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港府有决心和魄力解决住房问题,香港不缺土地。图为2019年7月香港新界,一名女子推着行李箱走向住宅小区。(视觉中国)

自港英殖民时期以来,住房问题一直是香港社会的老大难,压得多数港人难以喘息。过去多年,香港一直蝉联全球房价最难负担的城市,住房问题已然达到人神共愤的地步,成为香港社会重要的不稳定来源。近些年香港社会日益激进,非理性冲突多发,追根溯源,住房问题就是根源之一。

更糟糕的是,面对已经是燃眉之急的住房问题,回归以来的历任港府要么在既得利益集团面前有心无力,比如董建华政府的八万五建屋计划就折戟沉沙,要么受原教旨主义市场经济与“小政府”思维主导,严重缺乏作为,任由住房问题持续恶化。纵使因应2019年修例风波暴露严峻管治危机后,北京治港体系多次明确表示,香港要解决包括住房问题在内的深层次矛盾,但港府依旧是雷声大,雨点小,只会小修小补,建制社会更是深陷具体利益,成为改革的最大阻力。

在此困局下,最近随着北京强势出手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彻底放弃过往消极、区隔、被动的“一国两制”,进入积极、融合、主动的“一国两制”2.0版本,大幅度强化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让香港不少偏向建制的人误以为北京今后要直接出手全面介入香港事务。尤其是主管香港事务的中国国务院常务副总理韩正在今年“两会”期间一再强调要解决香港住房问题,直言“总要有解决开始的时候”,更是令一些人以为北京有可能介入香港土地和住房问题。于是,近来香港建制阵营不断有声音建议北京直接出手解决香港住房问题,协调香港的土地供应。

不可否认,此番主张有其内在逻辑。香港住房问题确实严峻,目前港府又缺乏解决问题的魄力、担当和能力,且深陷在既有意识形态和利益结构之中,恐继续拖延问题。北京依据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境内的土地和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确实享有最终权力。近年来尤其是经过选举改制后,北京又大幅强化了对港全面管治权,并且一直强调对香港负有“最大责任、最大关切”,那出手解决困扰港人已久的土地住房问题,似乎是情理之中。

然而纵使如此,北京在现阶段直接出手解决香港住房问题仍然不妥,有违“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虽然近年来因为国安和政治问题,北京改变了过去对香港整体不介入的态度,开始提出并强化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一国两制”进入2.0版的新阶段,但“一国两制”2.0版仍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并没有也不应该改变,住房问题作为香港内部的民生问题,与国安、政制问题事关国家十分不同,还是应该尽量让香港自行负责解决。

香港住房问题的严重性超乎想象,图为2015年2月,香港一名男子在月租金1,800港元的笼屋里休息。(VCG)

北京如果连本属香港自治事务的民生问题也要出手,难免给人矫枉过正之嫌,这与“港人治港”的基本原则也是有冲突的。在北京强势出手解决香港国安问题和选举制度问题后,外界许多人都质疑“一国两制”已死。在此情况下,北京若贸然直接插手香港住房问题、土地供应问题,难免压缩“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空间,从而进一步加深外界对于“一国两制”已死的质疑。近年来北京治港政策生变,是为了化解香港的管治危机,不是要具体管理香港内部事务,更不是让人误以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已不复存在。在外界对“一国两制”有质疑的时刻,北京反而应尽最大努力支持落实和维护“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则。尤其是要防止被商界与建制力量误导,贸然介入香港自治事务,最终反而落得一身不是。

况且,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土地“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负责管理、使用、开发、出租或批给个人、法人或团体使用或开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这其实说明北京已经授权港府,全权处置包括土地住房在内的经济社会管理事务。这也是落实“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具体体现。

因此,只要香港有可能自行解决问题,而土地住房问题尚未像选举制度、国安问题那样已经严重到妨碍“一国两制”运转,非北京出手不可的地步,北京还是应该尽可能让香港自行处置,至多可以在背后督促和鞭策港府,而不是代劳。就像父母不能替孩子做作业一样,父母有父母的责任,孩子有孩子的任务,北京不能跨过边界,替港府完成它应有的任务,那样既妨碍“一国两制”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又会让港府养成依赖心理,加剧香港管治团队的懒惰无为,更会让北京疲于应付,经常处于风口浪尖,妨碍最终责任人的权威。

事实上,港府完全有可能在北京的鞭策下自行解决好土地和住房问题。香港建成区面积仅占总面积的25%左右,有很多未利用的土地资源,包括郊野公园、闲置荒芜农地、棕地和地产商囤积的土地。香港财政储备充沛,堪为全世界最有钱的政府之一,有足够财力解决土地和住房问题。香港也有相关的法律支持收地,如《收回土地条例》中明确规定,“每当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决定须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时,行政长官可根据本条例命令收回该土地。”只要港府不惧困难,下决心实质性解决住房问题,必然有利于赢得人心,重建管治权威。

“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北京对香港的庄严承诺和陆港、央港最大共识,事关国家发展大局,任何时候北京都应该注意维护这一承诺和共识。过去,香港泛民和本土轻忽“一国”,以“两制”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来对抗“一国”,造成很多管治问题。如今,北京强力出手纠正,有助于香港政治秩序稳定和提升港府治理效能,大幅强化“一国”秩序,但绝不意味着收缩“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空间,忽视了“两制”。那些主张北京直接包办香港解决土地住房问题的主张,有矫枉过正之嫌,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本质上都是对“一国两制”的扭曲。

应该看到,一些人主张北京直接插手解决香港的土地、住房问题,除了包含一些学者不愿看到香港住房问题一拖再拖的良好初衷外,建制派内部也有三种不可言说的扭曲心理:一是把自身应承担的责任推给北京,二是有意拍北京的马屁,三是等着看中央政府的笑话,巴不得中央出手也搞不定。概言之,解决住房问题是香港自身应承担的责任,按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原则也是香港自治事务,香港政府与建制社会应该主动担起责任,不能打着各种貌似“政治正确”的旗号把中央政府拖下水。中央政府也要当心被“忠诚的废物”利用,要在“一国两制”准则下鞭策港府与建制社会,让“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支持有能力有担当的爱国者成为治港者,及早解决住房难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新闻来源:多维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