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世界科学,ID:World-Science

  全世界每年有数百万吨的塑料进入海洋和陆地生态系统,而且科学家预计在未来几年内,输入量还会继续增加。随着时间推移,废弃的塑料制品可能会分解成尺寸甚小的碎片,或许是米粒大小,甚至更小,而用更科学的描述——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碎片和颗粒即可称为“微塑料”。

  正因尺寸微眇,它们很容易被海洋生物摄取;而难降解的特点令它们需要几个世纪甚至更久方可真正消失。

  微塑料遍布各处,即使是那些看起来最荒僻无人烟的地区也有它们的身影。它们存在于海洋里,存在于动物的肠道内,也被人类所吞下。

  科学家们已经多次在世界上最偏远的地区(例如寒冷的北极海中)发现微塑料的身影。研究表明,每人每年大约摄入7万颗微塑料。

  随着我们对微塑料的了解越发深入,各种问题也越来越多。研究人员正努力探究其中,希望构建起对微塑料的更全面而清晰的认知,比如摄入微塑料对人体的健康影响。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了解有关微塑料的一些令人惊讶的事实。

  微塑料遍布海底

  2020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当前有超过1400万吨的微塑料分布在全世界海洋的底部,它们分解自每年流入海洋的大量垃圾。这是第一项全球性的针对海底微塑料数量的估计,而1400万吨这个数据是以往小规模区域性研究结果的25倍。

  研究人员使用机器人潜艇从大澳大利亚湾(Great Australian Bight)的6处采样点收集了深海沉积物样本,并对其中51个样品进行了分析。这些采样点距海岸线380公里开外,位于3000米水深处。经过分析,研究者发现平均每克沉积物里含有1.26块微塑性碎片,这比过往数据要高得多。

  从深海到珠穆朗玛峰,微塑料无处不在

  科学研究显示,不仅深海有微塑料污染(而且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地球最高的山峰也有。有科学家通过分析来自珠穆朗玛峰积雪和溪流的样本,找到了第一个存在于山上的微塑料污染的证据。

  该研究团队于2019年将从珠峰采集到的样本送至实验室进行分析,发现其中存在大量聚酯、丙烯酸、尼龙和聚丙烯纤维——这些材料也出现在了登山者的衣物、帐篷以及登山绳中,足见一切并非偶然。

  此外,他们还发现山脚下的大本营附近的微塑料浓度最高。

  微塑料甚至飘散在海风中

  一项研究表明,塑料颗粒可以从海水转移到大气中,顺着风游走。研究人员在海洋飞沫(sea spray)中发现了塑料碎片,这表明它们是从海水中以“气泡”形式喷出来的。

  海浪中的微塑料的尺寸在5~140微米。研究人员估计,每年有多达13.6万吨的微塑料通过海洋飞沫来到岸上。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还在于来自陆地环境的废弃物管理不善。

  洗衣服的过程会把微塑料释放到环境中

  曾有研究团队收集了从挪威特罗姆瑟市(Tromso)到北极的约1.9万公里范围内的近地表海水样品(来自1000米左右的深度),并发现其中绝大多数均有微塑料的身影——这充分说明了微塑料问题的严重性;而通过进一步的观察分析,他们判断合成纤维占微塑料总量的92%,其中73%为聚酯纤维,且最有可能来自纺织品制造业和洗衣业。

  用纸杯喝咖啡,喝下去的不仅有咖啡,还有微塑料

  一项研究发现,塑料制的杯子可能会将微塑料释放至杯中饮品。如果一个普通人每天通过纸杯饮下3杯普通的茶或咖啡,那么他将摄入7.5万个微塑料颗粒。一次性纸杯的90%~95%由纸制成,剩下的则为疏水性的塑料薄膜。

  他们的研究方法是将热水倒入一次性纸杯中,静置15分钟,接着分析水中是否含有微塑料以及其他可能已从纸杯浸入的离子。

  胎盘中已有微塑料

  曾有科学家在4名正常怀孕并分娩的健康女性的胎盘中发现了塑料颗粒——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只对每个胎盘4%的成分进行了分析,这表明微塑料在胎盘里的总量实际上可能相当高。

  尽管仍不清楚人体中的微塑料对健康的影响,但研究人员认为它们可能会将危险的化学物质带入体内,从而导致长期损害或破坏胎儿正在发育的免疫系统。

  与此同时,他们也判断这些颗粒应该是由母亲吞咽或吸入体内的。

  美英两国是塑料污染“强”国

  一项研究表明,并非每个国家制造的塑料污染都处在相同水平——美国和英国的人均塑料废弃物生产量超过任何其他发达国家;此外,美国产生的塑料废弃物总量最大,其居民制造塑料污染的能力排在世界第三位。

  根据2016年的最新数据,美国回收的塑料中有一半以上运往国外,其中大部分都进入了那些本就在管理塑料垃圾方面非常吃力的国家。研究人员表示,多年的废弃物出口操作掩盖了美国导致的塑料污染情况,而现在美国应该做点不一样的努力了。

  甲壳动物似乎能在几天内分解掉微塑料

  2020年有一项研究发现爱尔兰的一种小型甲壳类动物可在短短几天之内就将塑料分解成微小的颗粒,这个速度比过往的估计快不少,令我们意识到了水生生物(包括淡水和海洋物种)快速消除微塑料的潜力。它们或许会成为帮助解决当前塑料危机的关键角色。

  爱尔兰科克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一种在爱尔兰的淡水溪流中极为常见,名为Gammarus Duebeni的甲壳类动物能在不到100小时内把微塑料分解转变为纳米级的塑料碎片(尺寸小于1微米)

  微塑料正在污染农业用地

  有研究显示,微塑料正在污染农田和海洋,影响土壤与植物间的相互作用。不同类型农业活动所导致的微塑料污染量是不同的,但它们很可能会影响到所有土壤生物。值得一提的是,温室内外的土壤中,微塑料含量最高。

  农业环境中潜在的微塑料来自包括下水道污泥、堆肥、污水灌溉、路面径流、大气沉降以及农业实践活动。另一方面,生物废弃物中的有机肥料似乎也是输出微塑料的重要来源,此前的研究表明,每年有10.7~73万吨微塑料被倾倒在了美国和欧洲的农业耕地上。

  竹蛏爱不爱?你可能正不断吃下塑料

  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的研究人员从华盛顿奥林匹克国家公园的8个海滩采集了不少竹蛏(razor clam),并测算其体内的微塑性含量。

  他们在138个样品中发现了799块微塑料(平均每个竹蛏含有7块微塑料),其中99%是微纤维。此外,不同区域的微塑料量也不一样。从最北部的卡拉楼奇海滩收集到的样本相比其他7处的竹蛏,微塑料含量明显更高。


新闻来源:新浪