出租、出借、出售‘两卡’的违法失信人员,实施5年内禁止使用手机支付、银行支付业务,暂停新开银行账户,5年内只保留1张手机卡的惩戒措施,并向全社会公开曝光。对失职失责的通信运营商网点、银行网点或支付机构依法从重处罚,对相关责任人一案双罚。”

  “断卡”就是让电信诈骗集团无卡可办,因此就要堵住申领“两卡”的所有漏洞。去年8月,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公安分局在侦办两宗电信诈骗案件的过程中,发现犯罪分子使用的银行账户是在本地农业银行开办的一个对公账户,那么这个对公账户是怎么开办的呢?

  公安人员顺藤摸瓜,牵出了这家银行的“内鬼”。经初步查明,这家银行的工作人员田某等三人在作为对公账户尽职调查员期间,违规为犯罪嫌疑人办理虚假的对公银行账户。

  犯罪嫌疑人田某说:“我们之前开户比较差,网点扣了很多分,领导就想着从开户这边为抓手,把分给弄回来,扣分就扣工资,领导也会被问责。”

  正常情况下,如果企业要开设对公账户,银行的相关工作人员需要上门调查核实,确认核实企业的办公地址、租赁合同等信息之后,才能够开设账户。然而,要完成这样的审核流程,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了提高业绩,田某等人动起了歪脑筋。

  田某说:“同事跟我说,其实没有必要那么辛苦,其他人都没有上门核实,帮忙P(修改)的照片,他说看不出来,从来没有因为没有上门核实被退回来过。当时我就接受了这个意见,去开户。”

  就这样,田某等3人从2019年初开始,伙同需要办理银行账户的中介,伪造相关文件,先后一共办理了虚假对公账户近两百个,从中牟利。其中就包括为电信诈骗团伙开设的账户。

  目前涉案的三名银行员工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为了扎紧申领银行卡环节的篱笆,人民银行正不断健全警银协同打击治理机制,加强交易监测,管控异常交易账户,及时将可疑线索移交给公安机关。

  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支付结算处处长陈卫东说:“一个是对商业银行,包括非银行的支付机构,要求他们对交易环节进行实时监测和甄别,对于异常情况,要及时处理,及时拦截。比如夜间交易频繁,还有先小额的试探交易,然后马上大额交易,并且很快转出,账户中不留余额这种情况。”

  在电信诈骗案件中,用于通信的电话卡同样是作案的必备工具之一,堵住电话卡办理过程中的管理漏洞也是“断卡”行动的重要任务。去年11月,佛山高明区警方在侦查中发现,辖区内的一个电信运营商网点在短时间内开出了大量的电话卡,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更加可疑的是,当民警按网点地址进行走访调查时,却发现这个网点根本就不存在。

  原来,这个并不存在的网点是由电信运营代理商徐某开办的。他通过运营商中的“内线”,从非法渠道获取了大量实名制的手机卡和白卡,用自己作为代理商的便利身份大量激活白卡,为电信诈骗团伙提供作案工具和条件。

  广东佛山市公安局高明分局刑警大队三中队四级警长吴志星说:“白卡就是运营商发出的尚未激活的电话卡,运营商发了白卡以后,他就利用自己的工号,找各种途径进行实名制激活电话卡。”

  这个团伙还建立一个叫“我爱发卡网”的网站,并以此作为销售平台,向有需要用卡的非法分子销售激活的电话卡信息,也就是电话号码以及利用这个号码开设各类网络账号的验证码,犯罪分子得到这些信息就可以开设各类网络账号实施诈骗。

  目前,这个犯罪团伙涉及的卡商、运营商“内鬼”、网站开发商、服务器管理商、网站客服、商户代理等6个犯罪环节核心人物全部被缉拿归案,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和审理中。这起案件的发生暴露出部分电信运营商管理不规范、监管不力,给犯罪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机。

  对此,广东省通信管理局表示,目前已经组织三家基础电信企业联合发布《关于加强代理商渠道管理的通知》,要求各级基础电信企业加强开卡系统工号管理,加强工号和号卡溯源管理,建立代理商黑名单共享机制,完善线上下单激活流程,如果号码产生涉案违法行为,应由代理商承担相应责任。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信息通信管理处处长陈亮新说:“我们现在重点要求加强工号管理。工号现在要求实名认证,而且要跟活体认证相结合,然后才能启用工号。要求运营商跟代理商签订协议的时候明确责任,如果在放号过程中违反了管理规定,出现一些涉诈或者违法违规行为,运营商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打蛇打七寸,反诈断其根。“断卡”行动就是要全力斩断非法开办贩卖“两卡”产业链,坚决铲除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滋生土壤。行动开展以来,全国共抓获“两卡”违法犯罪嫌疑人24万名,惩戒开办“两卡”人员14.1万名,缴获银行卡、电话卡400余万张。可以说,“断卡”打到了电信诈骗犯罪的“七寸”。目前,“断卡”行动仍在继续。在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也提醒广大民众切勿因为贪占小便宜而惹上大麻烦,保护好个人信息,坚决不当犯罪分子的帮凶。

新闻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