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商务部网站4月8日发布公告,将包括中国国家超级计算济南中心、深圳中心、无锡中心等在内的7家中国实体列入“实体清单”,实施出口管制,并称其从事的活动“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

4月8日,美国商务部网站发布公告,宣布将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实体清单”,实际上这已不是华盛顿首次以威胁国家安全为名打压中国超算实体。(美国商务部官网)

涉及的7个中国实体包括:国家超级计算济南中心、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国家超级计算郑州中心、上海高性能集成电路设计中心、深圳市信维微电子有限公司、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商务部官员的说法称,这7个实体都与中国正在研发的世界首台“E级超算(Exascale)”有关,并表示被列入实体清单意味着,上述实体在未获得美商务部许可证的情况下,可能无法取得源自美国的技术。

所谓“实体清单”,是美国为维护其国家安全利益,作为出口管制的一个重要手段:美国国内企业不得帮助入列“清单”实体获取受条例管辖的任何物项,同时,有关许可证的申请应按照《出口管理条例》(美国)第744部分规定的审查标准接受审查,且向此类实体出口或再出口有关物项不适用任何许可例外的规定。此外,美国本土以外的企业,若向清单目标提供的产品中,含一定比例美国技术、零部件,同样也会被美方制裁。

超级计算机被称为“国之重器”,伴随着新资讯科技时代及工业革命4.0的发展,超算技术已愈来愈被视为一个国家创新能力乃至综合国力的象征。超算强大的计算能力在诸如天气预报、新材料研发、生命科学基因分析、人工智能、核工业、军事、航空航天等多个关键领域发挥着愈来愈重要的作用。

自上世纪20年代美国出现“超级计算机”这一概念后,美国、日本,以及欧洲在这一领域不断竞逐,中国的加入更是使得这场超算之争更为激烈。

超级计算机是发展核武、加密、飞弹防御和其他系统的必要技术,当今世界,超级计算机已然成为科研人员解决人类重大问题的创新研究工具,全球多个国家正竞相研发运行速度更快的E级超算。随着竞争趋向白热化,超算领域业已上升为大国角力的新战场。

作为百亿亿次超级计算机的“E级超算”,被公认为“超算界下一顶皇冠”,目前中、美、欧、日四强正在这一领域角逐。基于投入巨大、分摊风险的考虑,中国E级计算机研制计划第一期主要为“关键技术”研究,并安排了三个E级原型样机的研制,第二期则具体研制E级计算机。当下,天河三号、神威E级、中科曙光这三大中国“超算军团”E级原型机系统已全部完成交付。

美国此番将7家中国超级计算机实体列入“实体清单”,实际上已不是第一次对中国超算军团出手。2019年,继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华为实施出口管制禁令之后,美国商务部在当年6月21日已发布公告,宣布将研发中国超算曙光系列的中科曙光、神威系列系统研发方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以及天津海光先进技术(Higon)、成都海光集成电路、成都海光微电子技术5家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商务部官员表示,这5家机构被认定“违反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业内声音称这份“实体清单”旨在阻断中国超算与美国有关的供应链,相关决定于6月24日生效。这5家被列入“实体清单”的中国企业,“曙光”、“神威”位列中国国产超算“三巨头”之列,后三者参与中国国产超算芯片的研制工作。

而中国国产超算“三巨头”中的“天河”系列,其相关4家中企机构早在2015年4月已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清单”,当时给出的理由是“该超算器可用于核爆活动”。

美国旨在完成对中国“超算军团”的全面封锁,2019年中国超算三巨头已全部被列入“实体清单”。对此,《华尔街日报》当时曾发文表示,这是美国对中国超算产业“范围最广”的一击。《纽约时报》甚至发出声音,“上述中国企业会遭到重挫。”

近日,美商务部长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一份声明中称,超算能力对于许多现代武器和国家安全系统的发展至关重要,例如核武器和高超音速武器。美国商务部将充分利用其权力,阻止中国“利用美国的技术来支持这些破坏稳定的军事现代化努力”。一名匿名美国高级官员坦承,将中国实体列入所谓“实体清单”,“实际上是不让美国的项目帮助中国提升其军事能力。”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余年,前期发展主要靠引进他国上次工业革命的成果,早期以二手技术为主,后期走向同步技术。但随着中国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西方守成大国的恐惧与新兴大国的崛起已在多个领域引发冲突,近年来美国向中国发起的贸易战、舆论战、科技战更是愈发升级。

中国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主任杨广文早前在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曾谈到,“美国早已将中国视为最有实力的竞争对手,过去美国政府一直禁止向中国出售高性能计算芯片,就是意图通过限售锁死中国超算快速发展的脚步。”

换一个角度来看,美国近年来不断加紧遏制中国科技产业发展,亦是为中国做了一场全民总动员,已经全方位触发了中国社会对于自研核心技术必要性的“感受器”,倒逼了中国上下都认识到科技自强的重要性。

中国的“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中已明确提出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经过多年来的发展,当下,中国超算机器的研发水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是,对于中国来说还是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目前中国超算尚未掌握全部核心技术。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所指出的,中国芯片产业在核心的环节上还是依赖于国外企业。比如,中国国内企业此前通常都是使用国外企业的芯片设计工具EDA,流片亦很少在国内做。

当今世界处于大变局之中,科技创新已被公认为是一个关键变量。在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结构发展方向转型的大背景下,随着国际竞争和形势的快速变化,中国超算的当务之急是掌握关键核心技术,包括处理器、光电子元件、3D内存、新型存储设备、应用软件等,加大对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等新兴超算应用的支撑,全面打造国产超算生态环境,实现超算的可持续创新发展。

困难和挑战必然是存在的,突破西方的技术垄断,对中国来说,早已不是一家企业在“战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