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日本日前宣布要将125万吨的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倾倒入大海,中、韩、俄罗斯等国都表达了抗议或不满,朝鲜甚至指斥“这是严重威胁人类健康安全和生态环境的不可容忍的犯罪行为”。但相较之下,至今仍不时攻讦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的欧美各国,对日本的作法反倒是双标包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甚至还感谢日本的决策“透明”。如此大相径庭的反应,究竟是为什么?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竟对日本任意排放福岛核废水入海一事表达感谢。(Reuters)

欧美不愿斥责日本排放核废水的原因之一,是日本在意识形态、外交利益以及政治体制上都紧紧趋随西方,欧美自然不会在此事上多做文章。但另一个原因,则是西方国家自1946年起通过各种核试验与倾倒核废料所排放的污染,无论是累积浓度或数量都比日本核废水有过之而无不及,且早已造成众多人群的伤亡。故一旦欧美要指斥日本的自私之举,势必也得被迫正视自身错误与罪责,甚至还可能被受害者集体兴讼索赔,因此欧美干脆眼不见为净,不愿对日本有所苛责。

早在1945年底,美国为了评估原子弹对船舰的冲击程度,又不愿自家国土受污染,竟选择联合国交付托管的南太平洋马绍尔群岛进行多次核武试验。1946年2月,美国正式实施代号“十字路口行动”(Operation Crossroads)的核试验,择定马绍尔群岛中的比基尼环礁为试爆地点。当时统治马绍尔群岛的军事总督怀亚特(Ben H. Wyatt,1891─1957年)还装模作样地召集比基尼岛民,声称为了“人类的利益和结束所有世界大战”,要求岛民们暂时搬到200多公里外的朗格里克环礁(Rongerik)去。

困惑但纯朴的岛民,知悉自己在美军的枪炮前毫无抵抗的权力,岛民的首领犹大(Juda)只能安慰众人:“我们会相信一切都掌握在上帝的手里”。就这样,167位岛民全被驱逐到生存条件艰困的朗格里克环礁去。而迫不急待的美军,则立刻驶来一批包含掳获的德日军舰、以及美军旧舰在内的95艘军舰,还有用来测试的羊、猪、老鼠等活体动物。接着,美军于7月丢下两颗当量相当于攻击日本长崎用的“胖子”的原子弹,瞬间摧毁了多艘军舰,还在水面下炸出了一个大坑并引发海啸,破坏程度十分骇人。

马绍尔群岛的劫难并未随着“十字路口行动”的结束而告终,食髓知味的美国,接下来又肆无忌惮地在马绍尔人的家园内进行多次水下与地面核试验。根据统计,在1946至1958年间,美国一共在马绍尔群岛投下了67枚核弹,其中包含威力更恐怖的氢弹,澳大利亚记者皮尔格(John Richard Pilger)估算,这些核弹的威力等同于美国每天在马绍尔群岛引爆1.6个当量等于攻击广岛的“小男孩”原子弹。

这么多的核试验,不仅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摧残当地岛民和前来捕捞的各国渔民健康,遗留的核污染至今仍流毒无穷。且更恶劣的是,美国甚至还将自己在内华达州核试验后的130吨核污土,千里迢迢地丢来倾倒在马绍尔群岛中的鲁尼岛(Runit)埋放,只为了保护本土的“干净”。接着当马绍尔群岛于1986年获得名义上的独立后,美国便彻底甩开处理核废料的责任,并坚称马绍尔群岛已不存在致命辐射。2019年,时任马绍尔总统海妮(Hilda Cathy Heine)委屈地向媒体控诉:“我们不想要它(指核废料贮存处),我们没有建立它。里面的垃圾不是我们的,是他们(指美国人)的”。但美国驻马绍尔大使的回复则是“美国承认测试的影响,并已接受并履行了对马绍尔群岛共和国人民的责任”。

依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于2017年启动的调查,发现比基尼环礁、埃内韦塔克环礁(Enewetak Atoll)等岛屿的某些土壤样本中,钚-239/240的浓度还比切尔诺贝利与日本福岛受灾区高出千倍以上,大气中的伽马辐射值也高得吓人。此外,钋-238、铯-137等放射性元素的浓度也往往超标,并累积在马绍尔人的饮水与作物之中,慢慢毒害岛民们的生命。而受害最剧烈的,则是当年眼睁睁看着美军投下一颗颗原子弹、却无能为力的马绍尔人,渠等饱受辐射外泄所导致的病害所苦。

还有光是铯残留引发的甲状腺病变病例数,根据1990年代的考察,出生日期最晚至1958年──也就是美国核试验结束当年的马绍尔人,共计4,766名,其中罹患甲状腺良性肿瘤的男性就占比19%,女性更是高居34.3%。还有1954年美国进行的“城堡行动”(Operation Castle)六次核试验,代号“布拉沃”(Bravo)的核爆炸被过度低估,放射尘大量飘散,致使受灾区域与人群比美军预想得广泛太多。待至翌年美国追踪附近的241名渔民健康时,已有12名渔民因肝硬化或癌症死去,接着又有61人死于同样病症或白血病。

但美国对这些伤亡置若罔闻,也拒绝承认马绍尔人的病痛与暴露在放射性污染有关,以免惹来无尽无止的索赔究责,更不愿因此耽搁开发核武的脚步。苦不堪言的朗格拉普环礁(Rongelap)居民,就因受不了美国卸责又不准他们搬迁的压迫,起码有三百人不得不于1985年5月向“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求援,让该组织以彩虹战士号(Rainbow Warrior)帆船将他们载往瓜加林环礁(Kwajaleiu Atoll)去,显见美国的核试验给当地带来多大痛苦。

法国于1966至1996年间,在法属波利尼西亚进行210次核试验,给当地造成严重破坏。此为1971年于穆鲁罗阿环礁(Mururoa)试爆原子弹的瞬间。(Getty)

除了美国之外,法国也在自家殖民地法属波利尼西亚上试爆过多枚原子弹,从1966至1996年间一共进行了210次核试验,当地十几万居民全受波及,畸形儿的出生率猛增五倍。前述的彩虹战士号,便是于1985年7月前往南太平洋抗议法国核试验时,遭法国特工炸沉。1993年,第四十六届世界卫生大会还指明“水下试验污染大片海洋和鱼类繁殖水域…食用由爆炸摧毁珊瑚礁后生态平衡失调而中毒的鱼所诱发的一种极毒疾病。1960—1984年的流行病学数据显示该病在波利尼西亚群岛增加了十倍”。

然而直到2006年,法国才承认玻里尼西亚人的甲状腺癌罹病率上升与核试验有关。但根据近年的重新估算,专家发现法国核试验产生的辐射量远比2006年报告得高出二至十倍。鼓吹独立的前法属波利尼西亚总督特马鲁(Oscar Manutahi Temaru),便为此在2018年向联合国国际法院控告法国犯下“反人类罪”,并批评法国搞“核殖民主义”(Nuclear Colonialism)。

至于英国、荷兰、德国等西方国家向海洋倾倒的核废料也不计其数,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便粗估过,从1946至1993年间欧美等十三个国家起码丢了20万吨以上固体核废料到海洋中。但在这些西方国家眼中,半个多世纪以来引爆多次原子弹与倾倒核废料所遗留的危害,早已流遍全球海洋与大气,污染程度更毒更多,但为了“人类的利益”都不算什么,故日本排放的核废水又能多严重?这正是欧美不愿声讨日本的原因,深深地折射西方利益为先、恣意破坏生态与人类生命的“核殖民主义”的傲慢与罪恶。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